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乡村货郎驭女记(十四)

  矮人不看树叶,其实树叶此时也没有去看矮人是什么态度,他同样拿捏不定自己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矮人。是恳求吗?可是这好像明明是对方得了好处一样啊;那是算你阴谋得逞,暂时放你一马的无奈?好像也不是,因为这事本来就不是对方提出来的。

  树叶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看见矮人从床上下来,从床头拿起一件白色的背心套在原本赤裸的身上,再把一条宽大的裤子套在同样宽大的短裤外面,裤口往左一折捏住重叠的部位再往右一折,利索地用一根布绳扎住。然后起身向树叶做了一个先请的手势。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木楼梯,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布鞋踩在楼梯上发出轻柔的声响,还有随着两人的脚步楼梯发出的吱吱声。两人一直走进树叶的房间,矮人才在门口站住。树叶歪过头瞥见矮人站住不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将没说出来,又合上了嘴巴,用力地往后甩了下手,轻轻地走到床前,伸手在秋兰光洁的大腿上摸了起来。

  再说秋兰看见树叶下床去喝水,后来又出去,以为是口渴出去喝水。起先被树叶舔得浑身燥热,只好自己一手摸乳房,一手去掏肉穴,两条玉腿一会儿张开来,一会儿又合拢去,一会儿弯曲起来一会儿又蹦得直直地,不知是享受还是难受,闭着双眼,嘴里轻轻地呻吟着。

  腿上突然感到有双手抚摸自己,秋兰才睁开眼睛,看见是面无表情的树叶,心里有些生气,哪有人做爱做到中途离开去喝水的?

  「你个死样,去喝水喝那么久,扔下我这么难受,你说去找肉棒的,肉棒呢?
  我下面痒的很难受,快点让它来插我啊?!「秋兰的语气带着不满。因为农村的房子的地面都是泥土夯的,走起路来只有衣服拂动的轻声,不注意听根本不知道有人走路,至于是几个人在走更是难以分辨,所以秋兰压根没料到房门口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

  树叶听着秋兰的话却没有生气,而是用手摸了摸秋兰的肉穴反问道:

  「是这里痒,想要肉棒狠狠地插你吗?」

  「当然是那里了,其他地方也很想男人的大手摸我。」秋兰说。

  「那我找大肉棒插你,你可不要拒绝哦。」树叶道。

  「你会变戏法吗?那就快点变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出来插我吧?!」秋兰真是气死了,她气树叶硬不起来插她就算了,还不卖力用手帮她。

  「不是我变出来的,是真的找来了肉棒了,兰,今天就让你爽个够。」树叶恳切地说,然后不等秋兰回答,又转头对矮人说:「客官,拜托了,麻烦你过来用你的那个让我老婆爽一次吧。」

  秋兰一听转头一看,床前果真站着一男人,吓得浑身战栗,「啊」一声尖叫,迅速坐了起来抱住了树叶。

  「别怕,是白天你见过的卖货郎矮人。」树叶拍了拍秋兰的光洁的后背安慰道。

  「对,是我,不是鬼,弟妹。」矮人见此情形不得不说了一句,不然一声不响地确实有点吓人。

  秋兰听到了两人说话,可是没有应答,她还沉浸在害怕的情绪里,以至于自己光着身子,刚刚又当着别人的面说着淫荡得话还有做着自摸的下流动作,都没有觉察到羞涩。

  「兰,别怕啊,这位客官可是我求了好久才答应的,你不知道吧,你别看他个子矮小,可是鸡鸡却是千里挑一的大肉棒。」

  树叶满口胡扯原本是想安慰秋兰的,哪里想到还真的被他说的一丝不差。
  秋兰反应过来,想到刚刚自己对树叶说要又粗又长的肉棒来插自己,不禁一下子涨红了脸,连忙说:

  「树,我是开玩笑的,我不要什么肉棒,我一辈子都不要肉棒来插我。」
  「兰,没关系的,女人都需要男人来插的,结婚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尝过那滋味,是我对不起你,今天你就放开来享受一次吧。」树叶道。

  「不要。」秋兰轻声拒绝道。

  「怎么不要,这位客官可不是随便的人,是我跪下来求了很久才答应的。他一年到头就几次经过我们村,所以没有人会发现今晚的事情的。」树叶也真是,为了劝说秋兰答应,一个男人发挥出了妇女那样强大的劝说本领。

  「再说了,万一今晚客官能让你怀上个娃,那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背地里议论你了。」树叶道。

  秋兰咬着牙,还是不语。不过却抬起头偷偷地瞄了眼矮人。桌子上那根红烛因为长时间没剪掉灯芯,照着四周的光线有些暗淡,但仍然可以看见矮人的样子。
  个子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穿着背心却依稀可见他健硕的上身。秋兰偷偷仔细地看了看矮人的裤裆,由于是黑色的裤子,所以终究没有看出肉棒撑起裤子的轮廓来。

  「你……你真这么想?」秋兰弱弱地问。

  「真的,今晚的事村里人绝对不会知道。」树叶说。

  「可是我是你婆娘,你以后不会嫌弃我脏?生下的孩子你也不嫌弃?」秋兰说道。

  「怎么会呢?再怎么样你都是我亲爱的老婆,孩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也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我怎么会嫌弃呢?!」树叶说的可是真心话。

