【森之千手】(01

发布日期:2018-01-17  来源:freexx性欧美_色姐妹在线AV_色哥哥去哥哥干_大香蕉伊人久草av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1章千手
 
  木叶村外。静谧的月光射进火影岩后的无尽森林之中,撒在一对浓情蜜意的 少年男女身上。
 
  那女子虽然才十四岁,但身材早已发育得玲珑有致,此时已脱得一丝不挂, 双手环抱着一颗大树,昂着脑袋,腰身下压,将本来就挺翘的小翘臀翘得更高了, 迎接着身后男子的耸动,火红色的长发从香肩披落,发尖随着身后男子的动作在 地面上扫来扫去。
 
  那男子身穿中忍马甲,金色头发加上俊美面容,若在平时,如此阳光男孩必 能迷倒万千少女,只是此时那俊美的面容早已变得扭曲,下身同样一丝不挂,长 裤散落在两腿间的地面上,胯下肉棒正在那少女的两腿之间奋力的抽插着,双手 握住少女并不算大的一对乳房,腰身前倾,喘着粗气伸出舌头在少女粉嫩的后背 上大口大口的舔吻着。
 
  「奈奈,给我吧,我想插进奈奈的身体里,我想要奈奈的初夜,我想要奈奈 做我的女人。」金发男子奋力的挺动着腰部,一下比一下有力。
 
  那少女正在忘情的呻吟着,直到男子再三请求,才红着脸道:「不行啦,水 门君,你不是快要晋升上忍了吗?这是我要送给你的晋升礼物,你再忍耐一段时 间吧,我把腿再夹紧一些。」
 
  原来这二人正是日后鼎鼎大名的漩涡鸣人的父母,目前十五岁的波风水门和 十四岁的漩涡玖辛奈。
 
  「哦——好紧,奈奈,你夹得好紧,我要来了。」水门一声惊呼。
 
  玖辛奈急道:「别,别,我也快了,再等一等,啊,用力。」
 
  不多时,一声高亢的呻吟和一声低沉的嘶吼同时响声,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 
  水门背靠大树坐在地上,一脸脱力的表情,道:「明天就要出任务了,真舍 不得你。」
 
  玖辛奈横坐在水门腿上,双手紧紧搂着水门的腰部,俏脸贴在水门的胸口上, 听着水门沉稳有力的心跳,红着脸道:「你不是说这次任务完成以后,晋升上忍 就铁板钉钉了么?」
 
  水门闻言斜着眼睛看了看玫辛奈,一脸坏笑道:「怎么?我的小奈奈已经忍 不住要把初夜送给我了?」
 
  玫辛奈小脸通红,小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水门的胸膛,快速站了起来,娇嗔道: 「呸!谁稀罕。」
 
  说完自顾自的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穿了起来。水门看着玖辛奈娇羞的模样, 哈哈大笑起来,同时也捡起地上的长裤穿了起来。
 
  水门整理好衣服,看向玖辛奈道:「奈奈,我要走了。」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玖辛奈此时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紧身T恤,下身是一 件白色紧身七分裤,低着脑袋,一脸羞涩的样子。「什么?」水门一时没反应过 来。玖辛奈眼睛一瞪,双手插腰,一脸愤怒,可还没等她开骂,水门已经冲了过 来,环抱住她,对着她诱人的小嘴吻了过来。
 
  玖辛奈被吻住的小嘴微微一翘,眼睛早已眯成了一道月芽儿,小手假意的在 水门胸口锤了两下,才顺势环住水门的脖子,全心投入分别吻中。
 
  良久,唇分。
 
  「我走了,奈奈,这次任务回来后就帮你开苞。」水门右手轻轻下滑,在玖 辛奈的小翘臀上拍了拍,一脸坏笑道。
 
  「讨厌,说什么呢,这么难听。」玖辛奈一跺脚,嗔道。
 
  「哈哈。」水门哈哈一笑,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不过才刚转过身,马 上就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暗道,「奈奈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随便锤两下就这 么痛,看来以后得劝她少跟纲手大人来往,万一学会了纲手大人那一身怪力,我 可惨了,不过刚才也幸亏我机灵,马上反应过来是那小丫头索吻,要不然别说开 苞了,下次见不见得到她还是个问题。」
 
  「嗯!」看着水门渐渐走入黑暗中的背影,玖辛奈轻轻的『嗯』了一下,那 声音简直能腻出水来,马上又露出一幅羞涩的笑脸,轻轻的笑了起来。
 
  「我说,你就那么想被男人开苞吗?」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谁?好大的胆子,连千手一族的驻地也敢闯。」玖辛奈心神一禀,马上切 换到战斗状态,刚刚升任中忍的她,自有她的傲气,同时双眼在黑暗中快速搜索 着声音的来源。
 
