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在密封的小房间里面,刺眼的灯光突然照射在五河士道的脸上,让在黑暗无光的紧闭室内待了2天的士道难受不已,在充满金属感的房间里面,士道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特殊黑色金属所构成的锁牢牢的锁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自从将所有精灵的灵力都封印后,五河士道的灵力彻底进入了不可控制的状态,3天前的体育课上突然再一次出现暴走,如果不是十香折纸她们拼死组织,也许整个城市都化为废墟也说不定,但是所造成的破坏和恐慌也影响导致自己被Ratatoskr强制拘束,无法被控制的却可以造成巨大破坏的力量是最可怕的了,也是最令人忌惮绝对无法容忍的存在,如果没法控制和利用,那么还不如直接破坏掉。

  本来Ratatoskr背后的实际决策者是打算将五河士道抹杀掉了,但是Ratatoskr的明面上的指挥官五河琴里极力表达出五河士道为了封印精灵所作出的贡献还有五河士道被抹杀后可能导致精灵们的暴走和反转,会引发出更加严重的灾害,综合考虑了令音的一个提议,五河士道的小命确实是保住了。
   ==========================================================

  [ 士道,能听到我说话吗?] 好不容易适应光线后的五河士道看到自己的妹妹,五河琴里穿着军装,无比严肃的注视着自己。

  [ 恩,怎么样了,琴里,其他人怎么样了?十香折纸她们没事吧……] 模糊的记忆里面,士道隐约想起自己灵力暴走的时候伤害到了阻止自己的精灵,但是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监禁在禁闭室里面了,看到自己的妹妹琴里不由的问起她们的状况。

  [ 在关心其她人之前先想一下自己的处境吧,士道,你现在很危险,身体内的灵力随时可能暴走,如果不是我和令音全力保护你,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尸体了] 琴里冷冷的说道,柔软的小手抓住士道的头发,之后像是发泄一般,全力的把士道的头狠狠撞击在桌角,剧烈的痛疼让士道闷哼一声,眼冒金星,差点晕了过去。

  [ 现在士道你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在这个紧闭室内度过剩余的一辈子,再也没法和大家见面] 琴里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充满科技感的黑色项圈,项圈上面的几个指示灯在闪烁着。

  [ 另一个就是戴上这个项圈,成为精灵们的奴隶,让她们来监视你并且在要暴走的时候可以及时控制,那么你就可以离开这里] [ 选择吧,士道!是永远的被监禁在这里还是成为精灵们的奴隶回归日常?] 如果只是被监视的话,这倒不是太大的问题。

  士道没有想的那么复杂,毕竟自己的灵力暴走的确是一个隐患,被别人监视并且随时控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奴隶这个词怎么觉得那么奇怪,难道会被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算了,十香折纸她们都是善良的少女,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 好吧,琴里,我选择出去,把项圈给我带上吧。] [ 再问你一次,五河士
道,你是自愿带上项圈并且自愿成为精灵们的奴隶吗?] 琴里把项圈放在士道的头上,严肃的宣告着。

  [ 自愿的,我自愿带上项圈并且成为精灵的奴隶,快点啦,琴里,让我出去,我要去看望……] 没等士道说完,项圈突然就套在了士道的脖子上并且自动收缩,紧紧的贴在上面「滋滋滋」,急剧的电流瞬间从项圈扩散开来,全身上下都被强大的电路麻痹了,想要挣脱但是意识正在五河士道的脑海中消散……士道倒下后最后一眼看到的是琴里脸上浮现出痛心的哀伤表情还有弱不可闻的声音……
  [ 对不起,士道………为了救你,只能这样子做了……无论如何,你总是可以活下去而不是被处理掉,不是吗?……士道………对不起……]

                第二章

  怎么回事啊,这到底……

  刚才突然袭来的电流中失去知觉的士道慢慢醒了过来,虽然有炎之精灵的力量可以保证不死但是全身发麻的疼痛真的是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艰难的睁开眼睛,坐在椅子上的士道发现自己不在之前的禁闭室内了反而在更宽敞的地下室内。

  不过身上凉飕飕的感觉让士道更加感觉到处境的不妙,因为此时的他全身赤裸裸的坐在地上,被一道灼热的目光盯着冷汗直流。

  [ 哦,醒来了吗?士道君?] 抬起头来,看到精灵时崎狂三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金色的眼眸里面充满着轻蔑和迫不及待的渴望。

