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这是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的同人,但是同样符合猎奇重口的主题,简单普及一下老婆的剧情:杨辰是男主角,杨若溪是女主,女主和雅典娜有些渊源,类似杨若溪是雅典娜转世的情况,但是雅典娜有自己的目的,劫走了杨若溪,而杨若溪也多少清楚了和雅典娜的关系,下面就是承接上面的剧情的。(蓝蓝是雅典娜曾经转世为一个女人时和杨辰生的孩子,后来因为杨若溪有雅典娜的气息认她做母亲了)另外我是新手,排版或者犯什么错请原谅。
***********************************
  被掌握空间之力的主神雅典娜俘虏,杨若溪已经做好再也看不到杨辰的准备,心中有了不怕一切的决心后,注意力从眼前的纠结移开,便感觉到之前忽视已久的饥饿,视线一扫,拿起先前完全顾及不上的的囚徒饭菜,优雅地吃了起来。
  然而一口咽下便感到不对,食物从喉咙滑下却根本没吃进肚子里,反而是,反而是出现在……下体那里,一时间傻在那里的若溪陷入了当机状态思考不能,完全没注意雅典娜的到来。

  「发现了吗,我作为掌控空间之神,将食道和阴道的空间置换是很简单的,如何,我的若溪女神。」雅典娜轻移莲步,款款而来,宛如仙女缺讲着像是地狱的恶魔一般的话语。

  「呵——呵,你以为这很高明吗。大不了我绝食而死,反而你堂堂西方主神,甚至是神中之王,做这等污秽的事,我只为你感到羞耻,更为自己和你的关系而觉得是一种侮辱。」若溪冰冷的声音犹如冰块掷地有声。

  雅典娜的脸上看不见任何动容,一如一开始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

  「要是那么简单自然难不倒我们视死如归的杨大小姐,但是难倒我们的小朋友蓝蓝恐怕是绰绰有余了。」说着手一挥,泪眼婆娑的蓝蓝便出现在若溪眼前。
  「蓝蓝的食道链接的是你的子宫口,你的嘴链接的你的阴道口,不想蓝蓝饿死,你就动用你那运营整个跨国公司的聪明才智吧。哈……哈……」

  「对了,忘了提醒你,这里是一个生物进化实验室,为了不让这里的一些死囚实验犯侵犯我们的天选之女,我特地用空间魔法封闭了你的外阴,谢谢就不用说了。那么,再见。」

  若溪在雅典娜消失的时候便想也不想的冲向蓝蓝,抱起瑟瑟发抖的孩子,青的发白的脸颊,可怜的蓝蓝已经不知道被饿了有多久。「妈妈,妈妈」的叫的很无力,「妈妈,为什么我刚刚吃了那么多东西还吃不饱啊。」

  当然了,若溪想,你吃的东西都被那个女人不知弄到哪去了,不过如今真要我……

  「妈妈,我好饿,我感觉我要饿死了。」蓝蓝的声音透漏着一丝死气。
  「」妈妈不会让蓝蓝饿死的,妈妈不会让蓝蓝饿死的!蓝蓝在这等着,妈妈去找人变魔术把蓝蓝的肚子吃饱饱的好不好。「说着红着脸头也不回的端起饭菜就向房间的阴影处走去,刚刚还疼爱的女儿仿佛变成了,熊熊的烈火,离的越远越好。

  没有办法了,天大地大,蓝蓝的生命最大,就算出去杨辰也说不出什么。没错,什么也顾不得了,说着,便一口一口的咀嚼咽下沉重的饭菜。

  感受渐渐撑满的穴内,一股羞辱满溢于脸上,直烧的若溪快冒烟了,这,这和自己往自己下体塞东西有什么区别。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见杨辰。

  好像过来一个世纪那么久,好不容易塞完那些,若溪一瘸一拐地跑向蓝蓝。
  「好点没,还饿吗」

  「饿,妈妈。呜……」哭泣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这,难道,若溪想起来了,蓝蓝的胃连着不是我的那里,而是更里面的……,可是要怎么才能……,若溪站起身,向外走去,需要找一个什么条状的东西把食物进……去。

  下体塞满东西走路,难免会有感觉,自己竟然流出了体液,要不是嘴里从深处反上来的咸咸的体液,若溪是断然不会承认的,而现在,她也只是安慰自己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是个女人都有的正常反应,就像是眼睛进了沙子难免会流泪一样。这……只是那里的不适……引起的罢了,眼前这像古代监狱一样的地方,很暗很臭,偶尔能看到一些样子依稀是人类的实验品甚至干脆就只有一些白骨,而活着的有些根本就没有理智,刚刚就有一个肉团看到若溪疯狂嘶吼竟然把自己的下体撕断了还不自知。难以理解他遭遇过什么,恐怕都是神族不知名目的的实验的牺牲品。

  空间不大,很快就都走到头了,其他地方都被封死了,然而没有什么可以用的器具,除了……除了那节断了的……我……

  走回蓝蓝身边,小丫头已经快饿昏了,离死不远了。「该不会这也是那个女人计算好的吧,不够多的饭菜,还有那块肉……我……我不管了。」

  从栅栏间隙拿到那坨已经半软的阳具,若溪紧闭双眼往喉咙塞,随着手上的力量加大,下体立马传来强烈的充塞感觉,由饭菜构成的柱体又整体前进向更深处,慢慢的慢慢的逼近了柔软的子宫口,闭塞的小口没有意识到有一根又大又粗的「棍子」向自己示威,仍然安然在那里呆着。