  「嘿,千手一族的驻地我还敢横着走你信不信?」那刺耳的声音再次出现。 
  玖辛奈终于发现了声音的主人,此人大概XX岁左右,身穿一身格斗服,双脚 吸附在一根树枝的下端,脚上头下,双手抱胸,垂直而立,银白色长发随风而动。 
  「是你?哼!」玖辛奈冷哼一声,道,「千手源溯,原来你还有偷窥的癖好, 真没看出来呀。」
 
  若是别人,玖辛奈早就上去一顿老拳,揍了再说,可换成这家伙,她也是没 了办法,这家伙可是大长老唯一的孙子,真要凑他一顿,那麻烦可大了。虽说自 已也有着水户大人的照顾,但自从水户大人嫁给柱间大人起,就已经从漩涡水户 变成了千手水户,这点,她从来到木叶那一刻起就明白了。
 
  「你可别冤枉好人,没见我正在这修行么?是你们非得在我眼皮子底下干龌 龊事,怎么还懒上我了?」千手源溯双手一摊,无辜道。
 
  也不知怎么回事,若论相貌,这千手源溯就是比起水门也不逞多让,论家世, 也不知超了水门多少倍,论实力,比起XX岁的水门也差不了多少,在忍校同样有 着『天才』的名号,但玖辛奈就是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也不想跟这家伙打嘴仗, 怒道:「你才龌龊呢,你要是敢说出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同时为了恫吓千手源溯,眼神也不怀好意的在千手源溯身上打量着。
 
  「嗯?」玖辛奈无意间扫到了千手源溯的裆部,只见那紧身格斗裤被撑起大 大的一坨,同时一个棍状物贴着布料高高耸起,一脸惊讶,暗道,「啊,好大。」 
  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明白肯定是刚才看活春宫看的,俏脸一红,怒骂道: 「好歹我也是你表姐,呸!色狼!变态!」
 
  骂完也不等千手源溯说话,转身跑了回去。
 
  千手源溯看着玖辛奈跑动中一扭一扭的小翘臀,自言自语道:「嘿,就你们 这点龌龊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还用得着我说。」
 
  这里毕竟是千手一族的老巢,看似毫无防备,实则到处都是暗部成员在暗中 监视着,而且整个老巢都被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结界所笼罩着,若不是千手一族放 水,他水门早就被结界烧成了灰。
 
  千手源溯摸了摸下巴,暗道:「不过这事没道理啊,那些老家伙怎么也不管 一管,玖辛奈毕竟是下任九尾人柱力的唯一人选,要嫁也只能嫁给火影,虽然水 门现在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他们怎么知道水门就一定能当上火影,难道他们像我 一样都是穿越来的?」
 
  良久,千手源溯一拍脑门,道:「嘿,我怎么也钻牛角尖了,以玖辛奈的年 龄,要嫁也是嫁隔代火影,水门的年龄差不多,理论上还是有机会的,现在也用 不着急于得罪他,若是将来他没当上火影,他们想要在一起,只怕现任火影就不 答应,我手千一族何必做恶人?至于贞操不保,谁在乎那玩意儿。」
 
  一个身披白袍,戴着狸猫面具的暗部突然出现在千手源溯面前,单膝跪地道: 「小少爷,大长老有请。」
 
  「哦,知道了,你先去,我马上就来。」千手源溯回了一声,大长老经常当 着他的面分析时事,讨论局势,也是希望他日后能继承大长老的衣钵。
 
  「是。」那暗部一结印,化作一团烟雾。
 
  木叶暗部,严格来说,其实就是千手一族的私兵。
 
  千手源溯记得在漫画中的暗部号称『火影的嫡系部队,上忍中的上忍』,那 么能让初代和二代信得过的嫡系部队,除了千手一族的族人,还能有谁?而且名 满天下的森之千手一族,说是『上忍中的上忍』,也算是实至名归。
 
  可惜的是,二代时期,不知道二代火影抽了什么风,突然下令千手一族由明 转暗,千手一族一夜之间在忍界销声匿迹,而且连火影之位都传给了外姓之人。 
  三代火影上任以后,千手一族怎么可能忠于一个外姓之人,虽然明面上也毕 恭毕敬,但多数也是阳奉阴违,但火影又不能没有自己的暗部,于是经过和千手 一族的讨价还价,把原来的『暗部七大队』扩编成了八个大队,扩编的一个大队 则由三代亲手组建,于是三代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暗部。
 
  然后三代又在火影辅佐志村团藏的唆使下成立了根部,明面上说是为了暗部 培养人才,其根本目的也是为了将尾大不掉的千手一族赶出暗部。可能三代自己 也没想到,他在位时还能压得住团藏,在他之后,五代火影根本就控制不了根部, 根部就成了团藏实现个人野心的私兵。
 
  千手源溯摇了摇头,抛开胡思乱想,大步跑了回去。
 
  不一会,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泊便映入眼帘,四周群山环绕,群山中座落着各 式各样的房屋,不时还有人群穿梭,这些都是依附于大长老的族人,有普通平民, 也有忍者。
 
