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上)

  普莉希拉宫殿的一角,客房中。

  一位少女坐立不安的来回踱步,蓝色的齐颈短发,半遮右眼的前刘海,小巧的女仆装,正是蕾姆。昂和蕾姆一起来的普莉希拉宅邸,但却因为普莉希拉只愿意单独会面昂,迫于无奈,蕾姆只能选着在客房等待结果,内心却为昂忧虑。
  普莉希拉的名声并不是特别的好,是一个「好男色」的家伙。

  「已经在客房等待了足足两个小时了,可是昂还没有回来,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吧,虽然昂的气息(魔女的味道)一直还在这座宅邸里面,为什么我的内心感到如此的不安」按捺不住的蕾姆,决定现在就出发去找昂「不能再继续等待下去了,尽管信赖昂的能力,可是喜欢的人就应该由自己来守护。」已经下定决定的蕾姆凭借这对魔女味道的特殊感应,来追寻昂的所在。

  浴室中。

  三女仆已经沐浴更衣完毕,女仆长拿来了一套奇特的女装全套「这就是普莉希拉大人交代的衣服,果然很有意思。兽娘,先去把贱畜的蛋蛋夹取下来吧,不然没办法穿上这件衣服呢。」

  「好的长姐姐,便宜这贱畜了。」嘟着个小嘴稍微有点不太愿意的帮昂取下了蛋蛋夹,最后还狠狠的捏了一把昂的蛋蛋,疼的昂一阵「花枝乱颤」。

  「一起动手吧!」先是这件粉红的蕾丝胖次,粉红色和繁华的蕾丝真是女性化至极的内裤呢,不过和普通的女士内裤不一样,这件内裤在前面下体处有一个小小的开口,开口的尺寸仅仅小拇指大小。猫娘一把抓住了一直处于发情状态(勃起状态)的昂的肉棒,用大拇指指甲狠狠的一掐下体的尿道口。剧烈的疼痛让昂的下体迅速的缩了起来。就是现在,兽娘将粉色蕾丝内裤一提,并且快速的将昂萎缩的下体穿过内裤上面的小洞,由于内裤十分的紧,将昂的蛋蛋狠狠的压在身体上,内裤上的小洞则是卡在了下体的根部。紧紧贴在身上的粉色蕾丝内裤,勒进了昂的小菊,稍微扭动身体,蕾丝传来的光滑触感,和肛门的刺激,使得昂的下体一瞬间又要膨胀起来。

  「咕,好痛」,内裤的开口仅仅够未勃起状态的下体堪堪穿过,一勃起根部就被完全的勒紧,下体依旧不减势头不住的膨胀,不过却渐渐的呈现出一种缺血发黑的迹象。「呜,这样会被玩坏掉的」昂努力控制着自己的下体,尽力的让它不再膨胀。猫娘看着发黑了的昂已经缺血下体还不是很满意,用柔软的小手轻轻摩擦昂的龟头,猫娘的手法高超,昂根部控制不住(说明男人真的是会被精虫控制大脑的生物呢,笑),不一会时间昂的肉棒就开始一跳一跳「呵呵,这个姿势才正确,贱畜的贱根再向我们行礼呢!」猫娘这才满意的收手。不过由于仅仅的锁住了根部,还有先前普莉希拉的射精控制根部没办法发射。而这时候的昂也没有心思去考虑射精,看着自己已经发黑到极致的下体惊惧不已。生怕继续这样下去会彻底的坏死掉,只能集中精神,努力的控制自己的下体。不过收效甚微,好不容易在理智的控制下稍微降低了一点跳动的幅度却马上应为丝质的摩擦,肛门的快感,普莉希拉的味道又加速「点头」起来。

  「真好笑,渣豚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贱根了,噗,从现在起贱根不再属于你了,只是占时寄存在你这里,哪天普莉希拉大人不高兴就废了你这个小弟弟。」猫娘道连自己的下体都控制不了了嘛,那种挫败感和被支配的感觉真是最恶了。
  「勃起的贱根卡住了内裤,不完全的冷却下来都没办法脱下的内裤。因为各种刺激拼命要勃起的贱根,却因为根部被小洞完全的锁断不断的发黑点头,为了不让自己的贱根坏掉,贱畜要时刻控制自己的肉体让它尽量安份。肉体拼命的渴望射精,精神却要拼命的禁止勃起,哈哈哈,太妙了,只有普莉希拉大人才能想到这么完美的射精控制。」女仆长分析着「这还仅仅是普莉希拉大人交代的第一件女装呢,后面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精彩吧,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件女装吧!」女仆长有些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看来对于女装女仆长有着迷一样的执着。
              第六章(下)

