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个故事发生在洛圣都,也就是GTA5的故事所在地,时间在主线(C结局「宁死不屈」)结束之后约二十年,掺杂着一些其他作品的剧情(如《黑礁》《看门狗》)

  本文存在性转变身,轮奸,轻度的恋足丝袜情节(不会有『臭脚一类的词存在』),以第一人称叙事,请各位选择性阅读。

              1一切的开始

  凌晨四点的洛圣都,是没什么人烟的,只有三三两两的街头流氓在昏暗的路灯下,进行着不法的勾当。

  我快步穿过街道,同时把身上这条不知哪里来的黑裙子裹紧,警惕的盯着旁边几个肌肉发达的黑人,我在他们的眼里就像是羔羊一样柔弱,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把我拖进小巷里轮奸一番,之后低价处理给某家低劣的妓院——前提是我还没有被他们活活操死。

  事情都要回朔到几个月前,那时我还是一个犯人——男犯人。因数项罪名被指控入狱,将在此了结一生。

  一天,几个混蛋政府雇员找到了我,对我说了一顿科学术语,向我介绍了一种新科技,大意是将一个人的灵魂,或者说意识搬到别的芢身上。然后又大谈了一通技术上的好处,问我愿不愿意当志愿者,并承诺可以减免刑期。在如此的诱惑之下,我答应了成为志愿者。

  于是,当我从病床上起来时,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大美妞,像是亚洲人的混血,秀气的脸型,还有一双美腿和大小恰到好处的一对奶子,就是矮了点,只有一米六多。实验之后,我们被检查,观测了很久,然后因为不知道什么操蛋的原因,他们突然撒手不干了,「扔掉」了我们。为了活命,我从洛圣都近郊的实验基地里跑了出来。

  一阵冷风吹过,灌入我的两腿之间,让我浑身发颤——我连内裤和胸罩都没穿,稍微一走快我的奶子就上下直颤。这简直就像对路边的流氓说「操我,快操我」好在今天那帮流氓似乎在廉价的婊子身上消耗了太多精力,没打我的主意。我拦下了一辆车,期望能搭个顺风车。司机是一个墨西哥人,操着浓重的口音热情的问我去哪。

  我询问司机能不能带我去,那是一个汽车旅馆,那是个「干净」的地方,我可以取一些我藏在那里的钱,然后整理一下自己。

  「小姐,坐到副驾驶来吧,后座有个朋友吐过,很脏,对不起。」我心里明白这不过是个借口,他要干什么我心里清楚,但也只有在这一种方法支付车费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司机开始借着换挡的工夫,不断的用手蹭我的大腿,见我没反应,又干脆把一只手搭在我的大腿上,一寸一寸地向里移动。

  我有意的张开腿,露出我粉嫩的阴部,那里光溜溜的(我是白虎),向着那个司机。

  司机的手伸到了我的阴部,轻轻捏了我的阴蒂一下,立刻感觉到一种麻酥酥的快感,令我不住呻吟起来。「喔,喔,啊!」我发出一阵阵无意识的呻吟,淫水从我的阴道中喷涌出,洒在车坐上,我的身体也软了下来。「这就是女人的感觉吗?我这么敏感,淫荡」我在心里想着。

  那司机尝到了甜头,索性把车停在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伸出另一只手,从我的领口伸进去,大力揉搓着我的乳房,用手不断揉搓着我的乳头。身上数个敏感带被刺激让我放声浪叫,快感一波一波的袭来,让我产生了被插入的欲望。
  司机在此时按捺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的拉开裤链,一根黑色的大鸡吧跳了出来!

  他抓住我的脚踝,分开我的两腿,挺起他的大鸡吧用力插了进去!

  「吱」的一声,他的龟头进入了我的阴道,然后慢慢开始抽送。

  「啊!啊!」我发出一阵娇媚的呻吟,同时享受着大鸡吧带来的快感,淫水不断的喷涌而出,睾丸不断地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啪啪」地声音。

  我享受着大鸡吧不断摩擦的快感,配合着他的动作扭动自己的腰肢,像一个婊子在为嫖客服务一样。

  突然,他的龟头抖了几下,我意识到他要射精了,想让他拔出来,但为时已晚,他的龟头一抖,一股浓浓的精液「噗嗤」一下灌进我的阴道,滚烫的精液令我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好烫」我大叫着,这时司机已经射完精了,他拔出了鸡巴,一股热乎乎的精液从我的阴道口流到了大腿上。我感觉此时此刻整个人瘫软如泥,倒在车座上,睡了过去。

  司机还算厚道,没有操完我就把我扔下,还真的把我带到了那里。

  2,变化与应对

              本章没什么h

  「您好,我找老板布兰多」我对着坐在前台的大叔说到「小妞,难道你不知道吗?」大叔用一脸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我「布兰多已经去世了!他儿子不善经营,把店买给我了」「什么,他怎么可能……」这个消息令我有点没反应过来,不由得喊叫起来。「他死了让我怎么办啊!」整个计划完全被打乱了,因为他的死和那之后带来的一连串变故,逼得我似乎以没有退路。

  难道真的要去卖淫?