  而那湖泊中间,一座巨大的木制别院漂浮在湖面上,这便是大长老居所。 
  据说这也是二代火影当年的居所,而且还是二代火影亲自督建的,而大长老, 又是二代火影的长子,这座别院也就由大长老继承了下来。
 
  千手源溯踏水而行,不一会便进入了别院之中。
 
  「又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也不学点好。」木廊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少 年背负着双手,见千手源溯进来后,板着脸教训道。
 
  「妈的,迟早要你好看。」千手源溯嘴角扯了扯,心头一怒,嘴上却恭恭敬 敬的道,「源风兄长。」
 
  千手源风,二长老的长孙,二代火影有二子,大长老千手一鹤,二长老千手 一坤。
 
  大长老唯一的孙子便是今年XX岁的千手源溯,二长老则是有两个孙子,长孙 乃十六岁的千手源风,幼孙乃是XX岁的千手源叶。
 
  千手源风仗着在这一辈三人中最为年长,总是摆出一幅老大哥的面孔颐指气 使,且颇有实力,常以二代火影继承人自居,很不得两位弟弟喜爱,此时见千手 源溯态度恭敬,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进去吧,两位爷爷还等着呢。」 
  「水门才十五岁,马上就是上忍了,你都十六了,才精英中忍的实力,也就 在我们这些人面前显摆显摆。」千手源溯跟在千手源风身后穿过木廊,心里一阵 腹诽。
 
  这世界五大国都承认的实力划分其实很简单,下忍、中忍、特别上忍、上忍。 
  但这种划分很模糊,比方说漫画中的阿斯玛,可以说是上忍,而初代火影柱 间,也可以说是上忍,但二者实力明显不对等,所以,私下里人们通常都把这种 实力划分细化为下忍、精英下忍、中忍、精英中忍、特别上忍、上忍、精英上忍、 准影级、影级和影级巅峰。
 
  其中特别上忍,其实可以解释为有一技之长的精英中忍,比方说漫画中的夕 日红,在晋升上忍之前就曾当过一段时间特别上忍,按实力来说,她当时应该是 精英中忍层次,但因幻术了得,所以才成为特别上忍。
 
  而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这一阶段,而是直接由中忍晋升为上忍。
 
  准影级,其实就是影级,只因这些人没有担任过各自忍村的『影』,出于对 『影』的尊重,私下里将这些人称之为『准影级』,可以说,准影级和影级,其 实实力是差不多的。
 
  而影级,则是对实力超过了精英上忍的各村的『影』们的特有称呼,但也不 是所有的『影』都是影级,比方说漫画中团藏篡位时曾有人提议卡卡西担任火影, 但当时只有精英上忍实力的他,如果当上了火影,实力也不可能从精英上忍一下 子飚升到影级。
 
  影级巅峰,指的就是柱间和斑那种人。
 
  但千手源溯还知道,其实在这之上还有两个等级,六道级和始祖级,也就是 六道斑那种等级和辉夜那种等级。
 
  「咚咚咚——」千手源溯跟着千手源风走到木门前停了下来,千手源风伸了 敲了敲。
 
  「谁?」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千手源风赶紧道:「父亲,是我,源溯回来了。」
 
  「进来吧。」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了,却又威严十足。
 
  千手源溯瞧了一眼千手源风,见他光听见声音就有些紧张,不禁翻了翻白眼,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的爷爷,大长老千手一鹤。 
  兄弟二人推门进去,只见屋内跪坐着四人,有老有小,主位上坐着两位老人, 位于左侧的便是地位最高的大长老,白须白发白袍,体格精瘦,闭着眼睛,正襟 危坐,右侧的便是二长老了,白白胖胖,脸上从来都是笑眯眯的,活活一个弥勒 佛,一把折扇从不离手。
 
  二长老下手则是跪坐着一位暗部打扮的中年人,面具推到头发上,此人便是 二长老的独子,暗部八个大队长之一,千手卫道。
 
  千手卫道下手隔着一个位置则坐着一个小正太,正是二长老的幼孙千手源叶, 看到千手源溯进来,一阵挤眉弄眼。
 
  而那中间的空位明显是留给千手源风的,千手源风也是恭恭敬敬的走了过去 坐下。
 
  「爷爷、二爷爷、二叔。」千手源溯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小溯回来了,坐吧。」二长老摇晃着折扇,笑眯眯的说道。
 
  「是。」千手源溯回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到大长老下手坐下。
 
  他自幼父母双亡,而大长老又没有其他子嗣,多少有些惯着他,是以他并不 像千手源风那样拘谨。
 
  千手源风见他坐在大长老下手,面皮抖了抖,并没有说话。
 
  「好了,人都到齐了,卫道,说吧。」等千手源溯坐下,大长老也不废话, 直入正题。
 
  「是,大伯。」千手卫道赶紧恭身行礼,才道,「本周共有三件大事,第一 件事,宇智波一族族长宇智波镜病死,其族内五位长老联手提名一位年仅二十二 岁的年轻人出任族长之位,并且效仿日向一族设立宗家和分家。」
 