  「姐姐,姐姐,长姐姐好像要坏掉了!」

  「妹妹,妹妹,贱畜好像会被玩坏掉!」

  双子女仆一唱一和像双簧一样。

  「接下来是胸罩吧,就是这件了,粉色蕾丝胸罩!」女仆长一脸兴奋的取出一件粉色蕾丝胸罩。款式和内裤是一致的,同样的和内裤一样不仅仅是一般的胸罩那么简单,这是一个B罩杯的胸罩,胸罩的正中心奶头的位置却有一个小小的开孔。

  「兽娘,准备好工具,现在给贱畜穿上胸罩~ 」

  只见兽娘取出两个钩针,朝着昂走了过去,还带着一脸的坏笑。看着一脸笑意的兽娘接近自己,虽然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也只能被迫的接受被摆布的命运,想通了除了取悦以外没有更好方法的昂变得顺从了许多。

  兽娘悠悠的走到了昂的面前,先是轻轻的抚摸奶头,然后还用舌头轻舔玩弄,牙齿微微用力的咬着。昂感到很舒服,乳头自然的勃起,也放下了刚刚的紧张,就在这个时候。

  「刺」兽娘抬起头来,使用钩针迅速的穿过昂的奶头。穿刺的疼痛将昂从天堂代入到了地狱。

  「嘿嘿,好了,长姐姐,第一步已成功执行。」

  第一步………这仅仅是第一步吗?普莉希拉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如果从旁观的角度确实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不过作为亲身体验的昂来说就另当别论了。

  女仆长点头对兽娘的工作表示认同,将胸罩对准昂的胸部,穿透了昂乳头的钩针则是穿过胸罩中间的小孔穿出。然后将绕道后背的胸罩扣子给扣上了。
  「第二步完成~ 」女仆长道「诶黑,该进行第三步了,让我来让我来」猫娘这样元气的声音,却让昂内心一颤,似乎已经意识到重头戏将要到来了。

  猫娘双手抓住了从胸罩中伸出的钩针,开始用力的往外拉,昂的乳头被拉扯着不断变长,疼痛感和刺激感也在不断的加重,昂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起来。下体也要更加膨胀,却被嘞的生疼。昂心里叫苦,顾不得感受乳头的疼痛和快感全力集中注意力控制下身。

  B罩杯和昂的乳头的间距不小,差不多是昂的乳头能够承受拉伸的极限。好在猫娘对力道的控制很微妙,并没有发生扯断奶头这种悲剧的事情。昂的乳头总算是平安的伸出到了胸罩所开的小洞上。

  「第三步完成,诚心的感谢我吧,没有把你这贱畜的乳头扯坏掉这份大恩大德你可要记好了,如果扯断再重新穿孔的话奶头可能就会被插的稀巴烂哦。」
  「好~ 好~ 第四步又到兽娘出场啦。」话毕兽娘取出了两个带铃铛的乳环,细心的穿过钩针穿过的孔洞,最后闭合乳环。完成两个乳头的乳环穿孔并且顶出钩针这样的精细活兽娘的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总算是大功告成啦~ 辛苦啦,特别是兽娘」女仆长用女仆装的袖子擦了擦兽娘的额头。

  「嘿嘿~ 」兽娘一脸享受的听着女仆长的夸奖。

  女仆长又摸摸了猫娘的头然后转过身来看着不断扭捏着的昂微微颤抖的身体带动胸前乳环上的铃铛叮叮作响。

  「真是太美妙了,拉扯到极限以后的乳头被乳环卡在了胸罩开孔的外面,没法缩回去,随时保持这这种发情的姿态,却只能扭捏着身体发出悦耳的铃声来取悦主人们,真是可悲的贱畜啊。被各种羞辱,贱根好像又要变大喽,好好控制哦,坏掉的话我们可不负责!那么看看接下来什么吧」

                第七章

  「内衣已经着装完毕,感觉如何啊,贱畜」猫娘挑逗的勾起昂的下巴「嘿嘿,姐姐真是明知故问啊,贱畜的身体明明很兴奋的活跃着嘛,肯定是十分享受普莉希拉大人设计的这套粉红色蕾丝内衣啦。那么接下来是这一件啦」

