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另类姐弟(上)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为唐缘拍摄,她新定制了几双靴子,其实准确的说那应该叫刑具更加合适。有的靴跟宛如刀片一样锋利,唐缘穿上后将一个奴隶凌迟了,紧接着又用那双靴子阉了几个男孩,而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那双靴底满是钢针的靴子,唐缘穿着它踩在奴隶铺成的地毯上,一路走去仅剩凄厉的惨叫和惨不忍睹的尸体!

  这天凌晨,一阵急促的铃声将我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中只听见唐缘催促的说道:「赶紧到我这里来!」

  这种情况我以前也遇到过,大部分都是那些贵妇在家里和家人闹矛盾后来到唐缘这里寻求刺激与发泄,这样的情况下用到刑具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可当我去到唐缘那里之后才发现自己想错了,情况更加有趣与复杂。

  身穿一袭白色连衣长裙的唐缘骑跨在人马的背上,包裹着她纤细美腿的黑丝袜在轻纱薄裙间若隐若现,小巧玲珑的玉足踩在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里,而那长达十厘米的鞋跟则是被两位女仆虔诚的含着嘴里。

  在唐缘的身旁,一位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少女正在将一双黑色的及肘皮手套戴在自己的手上,黑色的紧身皮衣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承托得分外诱人,更让人欲罢不能的是缠绕在她修长笔直美腿上的吊带黑丝袜以及那紧紧贴合着她美腿的性感及膝长靴。

  「来了吗?那就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已经穿戴完毕的少女瞥了我一眼,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怜爱的伸手抚摸着跪伏在她脚边一脸讨好样的男孩。

  男孩伸长了脖子用自己的脸去蹭少女的高跟靴,就像是一条极力讨好主人的小狗一般,他睁大眼睛看着少女问道:「姐姐,开始什么?」

  少女粉嫩的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又将自己的高跟靴挪到了男孩那疲软的小弟弟边,用自己高跟靴的前端抵住他低垂的子孙袋,戏虐的说道:「玩什么?当然是玩你了!我的宝贝弟弟,凌晨已经过了,今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了!那也就意味着你长大了,可以和我争继承权了!放心,姐姐一定会给你一个难忘的生日的!」

  看着少女那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不禁冷汗直流,看样子她今天是准备亲自踩死她弟弟,并且拍照留恋吧!

  「来吧,跟着姐姐来吧,我保证你会过一个终身难忘的生日的!」少女银铃般的声音就像是催魂的乐曲一般响起,被黑色及肘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猛的握住男孩那已经蠢蠢欲动的小弟弟,拉着满脸享受的男孩进入了隔壁的房间之中,我也快步跟了上去。

  一进入房间男孩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诡异了,进而一股莫名的惊恐蔓延在他的身体里,这也怪不得他,房间里密密麻麻的满是各式刑具!他有些不安的拉着自己姐姐的手,眼巴巴的看着少女说道:「姐……!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想进去。」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姐姐在这里为你过生日啊!」说话间少女甩开了男孩拉着自己的手,另外一只芊芊玉手正隔着皮手套快速的玩弄着男孩的小弟弟,灵活的手指还时不时的轻抚着男孩那低垂的子孙袋!皮质手套伴随着如葱般的手指带来的诱惑让男孩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胀着!

  男孩还想说些什么,可少女已经明显不耐烦了,猛的用力一拉握在自己手里的小弟弟就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姐……!疼……姐……!」男孩吃痛之下也不得不踉踉跄跄的跟在少女的身后。

  我赶紧抓拍了几张照片,姐姐调教弟弟,或者说是姐姐亲自踩死弟弟的事我可是第一次遇到。在我的镜头里,高傲的少女宛如女神一般高贵的用自己的手拉着男孩卑贱的小弟弟,而我可以清楚的看见男孩的小弟弟被少女拉扯变长的样子。
  房间的中间有一张单人沙发,少女猛的转身,松开了捏着男孩小弟弟的玉手,就在男孩觉得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嘴角带着残忍笑意的少女猛的一脚正对着男孩高高挺立的小弟弟踢了过去!

  「啊……!!!」一声闷响伴随着野兽般的惨叫,男孩瘫软在少女的脚下。少女继续抬起玉足,将高跟靴慢慢的踩到了男孩的胸口上,然后优雅的坐到了沙发上。

  性感威严的高跟靴死死地将卑贱无助挣扎的男孩踩在脚下,这一幕对于我来说太熟悉不过了,只不过这次又有些区别,因为高跟靴的主人是那卑贱挣扎的男孩的姐姐,这才刚开始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也有些躁动了。

  「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在犹豫。」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少女的高跟靴依旧踩在男孩的身体上,俯下身用自己的双手握着男孩被她一脚踢软了的小弟弟,然后缓慢却诱人的撸动着,继续说道:「我在犹豫到底该怎么办,你毕竟是我弟弟,我不想杀了你,不过在三年前我发现你居然偷偷摸摸的用我的鞋袜做一些不好的事!」

  「没……,姐姐,我没有!」男孩心虚的解释着。

  少女也不着急,加快了手指撸动的速度,冷哼一声说道:「没有吗?我可是在监控里看见你跪在我的鞋子边卑贱的舔舐着,还说些什么想被姐姐踩死的话,既然你又这个愿望,姐姐当然会大发慈悲的满足你了!」

  男孩的呼吸渐渐地变得浑浊,他眼神灼灼的盯着紧紧贴合着少女美腿的高跟靴,卑贱的小弟弟在女孩如葱般的玉手和皮质手套的拨弄下,那被一脚踢软了的小弟弟居然重新变得膨胀了起来,发现自己这一变化的男孩羞愧得想要一头撞死,可被自己姐姐羞辱的快感却是怎么也档不住了。

  「舒服吗?一会还有更舒服的!」少女感受到了被自己捏在手里的小弟弟已经变得火热并且微微颤抖了,她满意的松开了手,饶有趣味的看着那堪称巨大的小弟弟,手指轻轻一弹,倔强的小弟弟轻微的左右摆动了两下后变得更加坚挺了,似乎在等待着少女更加残暴的揉虐!