  其实这些事千手源溯早就知道了,只是两个老家伙为了培养下一代和下下一 代才搞出这么个会议,每周都要来这么一次。
 
  「源风,你怎么看?」二长老开始点名了,自然从年龄最长的千手源风开始。 
  千手源风最喜欢的就是出风头,赶紧道:「爷爷,我觉得这事对我们千手一 族来说,还是好事。」
 
  「哦?说说看。」二长老一幅饶有兴趣的兴趣的模样,笑眯眯的道。
 
  千手源风好似受到鼓舞一般,兴奋道:「宇智波一族向来就是我们的死对头, 那宇智波镜乃是宇智波一族第一高手,他死了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好事。」 
  「还有那宗家分家,日向一族有『笼中鸟之术』才敢这么玩,可他们什么都 没有也敢这么搞,宇智波一族迟早得分崩离析。」
 
  「嗯。」二长老轻轻的嗯了一声,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又转过脸道,「源溯, 你说呢?」
 
  大长老也睁开眼睛斜了一眼千手源溯,又重新闭上。
 
  千手源溯也不废话,他对分析情报倒也在行,于是道:「回二爷爷,这事得 分几个层次看。首先,宇智波镜在上一次大战时受伤过重,这都二十年了,说明 这些伤可能会影响他的实力,但并不致命,这个时候突然病死,恐怕另有蹊跷吧。」
 
  「他们新任族长我倒是了解过,宇智波富岳,有上忍的实力,听说已经和他 们大长老的女儿美琴小姐订婚了,所以应该是走的他们大长老的路子,但是权力 却不见得有多大,宇智波镜在的时候虎老余威在,五位长老权力被压得死死的, 这时候他们不架空富岳才怪。」
 
  「至于设立宗家和分家,把优势资源集中起来培养宗家子弟,其实各大家族 都是这么干的,只是没说出来而已,而他们这么一搞,倒是给家族成员立了一个 目标,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宗家,短期内可能家族实力会突飞猛进,但时间长了, 搞不好真的会分裂。」
 
  二长老听完,再次嗯了声,突然又对着最小的千手源手叶问道:「源叶,你 说呢?」
 
  「啊?我说?」千手源叶显然没做好准备,今年才八岁的他,以前都是带着 一双耳朵来的,从来没发表过言论,是以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吼出一句, 「源溯兄长说得对。」
 
  「嗤——」千手卫道差点笑出声来,一看上面坐着两个老家伙,这才生生忍 住。
 
  倒是二长老哈哈大笑起来,又摇摇头道:「你这小家伙,今年都八岁了,也 该好好学学了。」
 
  千手卫道赶紧道:「父亲,孩儿没能教育好源叶,请父亲责罚。」
 
  大长老此时突然开口道:「你每天都有暗部的事要忙,这事也怪不得你,算 了吧。」
 
  「谢伯父。」千手卫道松了口气,别看自己父亲整天笑眯眯的,但真恼了, 那也是最狠的。
 
  好在二长老并没有真正生气,转过脸对着大长老道:「老大,你看——」 
  见大长老点头,才道:「我来说说吧。」
 
  「其实源溯分析得也差不多了,我再来补充下吧,据家族情报分析,宇智波 镜应该是被毒死的,而且下手的很可能就是那个宇智波富岳,所以才给了他这么 一个名份,要不然光凭宇智波影那个老东西,还不足以让他坐上族长之位,哪怕 是有名无实的,也不行。」
 
  「至于宗家和分家,其实也是为了分化权力,让族长无法威胁到他们自身的 利益。任何事情,你们都得先看看对实施者有没有什么好处,其次再看其它的, 明白吗?」
 
  「明白了。」三人齐声道。
 
  二长老这才点点头,示意千手卫道进入下一议题。
 
  冗长的会议总算开完了,兄弟三人都悄悄的松了口气。
 
  「源溯,送送你二爷爷。」大长老开口道。
 
  「是,爷爷。」千手源溯赶紧答应一声,不料二长老却笑道,「算了,你还 有事跟源溯说,就不用送了。」
 
  大长老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也罢。」
 
  刚刚站起来的千手源溯一见两个老家伙都发话了,索性又坐了下来,倒是正 往外走的千手源叶不停的挤眉弄眼,手上还比划了一个『七』字。
 
  千手源溯没好气的点点头,又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千手源叶见千手源 溯答应,一脸兴奋的跑了出去。
 