  「可是……他……」秋兰用眼睛定定地看着矮人。

  「放心,客官他是小时候生病影响了长大,他父母还有他自己的孩子都很正常的。」树叶明白秋兰担心找个侏儒生下的孩会不会也是侏儒。

  「最关键的是客官虽然个子矮小,那东西却比普通人还大,他老婆每次都被他搞得求饶。」树叶骗小孩一样又胡乱说了,遗憾地是又被说中了。树叶边说边向矮人点了点头,可是矮人却不知道树叶是什么意思。挠着头正思忖着,却见树叶朝他的裤裆努了努嘴,矮人有些疑惑,不是还没同意吗?现在就要脱吗?不过,既然答应来帮忙了,那就听之任之,脱就脱吧。于是也没吱声,就动手解了裤腰绳。那宽大的裤子没了绳子约束,直直地落到了地上,矮人接着又去脱大裤头,连着裤子用手抓了往旁边一条小方凳上一放,又重新站在床前看着树叶,也看着裸体的女人。

  矮人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年青,虽然看着床上裸体的女人,再加上之前那些淫秽的对话,心里有些痒痒的,下面也明显有了感觉,可是却不像未见过女人的小伙那样,斗志昂扬、涨得青筋暴起。此刻,那鸟明显比平时粗了很多、长了很多,可是仍耷拉在双腿之间。

  树叶一边劝说秋兰,一边看着矮人解下裤子露出大鸟,见到耷拉着一直快到膝盖的大鸟时,不禁吃了一惊,天呐,这哪里是人的小鸡鸡啊,分明是驴鞭啊。
  树叶吃惊地看了看矮人,又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矮人的脸,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长的东西呢?不过很快又露出惊喜的神情来,因为秋兰说过要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这难道不就是吗?料想秋兰肯定是非常中意的。
  树叶没有说话,只是放开怀里的秋兰,推了推她的双肩,示意秋兰转身看看她日思夜想的大肉棒。

  「兰,你看看这就是你想要的大肉棒!」树叶说。

  「我不看。」秋兰害羞地故意转过头去躲着不看。

  「那,那你伸手摸摸。」树叶说着去拉秋兰的手。

  矮人也配合地走去爬上床跪在他们的旁边。

  秋兰先是用力缩着手不愿去摸,但执拗不过树叶有力的大手,最后索性也放弃了抵抗,顺从地由树叶带着她的手去摸矮人的肉棒。

  却说秋兰的手碰到矮人的肉棒时,顿时一种异样的温暖传了过来,不同于接触树叶身体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立刻无端地兴奋起来。于是他张开手捉住肉棒握了握,肉棒很粗很长,秋兰握的是中间一截,觉得根本握不过来,也许比她以前用过的大黄瓜还有粗一圈,长度更是不用说,她的手握住后根本没握到头和根。不过好在秋兰对长度没有概念,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正常大人的鸡巴,然而仅仅就是那么粗,就让秋兰惊讶不已了。

  秋兰紧紧握着肉棒不松手,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树叶,好像在问,这是真的吗?树叶也看着秋兰的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秋兰这才转过头去看,不过她首先要看的是手握着的肉棒,当她发现那确实是一根男人的肉棒,而且还是超长的肉棒时,竟然迅速把手缩了回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肉棒一眨也不眨。大约过了三五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抬头仔细观察起矮人来。然后又伸手扯了扯肉棒,又抬头看看矮人的脸,仿佛在说,这家伙真的是你的?没有作假?
  矮人的鸡巴被秋兰扯得有些生痛,忙伸手握住握着他命根的秋兰的手,秋兰又看了眼矮人的眼睛,接着又看了看树叶的神情。树叶此时看到秋兰的反应后,知道秋兰非常满意眼前的肉棒,像完成了一项艰苦的任务一样,心里充满了喜悦。
  冲秋兰点了点头,似乎在说「这肉棒够粗够长吧,我没有骗你吧?!」
  秋兰没有回答,又在树叶的注视下转过头再次看着手中的肉棒。并且把它整个托在手上端详着,最后实在忍不住说了两个字「真大」。

  看到秋兰彻底放开不再抵触,树叶轻轻地下了床,拍了拍矮人的肩膀,对二人说「你们玩,我出去透透气。」然后就出了房间的门。

  矮人发现秋兰除了看就是扯他的鸡巴,尽然不知道怎么套弄,想想真是可怜。
  结婚三年了,竟然没见过真正的肉棒,没尝过被插的滋味。

  于是矮人用手再次捉住秋兰的手,裹在自己鸡巴之上,带着她的手开始套弄起来。秋兰手握着肉棒上下挥动,发现肉棒竟然变得更硬更长了,觉得甚是好奇,真是可爱的家伙。她低下头凑近肉棒,仔细地观看起来,原来硬起来的肉棒是这个模样的,秋兰想。

  矮人任由秋兰把玩着自己的鸡巴,自己也动手抚摸起秋兰裸露的胴体。不得不说,这是个散发着青春活力的躯体,皮肤白嫩,紧致而又富弹性,特别是那一对乳房,由于没有生活孩子哺乳过孩子,又保留着处女之身,所以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那颗樱桃还是粉红的颜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