  狂三后陪同的令音淡淡的说道。

  【既然士道君决心成为精灵的奴隶,那么奴隶养成的第一步开始把,首先是要正确认知自己奴隶的身份,学习一些基本礼仪】[ 首先是,士道君,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人了,而是精灵的奴隶,除非是主人特别要求的不然在主人面前奴隶只能趴着或者跪着,来,做一下士道君~]狂三勾了勾食指,带有挑逗语气的示意士道趴下。

  士道当然无法理解了,莫名其妙愣住了。

  但是不理解没关系,脖子上的项圈又自动迸发出强大的电流,「滋滋滋」声伴随着士道的惨叫声,疼痛瞬间扩散到全身,身体麻木没法控制,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狂三黑色的长靴狠狠的踩踏在士道的头上,使劲的转碾让士道的脸颊不断的和地面亲密摩擦,愉悦的看着士道此时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

  [ 哦~ 士道君似乎还没有了解状况,如今你只是我的奴隶,奴隶麻烦好好的摆正自己奴隶的身份,之所以还可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就是供我玩弄,千万别搞错了,因为我的原因。

  哦,士道君可不要搞错了] 脖子上项圈传导的电流并没有停息反而越来越强,士道觉得全身上下都被无数的针穿刺着,恨不得下一刻就死去,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越来越强烈的痛疼终于突破了士道的容忍极限,意识再一次的要消散。

  [ 士道,你是精灵的奴隶哦,必须无条件满足精灵们的一切要求并且想办法供她们开心,你的存在意义就是这样………

  耳边响起了令音的低语,不断的被重复着,重复着,此时士道脑海中一片空白…这句话被不断的重复着……

  [ 我……只是精灵的奴隶…存在意义就是供她们玩弄……] 蠕动嘴唇,双眼无神的士道断断续续的喊出这句话……

  那刹那,电流停止了,士道体内的炎之精灵的力量也快速修复者体内的创伤,没几分钟就把士道的身体恢复如初了。

  [ 明白了吗?士道君,那么再来一次吧,士道君,像狗一样的趴在我的靴子上] 狂三抬起性感的腿从士道的头上放开,像是训宠物一样的语气说道。
  士道无点了点头,无神的爬了起来,爬了几步,头颅趴在狂三的靴子上。
  【这样子行了吗?…狂三】换来的是迎面扑来的几记重脚,又将士道踢的懵了。

  [ 狂三是你叫的吗?直呼主人的名字可是很失礼的哦~ 叫主人] [ 主人……
…] [ 再叫一遍,要叫的充满虔诚……] [ 主人~ 狂三主人!] 士道有些觉得羞
耻的说道……

  [ 好孩子,士道君,那么恭喜你了,很高兴你可以摆正自己的身份,最基本的礼仪你已经学会了,可以正式放你出去了] 狂三俯下身子,纤纤玉手拍了几下好像拍宠物狗一样,赞扬的说道。

  转身走到门口,打开地下室的门,穿射过来的光亮还有熟悉的身影涌现在士道面前………

  [ 大家,看起来这个赌是我赢了~ 士道君被我驯服了哦] 狂三微笑着看着其
余目瞪口呆或者是面红耳赤的其她精灵,脸上的得意之色一览无遗。

  [ 别开玩笑了,士道君只是单纯的屈服你的暴力之下而已,他根本就是不服的] 十香涨红着脸不满的喊道,[ 士道他根本没有发自内心的被驯服,离开了暴力你的成果毫无意义]

  折纸淡淡的指出关键

  [ 驳回,MISS狂三的方式有问题,无效] [ 没错,这样子的方式驯服达
令,我也不会承认了] [ 士道桑………没事吧………这样子做太残忍了………]
  夕弦美九四系乃也出言反对道

  [ 无所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狂三轻轻一笑,并不在意,或者说早已经料到这个结果了。

  [ 那么交给你们分别去弄吧,轮流驯养士道君,让他来选择谁来做主人成为终身的玩物咯,我先失礼告辞了] 狂三离开后,其她精灵们的目光全部盯着趴在地上的士道,士道也被目光盯着冷汗直流。

  [ 那个……十香你们……刚才的你们都] ……] 士道正尴尬的问点什么,突
然被十香她们打断了。

  [ 选择吧,士道] 十香很认真的表情。

  [ 士道君的选择是?] 折纸凝重的看着士道。

  [ 最想被我们中的哪一个] 耶俱矢兴致十足。

  [ 带回去调教……] 说这句话的时候美九已经掩盖不了内心的渴望了,口水都留下来了。

  [ 啊…………?!!!] 士道惊诧而又绝望的喊声再一次在地下室想起,知道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