  「瞧你那点出息。」千手源溯瘪瘪嘴,这家伙在学校看上了一个女孩,一直 在求千手源溯帮忙搞定她,比划个『七』,意思是别忘了他老婆的事。
 
  二长老并不和大长老住一起,他也有自己的单独别院。
 
  没过多时,房间里只剩下大长老和千手源溯爷孙俩。
 
  大长老依旧是闭目不语,倒是千手源溯有些憋不住了,不由叫了声:「爷爷?」 
  「唉——」大长老叹了口气道,「小溯,爷爷给你定了门亲事。」
 
  「哦。」千手源溯随口应了句,马上又反应了过来,一口茶水没忍住喷了出 来,惊道,「什么?亲事?」
 
  大长老默默的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也不是让你现在就结婚,只是把亲事 定下来。」
 
  片刻之后,千手源溯倒也冷静下来,出生在这种大家族内,若是旁枝末系, 又不想往上爬,倒还有一定的婚姻自由,可像他这种,婚姻大事不跟政治挂钩,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只得道:「明白了,爷爷,是哪家的?」
 
  大长老见千手源溯这么快就冷静下来,心中暗暗点头,道:「大蛇丸最近收 了个徒弟,今年XX岁了,爷爷见过一次,小丫头长得还算不错,倒也不算委屈了 你。」
 
  「大蛇丸的徒弟?红豆?老头子怎么突然跟大蛇丸扯上关系了?」当然,现 在也不是想小萝莉的时候,千手源溯心中快速盘算着,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心中 一惊,问道,「火影?」
 
  大长老对千手源溯的政治敏锐性很是满意,开口道:「不错,也该开始了。」 
  现如今正是二战末期,五大国以雨之国为战场,彼此攻伐,木叶依靠其军事 实力在各条战线逐渐开始占据优势,战争结束以后,携巨大军功角逐下任火影之 位也势在必行,看来,大长老已经开始布局了。
 
  而现在有资格入局的有五人,旗木朔茂、大蛇丸、自来也、纲手、加藤断。 
  其中旗木朔茂的优势最大,五人中实力最为强劲,同时也是三代火影的嫡系, 现任的暗部部长,千手卫道名誉上的顶头上司。
 
  而木叶三忍现在虽未达到实力巅峰,但其实力也达到了准影级,而且按漫画 进展,他们也即将群殴山椒鱼半藏而再次名声大涨,最后的加藤断,别看漫画中 只是个酱油角色,但其背景相当可怕,火之国大名之次子,水户门炎的徒弟,且 泡妞本事超凡,征服了野蛮纲手的男人,目前二人正在恋奸情热之中。
 
  千手源溯当然知道二战之后没过多久大蛇丸即将叛逃,而目前刚刚展露头脚 的波风水门则逆袭成为四代火影,但他又不能说出来,只得假装分析道:「那五 人中,白牙和我们三大家族毫无瓜葛,且油盐不进,对三代忠心耿耿,我想没有 哪个家族会支持他。」
 
  「而加藤断,虽然优势很大,但如果他当上火影,那整个火之国的经济和军 事都要被他们家一把抓了,不说我们,恐怕就是三代也不会答应,所以他看似优 势很大,其实根本就没有希望。」
 
  「纲手虽然也是我们千手一族的,但她倒底是族长那边的,爷爷也不可能支 持她,而且她现在被加藤断收拾得服服贴贴的,说不定还会转过头去给加藤断背 书。」
 
  「至于自来也,虽然实力强劲,但性格太过懒散,不大可能当上火影,估计 最多也就当个『影佐』了,剩下的也只有大蛇丸了。」
 
  千手源溯暗叹一声,大蛇丸现在肯定还没有拿活人做实验,现在他就是说出 来,大长老也不会相信。
 
  虽然他说的并不都全对,但大长老嘴角还是露出一丝笑容,连婚姻大事都能 如此冷静,确实是玩政治的好胚子,也省了他一番口舌。
 
               02章队友
 
  旭日东升,柔和的晨光照在湖面上。
 
  千手源溯正和一个暗部服饰的年轻人有来有往,打得难解难分。
 
  「木叶旋风!」千手源溯一记回旋重腿狠狠的扫了过来,那暗部快速双手交 叉于胸前,硬接了一记重腿,整个身体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在水面不停的向后滑行 着,同时双手变换,快速结印。
 
  「水遁,水箭之术」
 
  湖水中突然射出一根晶莹剔透的水箭,接着又有无数的水箭向千手溯源射了 过来。
 
  凭着多年的对战经验,千手源溯知道接下来一定会被偷袭,还在空中就开始 结印。
 
  「水遁,水清波」
 
  双脚刚刚落到水面,湖水旋转而起,形成一个圆柱体,将千手源溯护卫在里 面,那些水箭无不被挡了下来,落在湖面上,重新化作一滩湖水。
 
  刚刚撤掉忍术,千手源溯一下没站稳,倒在湖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那暗部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缓缓走了上来,笑道:「属下还以为少爷会用 『水阵壁』这个忍术呢,没想到是『水清波』,虽然同为B级忍术,但这个术的 难度可比『水阵壁』要大得多了。」
 