  「小妞,接受现实吧,布兰多已经不在了,你也得好好活啊!天底下好男人……」大叔察觉了我的异样,开始不断的劝说这我,似乎他把我当成布兰多的女朋友,害怕我跟他殉情去吧。

  从这方面来看,他倒是个挺好的人呢。

  我做出一副深受教诲的表情,跟他道了个别,出门继续思考我该何去何从。我一个女孩,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走出店门,天依然黑着,我则在心理盘算着该怎么谋生,怎么活下去。
  「要有点钱,几件衣服,吃点东西,对了,还要买避孕药——我可没做好怀孩子的准备」我盘算着,同时避开街上流氓贪婪的目光在街头行走。

  没一会我就盯上了一户人家,他家似乎并没有人在家,屋子里空荡荡的,大概是一家人出远门了吧。这成为了我下手的第一目标。

  我贴着墙根行进,到另一个没摄像头的角落里,两手一撑,轻松越过了围墙。这时我才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如此敏捷,比起我当年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时只好不差。
  「不愧是山姆大叔花了好多纳税人的税金弄出来的」对自己的身体暗暗吐槽了一句,开始撬开后门。

  开门没花我多少力气,可以让大狗随意进出的狗洞没有锁,可以轻易的伸手开门。我就这样溜了进去。

  这户人家有点钱,房子装修的很漂亮,家具什么的也是不错的。

  不过我没工夫欣赏,一心开始找钱和其他用的上的东西。

  客厅中央的一张全家福表明了这家有四口人父母和两个女孩子,两个女孩子都是一头金发,非常漂亮。可惜我现在就算有如此美女也无福消受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是一阵悲哀。

  我在房间的抽屉里翻出来几千美元现金,东西我不好脱手,一样也没动。之后我又走进两姐妹的卧室,顺手拿了几件合身的衣服换——真庆幸她俩和我尺码差不多。

  换上了一件紧身体恤和热裤,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秀气的五官集亚洲人的精致和欧洲人的立体与一身,让人喜爱;大小恰好的胸部形状饱满,虽然称不上是巨乳,但是很挺拔,加上披散的乌黑长发,让我看起来像个大学生。「真是个大美妞,我都想艹我自己了」我对着镜子不禁吐槽了一句。

  我翻越出门,站在了街道上,拦下一辆出租车,让他载我去了郊外的诊所,那是一个好兄弟开的,现在他应该还在那里,。在他那里我应该可以找到地方落脚,再做将来的打算。

  出租车把我载到了地方,我找到了那家诊所。谢天谢地,我看到了我的好兄弟杰森坐在诊所里。

  这家诊所有时会做一些违法的勾当,由于他的特殊性质,经常有年轻人意外怀孕了来这里做人流。

  「嗯,小姐,怀孕了还是?」杰森熟练的打着招呼。「,我要跟你说件事」是他学生时代的外号,只有少数人知道。「到里边说」杰森忙不迭的招呼我进去。
  诊所里边有一个地方是供人休息的,他领了我过去,搬把凳子坐下,一脸严肃地问我「什么事?」我便把实验,逃脱,包括用身体支付车费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听罢这些话,他脸上摆出一个困惑的表情长达数分钟。

  「你是说你参加了一个劳什子实验,然后变成了一个小妞?」他震惊的说到,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说了几件事情的内幕,大部分都是只有几个人知道的。
  「虽然你变成了一个欠操的小妞,不过放心,我还是你的朋友,会帮你的。」这话令我十分感动「你可以住在我哪里」说着,他掏出一串钥匙「对了,这是避孕药」他又递给我几片药。

  我道了谢,在出门的时候,他又喊住了我「有件差事你想不想干」我驻足,向后回头,问到:「什么差事?」「毕银顿你听说过吧,一家制药公司,他家研究出来了一种特殊的药物,现在另一家公司请我们去把这东西盗走。」他向我简略介绍了一下。「具体的事项等会吃饭的时候跟你详细说在饭桌上他详细的跟我介绍了计划:当天是公司的庆典活动,届时会有美女到场助阵,我混进去,为Ⅰ组侦查情况,协助突击,此时Ⅱ组制造混乱引开保全,Ⅰ组攻入,取走目标。
  「穿的性感点。」杰森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对我说「让那帮人鸡巴翘起来,被你迷住,注意不到其他人,你的工作就完成了一半」杰森在晚饭后又与几个这次的同伴碰头,并向那些认识我的人介绍了我的经历,他们也非常惊讶,不过他们现在做好这件事才是当务之急,没空纠结我的身份。几人已经定好了计划,准备采购装备和武器。