  「姐……!我想要……!」男孩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姐姐,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后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智,他扭头亲吻了一下近在咫尺的高跟靴,然后发疯般的伸出舌头虔诚的舔舐着!

  「要吗?那就继续求我啊!在我发现你和那些匍匐在我脚下的奴隶一样卑贱之后我时不时的会用脚去挑逗你,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还记得去年你生日的时候那块被我『不小心一脚踩烂的蛋糕吗?最后你还不是像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把它全吃了!」

  言语的刺激加上内心异样的情愫不停的刺激着男孩,从我的镜头里可以看见他那粉红的尿道口已经微微张开,丝丝透明的液体沁了出来。

  「看看你这卑贱的样子!你配当我弟弟吗?你连被我踩死的资格都没有!」话音刚落,少女那性感的高跟靴顺着男孩的胸口挪到了他那已经到达极限的小弟弟边,翘起玉足抵住男孩小弟弟的根部,高跟靴的靴底死死地踩在男孩的子孙袋上。

  与此同时,另外一只被男孩的舌头舔舐得干干净净的高跟靴则是放在了男孩的小弟弟上,如此一来男孩的小弟弟就被女孩的高跟靴给夹在了中间,靴面的柔滑和靴底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男孩。

  「是不是很期待啊?在家里的时候我就见过你用我的帆布鞋这样玩自己的小弟弟,姐姐的高跟靴应该会更加刺激吧!」猛的,少女的高跟靴用力的夹紧了男孩的小弟弟,嘴角带着恶魔般笑意的少女玉足快速的摩擦着,还不忘继续调戏男孩:「可不要在我脚下喷出来哦……!姐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那卑贱的精华了,虽然有的人喜欢用男人的精华来为自己的双脚美容与保养,可姐姐我并不喜欢那样玩!你如果忍不住喷出来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

  「姐!我会忍住的,求求你,不要停……!!!」男孩内心的奴性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强忍着小弟弟上传来的致命快感,可身体还是情不自禁的颤抖着,那种感觉太奇妙了。

  「那可一定要忍着啊!放心,你可是我的弟弟,姐姐一定会让你死得很痛苦的!」嘴角残忍的笑意弥散在那妖娆的俏脸上,却平添几分诱惑,性感的高跟靴一快一慢交替着摩擦着男孩的小弟弟,放在下面的高跟靴还不时的摆动着姿势,用那带着花纹的靴底轻轻摩擦着男孩的子孙袋,刺激着里面的两颗蛋蛋尽情的释放精华!

  看着自己弟弟一脸卑贱与享受的样子,少女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冷冷的命令道:「张嘴!」

  男孩一般呻吟着,一边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少女稍微酝酿了一会后一口香痰精准的吐到了他的嘴里,男孩的呼吸变得更加浑浊了,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去配合少女那正在揉虐他小弟弟的高跟靴,然后心满意足的将姐姐的赏赐吞了进去。
  「果然是贱人啊!你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也偷喝过我的尿吧!还有,我记得有一次我故意不冲厕所,你是不是很兴奋的把我留下的黄金全都吃了?」少女原本对于自己的弟弟还有些愧疚,她内心也在挣扎,她不想踩死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弟弟,可看见他这卑贱的样子,少女内心嗜血的欲望渐渐地浮现了出来,她可不会要这样一个奴隶一样的弟弟!奴隶她重来不缺,多得是人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她脚下仍由她踩踏揉虐!

  一想到这里,少女的心情瞬间就好多了,揉虐男孩小弟弟的高跟靴也更加用力了,伴随着她玉足快速的碾踩,致命的快感袭遍男孩全身,她的身体也快速的颤抖着,终于,一股浓浓的精华顺着他的尿道喷了出来,少女也感觉到了,玉足控制着他小弟弟的方向,让那滚烫的精华全都喷到了自己的高跟靴上!当然,也许是憋了太久,也许是少女的玉足太过诱惑,男孩这次喷出的精华太多了,还有些沾染到了少女性感的黑丝袜和威严的黑色皮衣上!

  打了个响指,一旁跪伏着的女仆立马捧着一个盘子爬了过来,少女伸手拿了一只女式香烟点上,阵阵烟雾中她的表情越发诡异,而躺在地上的男孩尿道口还有些许的精华情不自禁的沁了出来,少女残忍的一笑,然后猛地将香烟塞到了男孩还残留着精华的尿道口上!

  「啊……!!!」野兽垂死挣扎的惨叫从男孩的嘴里发出!从我的镜头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少女竟然是把还在燃烧的香烟塞进了男孩的尿道里!

  「没用的东西!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少女对于自己弟弟的表现明显很不满意,她优雅的站起身来,女仆将一根硕大的假小弟弟戴在了她的胯间,那小弟弟做的非常逼真,一般用那个东西折磨奴隶的都是些追求刺激的年轻女孩或者是养尊处优的贵气妇人。

  少女猛地蹲下,将自己胯间的假小弟弟直接塞进了男孩的嘴里!快速的扭动着娇躯,让那比自己手臂还粗的人造假小弟弟在自己亲弟弟的嘴里快速的抽插着!她那潮红的俏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冷冷的说道:「快舔!一定要好好舔啊!姐姐一会就用这个东西来好好的玩弄你!你可不要就这样死了啊!这才刚开始啊!姐姐还有很多手段要一一用在你身上呢!不要谢我,谁叫你是我弟弟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