  「源田,你也别奉承我了,我才学会一半而已,这个忍术本来是用来攻击的, 我却只能用来防守,而且当年二代大人能在高温火焰包围的清况下使出这个术, 威力还能堪比S级,而我还是沾了这座湖的光,算不了什么。」千手源溯双手撑 起上升,坐上湖面上,叹了口气。
 
  就如同宇智波最自豪的是火遁一样,千手最为自豪的便是水遁;宇智波有写 轮眼,千手天生查克拉量比旁人大;宇智波有万花筒写轮眼,千手有木遁,只是 这两种能力就像便秘一样,自柱间和斑之后,几十年也没见出来过一次。 
  千手源田,依附大长老的族人,前不久满二十岁时晋升上忍加入暗部,奉命 给千手源溯当保镖,放眼忍界天赋还算不错,可在族内只能算是一般了。 
  听到千手源溯的话,微微一笑,并没有反驳,只得道:「不过少爷能学会两 个B级忍术也很了不起了,一般的忍者,上忍也只会B级忍术呢。」
 
  忍术分为S级、A级、B级、C级、D级、和E级。
 
  一般来说,下忍程度对应着D级和E级,中忍对应着C级和D级,而上忍则 是对应着B级和C级。各大忍村虽然不允许交易忍术,但C级以下的忍术还是在 忍者学校内免费开放的,而B级忍术,就需要立功表现,村子才会提供学习,简 单来说就是为村子多做任务来换,黑市之上价格也是高得离谱,而A级秘术,基 本上有价无市。
 
  被千手源田一通马屁拍得浑身舒坦,但千手源溯素来不喜张扬,只得笑道: 「我现在也达到中忍层次了,而且我族天生查克拉量庞大,没什么大不了。」 
  千手源田见千手源溯心情不错,正打算再拍两句马屁,突然心神一禀,回到 望向别院方向,不知何时一个没带面具的暗部打扮的中年人正站在木廊下看着二 人。
 
  千手源田赶紧转身单膝跪地,恭声道:「参见大人。」
 
  来人正是千手卫道。
 
  「嗯」千手卫道点点头,示意千手源田起来。
 
  「二叔,你不在暗部呆着怎么跑这来了?」千手源溯就没那么拘谨了,起身 向千手卫道走了过去。
 
  千手卫道微微一笑,道:「找你有事。」
 
  「找我?」千手源溯奇道。他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没事找他干什么。 
  「坐下说。」千手卫道指了指木廊下的一个小茶几,示意千手源溯坐下。 
  二人走到茶几两边,按着这时代的习惯跪坐在两边,这时千手源田端着两杯 茶走了出来,摆好后,又向外面走去,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这个千手源田倒是个有心人,那个位置既听不到我们的谈话,出了意外还 能迅速赶过来。」千手卫道瞧了一眼千手源田,眼带笑意,随口道。
 
  「二叔是想说他刚才拍我马屁的事吧,这么拐弯抹角的干什么。」千手源溯 不以为意道,「亲贤臣,远小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二叔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千手卫道也不啰嗦,直接道:「忍者学校你以后就不要去了,我刚才已经帮 你把毕业证书拿了,呆会会有人帮你把护额送过来。」
 
  「我毕业了?老爷子没说什么?」千手源溯一喜,赶紧问道。
 
  现如今正是二次忍界大战末期,各国精英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各国都不约 而同的开始了以下忍炮灰打消耗战的策略来保存实力,酝酿着最后一击。现在毕 业的下忍,就是炮灰,所以千手源溯明明有着中忍的实力,却还是在忍校里磨时 间。
 
  千手卫道微微一笑道:「你两个爷爷都同意了,要不我也不敢这么做。」 
  千手源溯经过刚才的惊喜,再次冷静下来,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不错,有进步。」千手卫道表扬了一句,然后道,「火影令,由旗木朔茂 来出任这一界的第五十六班的指导老师,三名队员中有你。」
 
  千手源溯一惊,道:「白牙?」
 
  白牙是旗木朔茂在暗部的代号,除了了大家族,知道白牙就是旗木朔茂的人 并不多,普通人也只是知道有旗木朔茂这号人罢了。
 
  「不错。」千手卫道点点头,也不多说,看着千手源溯,似有考教的味道。 
  千手源溯想了想,问道:「那另外两个人是谁?」
 
  「一个叫宇智波启,依附于他们二长老,最近被划分为分家,另一个是日向 香彩,日向一族的分家,日足的妹妹。」千手卫道答道。
 
  「宇智波?日向?」千手源溯想了想,才道,「三代是在造势?」
 
  千手卫道哈哈一笑,道:「不错,看来三代选择了朔茂作为火影继承人了, 选你们几个作为一个班,也是想缓解三大家族的压力,而且这么一来,朔茂就自 动从幕后走向前台了,只怕过不了多久大家都会知道他朔茂就是白牙。你们几个 在忍校都被称作天才,想来三大家族的天才也委屈不了他白牙。」
 
