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感冒?岛风还不知道感冒是什么样子的呢~ 而且之前,我和其他姐妹们一起洗澡的时候,都是这样不穿任何东西的呢,或许我们可能不会被感冒影响吧~ 」岛风微微抬起自己可爱的小脑袋,如同在想些什么似的,轻晃着脑袋,开口说道。
  或许舰娘们都不会被什么疾病所影响吧,毕竟从出云来到提督府内的这几个月里面,舰娘们都没有表现出生病的状况,想起她们和人类所不同的身体素质,这些疾病不对她们产生影响也是正常的事情呢。不过同样因为岛风的话语,出云的脑海中不由的出现了那么多舰娘一起光着身体洗澡的模样,这让他脸色再次变红了起来,作为男性的本能甚至还让他有一种想要去偷窥的想法,只不过他很快的就打消了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的奇怪想法,毕竟真的那样做的话,完全就是一个变态了吧!而且舰娘也从此以后只会把自己当做害虫来看待了吧!

  而岛风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提督因为自己的话语而产生了奇怪的念头和想法,只是在看到出云站在原地红着脸发呆的模样,不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随后蹲下自己的身体,拍了拍镜子前面的小凳子,带着欢快的语气催促道:「提督~为什么还站在原地发呆呢~ 快过来坐下哦~ 」

  因为岛风的出声提醒,出云才从刚才自己所产生出的奇怪念头中恢复过来,连忙将那些荒诞不堪的念头驱逐出脑海,拼命镇定下自己的精神之后,才来到岛风面前的小凳子坐下。因为这样姿势的原因,倒是完全将岛风的身体阻挡住了,出云也没有再看到岛风那赤裸的身体,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能够更好的静下心来。

  看到提督坐下之后,岛风不由带着欢快的语气,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哦~ 现在就让岛风先帮提督擦洗后背吧~ 沐浴露~ 沐浴露~ 」

  伴随着这有些活泼的话语,岛风转移着的目光,似乎是在寻找着沐浴露放置的位置,很快的她就发现了沐浴露放在出云正前方的台子上面,不由的踩着活泼欢快的步伐,来到出云的旁边,伸手去拿台面上的沐浴乳。

  因为注意到岛风的动作,出云下意识的将目光转了过去,只是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忍不住的身体僵硬了起来,连带着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因为岛风对于自己的身体根本是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所以现在来拿沐浴乳的时候,也是侧过身子,几乎完全的贴到出云的身体上,所以现在的出云只是一转过脑袋,就能非常贴近的看到岛风身体状况。也因为如此,因为坐着的原因,首先映入到出云眼中的是岛风那微微隆起,白皙有着光泽的小小胸部,红红的两点小樱桃显得格外的醒目,因为刚才刚从浴池中出来的原因,所以身体上还残留着大量晶莹的水珠,随着她现在的举动,几滴水珠在她胸部上慢慢的向下滑落,形成一道细小的湿痕,让肌肤的光泽也变得更加闪亮起来,也格外的添加了一丝诱惑力。而他的目光稍微下移,就能越过那平坦光泽没有任何赘肉的小腹,直达那未被任何人开垦过最为神秘重要的私密部位。

  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每一次看到岛风那没有任何毛发白皙光滑的下身处所露出来的那一道紧闭着的缝隙,出云的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了红晕,心中更是有一种犯罪感。即使是他明白自己现在的视线目光非常的不妥,但是作为男性的本能,他还是根本移动不开自己的目光,带着有些颤抖害羞的意味在对方的私处部位流连忘返着。

  岛风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提督所露出来的糟糕模样,在拿到沐浴乳之后,就带着欢快的语气重新回到了出云的身后。也随着眼前的景象的离开,出云下意识的想要随着对方的移动而转过自己的脑袋,不过很快的反应了过来,一想到自己刚才所产生的想法,不由的更加羞耻起来,连忙低下脑袋,不让岛风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表情,现在的他真的想要和鸵鸟一样,在地面上挖个坑,将脑袋埋进去,以此来掩盖自己脸上羞耻难堪的模样。

  「唔……」不过很快的,他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些其他什么了,因为突然感受到背后那冰凉的液体触感,让出云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同时嘴中也因为猝不及防的原因发出了有些羞人的低吟声。

  听到出云的声音,岛风也大概猜到了原因,毕竟在以前的洗澡的时候她也感受到过沐浴乳那凉凉的对后背特别的刺激,所以现在不由笑着说道:「提督,这样凉凉的感觉是不是感觉特别刺激呢~ 不过在稍微涂抹一下之后,还是非常舒服的哦~ 我可是非常喜欢沐浴乳这样冰凉的触感呢~ 」