  根据情报,那一天他们公司准备进行活动,要请来许多美女助阵,我伺机混进去和其他人汇合,然后Ⅱ组制造混乱引开保全,我们进入地下室窃走药剂。
  我发现我的力量和敏捷度比较我刚参与实验时高了好多,同时回忆起了很多格斗以及其他方面的知识,杰森推测这是因为实验时我们服用的某种用来抑制我们的能力的药,现在没有吃,于是逐渐恢复了。

  一切都等在那一天。

  (下一章大量h,轮奸情节上演)

  3,失手遭不幸悄然离开了嘈杂的活动现场,扮作来助兴的模特的我开始办起正事。

  穿着印花粉色高开叉短旗袍,淡粉色丝袜,脚蹬一双粉色高跟鞋,我悄无声息的摸进一间地下室。

  「喝呀」一只包裹在丝袜里的美脚踢在一个看守头上,他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接着我又一脚踢在另一个看守胸口,他重重的向后倒去。「OK,解决了」我向后做了个手势,示意后面的人向前。

  「小妞,你怎么这么能打?」一个男人凑过来和我说「山姆大叔在我身上花了大把的钱,不强一点对得起」我没边没沿地答着。

  「继续前进」领头的人下达了指令,我与一帮人开始像实验室方向移动,「小心,他们在实验室布置了很多高手和多种措施」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嘈杂从上面传来,看来Ⅱ组已经拖住了上面的保全们,短时间内外边派不出人来,行动,趁现在!

  到了实验室边上一个拐角,几个人便分开行动,目的是尽量分散开保全,让其他人有可乘之机。

  我从墙角摸出来,悄悄地靠近一个在实验室门边的保全,一掌打在他脖子上,未料到他反应之快,竟然一掌没有打中,反倒被躲闪开,他顺势按响了警铃,随后被我一脚踢中了肚子,倒在了地下。霎时间,警铃大作,惊了我与组员一跳。
  队伍中的麦克森率先冲了上去,取走了药剂,此时我们在外面看到了保全们开始汇合,正向实验室快速的飞奔而来。

  「分头突围」领头一声令下,大家瞬间分散开来,想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我一路跑,正冲到一个拐角处时,一群杀气腾腾的壮汉围了上来,我急忙向后一回头,发现后面也有一队保全压了上来,我们错误估计了内部保全的数量,我被包围了!

  「看样子只能硬拼了」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低头闪开一记警棍的挥击,然后一脚踢在对方的裆部,随后一腿扫中了旁边的另一个保全的头,两个人登时倒地。剩下的保全似乎对我有点畏惧,纷纷后退,其中几个人把手探向了腰间,摸出了一个小方盒子。「泰瑟枪」我惊呼到同时连忙旁边翻滚过去,躲开了一发电击弹。

  人的好运气总是会用尽的,当第四发电击弹向我射来时,我已无从闪避,电击弹射中了我的左胳膊。随着「滋啦」一声,强大的电流通过了我的身体,我登时瘫倒在地,四肢不断的抽搐,眼前发黑。两个保全上前抓住我的脚踝把我拖进了里面的房间……

  到了里间,一种保全围了上来盯着我,清一色壮汉,眼神想要把我吃掉一样,粗重的喘息让我很容易知道他们要对我做什么,可现在瘫软无力的我根本无力反抗,只好听人摆布。

  这群人进一步围了上来,「那帮家伙都跑了,留下一个这么正的妞给咱们操」他们一边说一边撕扯着我的衣服,短旗袍被一下解开,我的奶子一下跳了出来「这婊子连胸罩都不戴」不知谁喊了这一句,所有人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始轮番揉搓我的乳头。我的乳房在数双大手的大力揉捏之下不停的变化形状,痛的我不断的挣扎惨叫,可疲软的四肢却无力反抗。混乱中一个黑人分开了我的双腿,隔着连裤袜开始掐我的阴蒂,我痛的大声尖叫,那黑人却越掐越起劲。

  「啊,喔」身体的敏感部位受到如此的刺激,我的小穴开始不断的分泌爱液,浸的裤袜的裆部一塌糊涂,那个掐我阴蒂的黑人见此情形哈哈大笑,掏出了他的大鸡吧,隔着裤袜顶在了我的穴口,隔着裤袜用力插了进去!