  三人虽然不在同一年级,但都在一个学校,彼此还是知道的,千手源溯有些 疑虑道:「二叔,那两人可都是分家的,万一——」
 
  千手卫道看了一眼千手源溯,马上反应过来自家侄子是胆小怕死,瞪了一眼, 没好气的道:「放心,他们不敢这么做,就算他们敢,白牙也会拼了命救你的。」 
  想了想,又补充道:「可能那个宇智波启自已都不知道,其实他是他们二长 老的私生子,听说是一次酒醉后奸淫了一个侍女留下来的,这事瞒得过别人,却 瞒不过三大家族的高层。至于那个日向香彩,是日足兄弟的亲妹妹。」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千手源溯松了口气道。
 
  千手卫道站了起来,边走边道:「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呆会最好去旗木 家拜访一下,估计你那两个队友也在路上了。」
 
  千手卫道走后,千手源溯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走了出来。
 
  「少爷,刚才有暗部成员送来这个,说是忍者学校老师送到城里的宅子里, 您不在。」千手源田手里拿着一个护额,道。
 
  千手源溯点点头,道:「嗯,放这吧,我先出去一躺。」
 
  「少爷,我——」千手源田欲言又止。
 
  「哦,你先去城里的宅子等我吧,去一个长辈家里,带着保镖不合适。」千 手源溯挥挥手走了出去。
 
  作为暗部的大本营,千手一族当然知道木叶结界的破解方法,所以千手族人 进入木叶从来就没有走大门的,基本都是翻墙,千手源溯绕了绕,来到木叶后面 的岩壁之上,轻轻一纵,站到二代火影岩上,俯视着整个木叶村。
 
  战时的木叶并没有后世的繁华,显得有些萧条,大街上空荡荡,偶尔有人路 过也是行色匆匆,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自己是否还活着。
 
  「鸟入山森,鱼跃大海,只有经过战争的洗礼才能变得强大起来,木叶,我 来了。」千手源溯猛的睁开双眼,一跃跳了下去。
 
  在一座房屋顶上轻轻纵了几纵,落在地面上,不远处,就是火影办公楼了。 
  旗木朔茂作为火影的嫡系,居所离火影办公楼并不远,就在这条街上,穿过 几条胡同,在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前停了下来。小楼占地面积不大,此时木门前还 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那女孩一脸笑容的跟那男孩小声交谈着,那男孩不时的点头摇头,一脸僵硬 的神情,这二人应该就是十二岁的宇智波启和十岁的日向香彩了。
 
  「源溯森?原来是你?」那男孩也发现了千手源溯,一声惊讶过后,冷哼道, 「连个真名都不敢用,你们千手一族还真够藏头露尾的。」
 
  千手一族在外公开露面一般都不会用真名,他千手源溯用的便是源溯森,特 殊一点的像纲手,一般也只会用『纲手』二字,而不会故意说自己叫『千手纲手』。
 
  千手源溯朝宇智波启看过去,黑发黑瞳,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平凡面孔, 如同漫画的中佐助一下背后插着把查克拉刀,此时正冷冷的瞪着千手源溯,就好 像看夺妻仇人一样。
 
  千手源溯也不生气,笑道:「我说,启君,我可没得罪你吧?何况马上就要 成为队友了,你就不能和气点?」
 
  「哼,你们千手一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宇智波启依然冷着脸道。
 
  千手源溯眼睛微微一眯,他好说话并不代表他好欺负,若是这宇智波启不识 时务的话,他也不介意教训一下。
 
  正在此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过源溯君的大名,原来源溯君是千手一族的,难怪被称 为天才呢。」
 
  日向香彩却是走了过来,一脸笑容,只是明显没有修炼到家,那笑容怎么看 怎么假。
 
  香彩穿着一身渔网服,上身配着一件皮夹克,拉链刚刚拉到胸部下面,露出 一对被紧身小衣和渔网服包裹着的小胸脯,下身则是一件包臀裙,套着渔网袜的 腿上穿着一双小皮靴。
 
  「小小年纪就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这小骚货骚起来估计不比玖辛奈差。」 千手源溯看了一眼心中就给日向香彩定了性,可嘴上却客气道,「香彩小姐客气 了,我才是久仰香彩小姐你的大名呢。」
 
  「哦?听说过我?听说过我什么?」香彩一脸惊喜的模样,就像怀春少女见 到心仪已久的情人一样,连声音都开始有些发腻了。
 
  「当然是——」源溯刚想说『艳名』,就被一声重重的冷哼打断了。
 
  「哼,你们要谈情说爱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别在街上,千手和日向的脸都被 你们丢尽了。」宇智波启铁青着脸冷哼道。
 