  对于岛风的话语,出云只是死死闭住自己的嘴巴,没有再发出声音来。对于出云来说,沐浴乳的冰凉倒是其次,就像是岛风所说的那样,随着沐浴乳在背后涂抹开变成白色泡沫之后,那种有些刺激的冰凉感已经消散,在这样温度有些高的浴室里面倒是还显得有些舒服,但是最为重要的是,岛风那双柔软白嫩的双手在自己背后轻轻的来回抚摸着触感,就像是无数的羽毛在背后轻轻抚动一般,让他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种痒痒的感觉,这奇怪的感觉也让他脸色更加通红起来,带着有些颤抖的语气开口问道:「唔……岛风……你为什么直接用手擦背呢?」
  「不是用手吗?在和其他姐妹一起洗澡的时候都是直接用手的哦~ 」岛风一边没有停止下自己的动作,一边对出云的话语作出了稍带疑惑的回答。

  都是直接用手……只能说出云也算是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听到岛风这样的描述,就如之前那样,在脑海中再次出现了幻想的画面,难道说舰娘都是这样直接用手互相擦洗着身体,彼此摩擦着对方的肌肤,揉动着对方的胸部吗?一想到这样的百合画面,他似乎都要有流鼻血的冲动,心中的羞耻感也让他暂时无法说出让岛风用海绵擦洗身体的要求了。

  因为出云没有再说话的原因,岛风倒是也没有在这个方面的问题上,继续问下去,现在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出云的后背上面。在随着出云背部的泡沫越来越多以后,岛风的双手移动的范围也加大起来,如同不放过任何一个部位,不让任何的污秽继续残留在自己所喜欢的提督的背部。同时她也不由的带着好奇的语气说道:「提督,我感觉提督的背部肌肤和其他姐妹的肌肤有些不一样,感觉更加宽厚结实一点呢,难道说这也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区别吗?」

  「唔……是的……」出云有些勉强的作出肯定的答复,要知道光是岛风在自己后背上擦洗的双手,就让他感到有些脸红难受,更别说对方这样对他背部触感直接做出的评价,所以现在的他除了再做出肯定的答复之后,就立刻紧紧的闭上自己的嘴巴不再说出多余的话来,防止难堪的呻吟声继续的从自己嘴中发出来。
  在背部的泡沫清洗的差不多了之后,岛风才从一旁拿来喷淋头,对着出云的背部开始冲洗起来,可能是岛风一时没有调节好水温,所以一开始冲淋过来的都是冷水,这样的刺激自然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下颤抖,所幸的是,这次的他紧紧闭上了嘴巴,所以并没有发出什么羞人的呻吟声。

  岛风也自然感觉到自己的水温没有调节好,一边嬉笑着说了一声抱歉之后,便重新调节好水温,选择适宜的温度,将出云背后的泡沫完全冲洗干净。在冲洗干净之后,岛风不由带着开心的表情,趴到出云的后背上,用自己的脸蛋紧紧贴在对方的后背上,并且来回的蹭动了一下,带着开心的语气说道:「嘻嘻~ 我帮提督的后背洗的非常干净了~ 感觉非常的光滑呢,还有着沐浴乳的香味哦~ 当然提督原本的味道就非常好闻了哦~ 」

  岛风在自己后背上蹭动所产生的摩擦以及所说的话语都让出云脸色有些变红起来,尤其是因为岛风现在的姿势,那小小的胸部的尖端不时的由于她轻轻蹭动脸蛋的动作而触碰到他的背部,这样发痒的感觉让出云不由的脸色越发的发烫起来,带着有些慌张的语气说道:「岛风……既然现在已经洗好了……那么就可以了吧……」

  听到出云的话语之后,岛风才抬起自己的脑袋,靠在出云的肩膀上面,在出云的耳边笑着说道:「提督你在说什么呢~ 现在哪里洗好了呢~ 岛风刚才可是仅仅只帮提督清洗了背部哦,前面都还没清洗完呢~ 难道说提督平时都不清洗前面的吗,那样的话可是很不爱干净的哦~ 」

  在自己耳朵边发出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而那因为说话所呼出的热气也对他的耳垂产生了最为直接的影响,那痒痒的触感让他的耳朵轻轻的颤抖了几下。不过他还是强忍住这股难言的刺激,带着稍显慌张的语气说道:「岛风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想说的是,后背的话,因为我自己也不方便够到,所以让岛风你帮忙擦洗一下,但是前面的话,我自己就可以擦洗了,不用麻烦岛风你了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