  「疼啊!不要!」我尖叫起来,那黑人却没有怜悯我的意思,反而大力抽送起来,裹着丝袜的鸡巴摩擦的我的穴火辣辣的,每一次他都顶在我的花心上,很快这种奸淫就产生了快感,我的尖叫逐渐变成了娇媚的呻吟和放声的浪叫,这让那黑人更加兴奋,不断的大力抽送,几分钟以后他的龟头一抖,「噗嗤噗嗤」的射出来大量滚烫的精液,撑进小穴的连裤袜没有破,精液被连裤袜兜住,顺着我的腿流了下来。第二个人迫不及待的接着之前的淫水和精液把丝袜又顶了进去,不断的在我身上耸动着,他粗大的肉棒裹着丝袜不断的撞击在我的花心,让我不断的放声浪叫。

  「烫,烫」我有气无力的呻吟着,这时一个人捏住我的下巴,撑开我的小嘴,把一根布满青筋的狰狞的大鸡吧一下插进了我的嘴里,酸臭的鸡巴直接定到了我的嗓子眼,憋的我不停的反酸水,两眼翻白。「刚才那么厉害现在还是要吃老子的鸡巴」他一边说一边抓着我的头发,不断的在嘴里抽插,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灌进我的嘴里,差点把我呛死,「全部吃下去!」他捏住我的下巴强令到。浓腥的精液被我咽了下去,余下的一些从我的嘴角流出来,让我就像一个淫贱的妓女混乱中有两个人抓住了我的脚踝,脱下来我的高跟鞋,抓住我被淡粉色丝袜包裹的美脚,用鸡巴蹭着我的脚掌,包裹在粉色丝袜里的小巧美脚不断不断的被鸡巴摩擦着,没一会两个人就全把滚烫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脚上和腿上「这小婊子的脚他妈的……比逼都爽」正在奸淫我右脚的男人喊到,很快几个人就用他们的大鸡吧反复摩擦我的丝袜脚和腿,将这双美脚上面糊满了腥臭的精液,丝袜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有人没抢到我的丝袜脚,把自己的鸡巴放到了我的手上,然后抓住我的手帮他手淫,不一会他们就全射精了,精液喷在了我的脸上。

  「唔!唔!」一个阳具正塞在我的嘴里,同时另一个人继续在下身奸淫着我,我的小穴已经红肿外翻,被撑进去的丝袜已经被顶破了一个洞,精液直接灌进了我的小穴。

  「撅起屁股来,破鞋」他命令着我。我只能屈辱的照做了,他用中指隔着裤袜的裆部不断揉搓我的肛门,然后隔着丝袜直接插了进去,虽然我分泌的淫汁提供了润滑,但丝袜还是有很大的摩擦,痛的我开始尖叫。

  「唔唔」被一根大鸡吧塞住喉咙的我,不断的扭动腰肢,试图抵抗着那个人手指头对我肛门的侵犯。「骚B想我的鸡巴了」那个奸淫我的男人把自己的鸡巴一下插进了我的肛门。「啊!啊!」被粗大的鸡巴裹着丝袜干的我的屁眼又胀又热又痛,「把她转过来让大家一起操」一个人说到他听罢,抱住我的腰,分开我的大腿,把我翻了过来,鸡巴还直挺挺的插在我的屁眼里。一个人赶忙上来把鸡巴插入了我的小穴开始大力抽送,我的前后两穴被夹击着,无法抗拒的快感一浪接一浪「啊啊啊!要坏掉了!」随着我娇媚的呻吟我潮吹了,爱液从阴道深处不断的喷涌而出,我居然主动舔吸起我嘴里的肉棒。「这婊子真他妈贱,竟然主动舔起老子了」他呼喊着,把精液不断的射进我的嘴里,我主动咽了下去。两股烫热的精液淋在了我的子宫口和直肠上,原来是奸淫我的两个男人射精了。两个人褪出鸡巴,我立刻瘫软下去。被轮到的两个人继续奸淫我红肿外翻的小穴和屁眼……当第七次被人内射时,我昏死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被铐在水管子上,身上只有一双残破的浅粉色连裤袜,性感的乳房在外边晃荡,乳头被捏红了。裤袜被撑大的部分还塞在小穴和肛门里,丝袜脚上沾满了干涸的腥臭精液,小穴红肿外翻,肛门里面又肿又热,精液像泉水一样随着我的呼吸流出来,身上满身精液的腥臭味道。

  环顾四周,一张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工具,警棍,按摩棒,跳蛋……都是湿漉漉的。我被残忍轮奸之后,铐在了水管子上,不住地发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