  源溯心中一怒,刚想反讥两句时突然反应过来,这模样,像是吃醋啊,难道 这宇智波启一见钟情了?于是又看了看香彩。女孩子在这方面要比男孩子敏感得 多,香彩虽然极力控制着表情,但那得意的眼神怎么也控制不住,和源溯对视了 一眼,很自然的岔开了话题。
 
  「启君,既然源溯君已经来了,那我们就进去吧。」宇智波启又轻哼了一声, 大踏步向门口走去,香彩看了源溯一眼,赶紧跟了上去,就像个乖巧的小媳妇一 样跟在宇智波启身后。
 
  看着二人背影,源溯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暗道:「这个宇智波启,到底是不 是装的?如果就这么点城府的话,迟早要被这个香彩玩死。」
 
  思虑间宇智波启已经敲开了大门,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男人打开了大门,眉 宇间和朔茂倒有几分相似,按年龄算可能是朔茂的父亲,问道:「你们找谁?」 
  宇智波启刚想说话,香彩已抢先一步道:「你好,我们是朔茂老师的弟子, 今天特意来拜见一下。」
 
  那男子恍然道:「噢,我听朔茂说今天可能有人来拜访,是你们吧,快请进。」 
  三人鱼贯而入,那男子又道:「朔茂在楼上,你们自己上去吧。」
 
  「好的,谢谢!」香彩甜甜一笑,源溯也朝那男子点了点头,宇智波启也勉 强的点了头,三人一起走上楼梯。
 
  一头银发的旗木朔茂正坐在藤椅上,戴着一副眼镜,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 一边看着一边与旁边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谈论着什么,如果不是知道木叶白牙的 赫赫凶名,说不定源溯真把他当成了一名人畜无害的教授,听到动静抬头一看, 就如同看见老熟人一般,笑道:「你们来了。」
 
  「朔茂老师。」三人赶紧行礼,同声道。
 
  旁边那位少年见有客到访,露出一脸胚相,笑道:「嘿嘿,既然旗木大人你 有客人,那我就先告辞了,嘿嘿,以后还请旗木大人多多关照了。」
 
  见朔茂点头,那少年也不理会三人,径自下楼了。
 
  「这位是?」香彩看着那少年消失的楼梯口,问道。
 
  「他叫李瞳,前些天从雨之国叛逃了,今天正式加入木叶。」旗木朔茂随口 道,这件事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眼前这三位,索性就直说了。
 
  这个世界叫什么的都有,所以源溯对这李瞳倒也没有怀疑,暗道:「这场大 战都打到这种地步了吗?一般来说别村的叛忍加入木叶都要先观查几年才能正式 加入,看来村子这是急招炮灰啊。」
 
  朔茂看了看三人,开口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旗木朔茂,木叶上忍,相 比之下,我的代号『白牙』要比我更出名,目前的职位是暗部部长,所以虽然我 已经是你们的指导老师了,但我们五十六班出任务的机率可能比别的班要小很多。」
 
  说完,又看了看三人道:「好了,你们也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先来,我先来。」日向香彩露出一幅甜甜的笑脸,脆声道:「我叫日向 香彩,今年十岁,擅长观察、柔拳、八卦掌,最喜欢的是——还不如说最喜欢的 人,最讨厌的是拉面,请大家多多指教。」
 
  香彩说到最喜欢的人时,眼神有意无意瞟了一眼宇智波启,宇智波启脸上微 微泛红。
 
  见香彩介绍完了,源溯也跟着道:「我叫千手源溯,今年十岁,擅长水遁、 土遁以及体术,最喜欢和最讨厌的都是修行,请大家多多指教。」
 
  在千手族内,同时会水遁和土遁的族人一抓一大把,但会木遁的,近五十年 来也就柱间一人而已。
 
  轮到宇智波启了,只见他昂着脑袋一脸傲气的道:「我叫宇智波启,今年十 二岁,我只有一个理想——复兴宇智波一族,让宇智波一族成为名副其实的『木 叶第一豪门』。」
 
  自千手隐退后,宇智波和日向的族人们就『木叶第一豪门』的名号摩擦不断, 幸亏两族高层之间还算有默契,否则两族之间只怕是早就开始火并了。
 
  「启君好志气。」朔茂微微夸奖了一句道,「好了,本来打算明天再通知你 们,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开始说正事了。」
 
  三人一听,赶紧收起表情,认真聆听起来。
 
  朔茂满意的点点头道:「我们五十六班刚刚成立,也不可能一直闲着,所以 近期内三代大人一定会给我们派遣任务,而我作为我们班的指导老师,也必须知 道你们的底,所以上午十一点,三号练习场上集合,我要对你们进行一次测试, 只有全部合格,我们五十六班才算正式成立。」
 
  「明白。」三人同声道。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说完正事,朔茂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是,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三人说完,同时转身离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