  兽娘和猫娘自顾自的说着,然后兽娘拿出了一件特殊处理过的女仆装。
  昂尽管想要反驳兽娘的观点,但是依旧带着口塞(女仆们洗澡完毕以后,套在昂的头上的内裤的水分也蒸干了不少,已经不至于威胁到昂的生命,于是又被戴上了口塞)完全无法做到有效的反驳,而且就算是反驳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吧!
  目光回到兽娘手里的特殊女仆装上。这套女仆装和猫娘他们的款式基本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地方在于颜色和一些小细节,颜色采用的则是和内衣一样的粉色并且加了不少的蕾丝和花边。稍加观察就会发现,女仆装在胸部的位置有较大的开孔,而下摆则是十分的短,和超级迷你短裙下摆差不多。总结一句话来说是一件对女孩子来说增添魅力,对男孩子来说尽显骚气的女仆装。

  「好啦,开始着装。」在猫娘和兽娘高超的手法下,很快替昂换上了这件骚气十足的粉红色蕾丝女仆装。胸部的开口,直接露出了昂的粉色胸罩还有夺人眼球的乳环铃铛,而下摆非常的短,昂时刻勃起的下体还撩起了裙子的一角,像极了主动诱惑他人的妓女。而后猫娘和兽娘又给昂戴上了粉色的女仆头饰以及穿上了粉色松糕鞋。

  「接下来是这个,贱畜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少的装备—项圈」女仆装拿出项圈,和之前项圈不一样,这次的项圈也是粉红色的,而且在正前方上还有一个心型的锁,花俏的很。女仆长利索的给昂带上了项圈,然后用嫖客打量妓女的眼观不断上下的扫视着昂。

  「兽娘,取掉贱畜的口塞吧!」

  「好的长姐姐!~ 」兽娘拿下了口塞,但是由于长时间的佩戴,昂嘴巴一直处于张开的状态,肌肉有些僵直了,只能缓缓的合嘴。

  「啪啪」女仆长毫不留情的扇了两个耳光过来「好心帮你一把,合个嘴巴也墨迹这么久,这样好点了吧!」

  尽管巴掌十分的疼不过确实好了很多,昂又咬了咬嘴,无奈的说道「确实好点了!额…那个谢谢女仆长大人」

  「啪啪」又是两个耳光,昂已经是一脸懵逼………已经考虑到如果没有用上敬语并且道谢的话会受到惩罚,但是这些都做了为什么还是挨打了。尽管内心已经顺从一些,但是还是感到很委屈,不自觉的有些泪眼汪汪,难道穿上女装后变得更女性化了!!?

  「很委屈嘛?连自己哪里错了都不知道嘛?真是该打」女仆长又是毫不讲理的两个耳光伺候,昂的脸上都红肿了起来。

  「真是蠢的可以呢,看看你现在的这一身装束,既然身穿女仆长就要执行女仆的基本礼仪吧,看来比起做一个女仆贱畜果然还是更适合当一条狗。」女仆长讽刺的说道。

  昂又是羞辱又是愤怒,但是还是乖乖的,用收捏起了已经非常短的女仆装裙摆,并且行了个女仆的屈膝礼。跳动的下体骚粉色的内裤也完全裸露了出来,小弟弟似乎也是在行礼。同时下蹲的动作也似的乳环上的两个铃铛叮叮作响。
  「我知道错了……谢谢女仆长大人的提醒!」昂只能用卑微的口气弱气的道歉。

  「啊,好痛」女仆长非常暴力的直接用手提着昂的耳朵,生生的把屈膝行礼的昂拉到站立起来。

  「真是学不乖,你刚刚自称什么来着!!真是大胆,你有资格称我吗?以后你就自称贱婢知道嘛?当然做狗的时候就自称贱狗,听到没。」

  耳朵被拉得生疼,昂的眼泪都快撤出来了,心里暗道女仆长真是暴力至极,可嘴上却是只能唯唯诺诺。

  再次屈辱的行了个屈膝了

  「女仆长大人……贱…贱婢知道错了」………

  一阵沉默后,三女仆都捂着嘴笑了。其实作为女仆根本没有贱婢这样的自称,她们不过是要更加的羞辱昂而使他屈服,这也是普莉希拉大人交代的任务。
  「嗯,起来吧,以后都要这样知道吗?」女仆长收起笑容故作威严的说道,而兽娘和猫娘还在一旁掩嘴偷笑。

  想女仆一样的行礼和那羞辱的自称让昂的脸上羞红了一片…这样一看上去似乎更加的娘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也完成了普莉希拉大人交代的任务了,现在就回去复命吧」女仆长对猫娘和兽娘说道,于是拉着骚女仆昂离开浴室,而浴室还回荡这叮叮的铃铛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