  而双手用力的一下,子宫口毫无准备的就被反向捅开,长驱直入的饭菜消失在子宫的那一边传到蓝蓝的胃里,憋着一口气,大半的饭菜都送达了目的地,勉强拽出肉阳具团,半软的肉团途径喉咙剧烈的摩擦着,若溪昏了过去,全然没注意到,淫水已经从口角留了一条长长的线,一直垂到地上,俨然成了一滩小水洼。
  朦胧地睁开双眼,对于混睡前的记忆模糊不已,入眼是一个极美的女人,那个女人风华绝代,但是她的容颜与自己一模一样,啊的一声,若溪想起了方才种种,恶心的反身吐了起来。

  『恭喜你过了第一个难关,但接下来的游戏更有趣哦,看到那个秤了吗,那一边是可爱的蓝蓝,蓝蓝身下是一个不断向上的电锯,如果要救蓝蓝,你要把天平的这边放上足够重的东西,当然,我们是老交情了我给你这边天平放了20倍的空间增幅。』『加油,啊,忘了说,别看你和天平那边隔着一面过不去的玻璃墙,但是,我早有帮你把你的子宫放到了那面哦,看到那个梨子状的东西了吗,那就是本应该在你肚子里的子宫呦,蓝蓝既然吃完东西了,我自然帮你解除了子宫口的设计,至于现在怎么放重物不用我教了吧,高材生。』『你这个变态,魔鬼!』颤抖的声线透漏着愤恨和恐惧。

  『冷静点,别破坏了你的形象,对了,总要给你点原料。』砰,一个响指。
  周围骤然出现了十几个男人。『最后一个提示,就算把他们睾丸榨干也是不够的呦!』不够的意思!若溪猛地暴起,一口咬向一个男人的手指,雅典娜一定没戏,我只要吃了这些男人的肉,一定够。这么想,然而,根本咬不动。

  「不脱离他们身体的东西是不会算数的,他们的身体我也保证坚不可摧,杂毛都掉不下一根。当然,你的也是,可别想不开自残。」

  若溪绝望地看着身影渐渐消失的雅典娜,泪眼婆娑。

  『老朽说句话吧,』一个老年男人说道:「我们也是被抓来的,身边不断有人被惨无人道的对待,死伤无数,而且这还是某种意义上幸运的,估计那个人是要羞辱你,如果要救那个女娃子,那个人,我猜……恐怕是要你……来喝我们的尿啊。『』啊!……『』不不不,我不是要害你,其实我们都是动不了的,来之前那个人就说了,我们不可以主动侵犯你,哎,你自己想吧。『老头子无奈闭上了眼睛。

  「……」

  若溪站起身来到老人身边,慢慢跪下来,『老爷子,我没有选择,蓝蓝我一定要救,我喝……』说着,一双小手开始解老人的腰带,老人则羞愧的涨红了老脸。

  老人穿的是病号服,很容易就能为其脱下衣服,探手摸到一团肉肠抓出,望着老皱的龟头,深紫色的病态一看即知,可能因为长时间没有洗澡,黄白相间的包皮垢四处都是,柔嫩的小手颤抖起来,半晌方才定住,将龟头上的尿道对准自己的樱桃小嘴,若溪任命似地闭上了眼睛。

  骚味刺激着精致的琼鼻,眉头紧锁等待着,突然,一股滚烫的水流直刺口腔,太急了,来不及咽了,「天平,蓝蓝……」

  若溪想也没想的探头含住了久经沧桑的龟头,龟头边的包皮垢随着尿液直冲进喉咙,冲过阴道,冲过子宫口,出现在另一边装有子宫的玻璃的箱子。

  若溪心里其实算过,所有人尿完能不能够重还不好说,所以这里绝对不能心存侥幸。

  污垢的味道虽然没有尝到,但是想必不少那东西都进去了吧,若溪木然地看了一眼闭目无所表示的老人,看到他的老红脸,和他那……他那已经高高勃起的阴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默默走向下一个人。

  『你好,事情就是这样,请你帮帮忙,另外,慢……慢点……慢点尿最好。』若溪的双眼根本不敢向上看。

  『我,我。对不起,我硬了,尿不出来的。』男子尴尬的说。

  若溪转头看了看玻璃墙对面。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蓝蓝身下的电锯一直在旋转着慢慢靠近,不能拖。

  『软了就行是吧。』说着一双柔胰便将肮脏的肉棒套弄起来,然而,尽管若溪努力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动静。『你能不能快点……』抱怨之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我控制不了,你试试,试试口……」男子喏喏道。

  若溪愣了愣,檀口微张,将肉棒含弄起来。若溪对口交有点经验,曾经作为赔罪给杨辰做过,但那时都会先洗澡很干净,现在这刺鼻的味道确实是天差地别难以忍受,但又不得不卖力去做。

  男子哪受的了这么美的女子给自己口交,不一会儿便射了出去,轻松之时竟然看到胯下的女神居然就将自己射的脏东西悉数咽下,虽然明白事出有因,但真是心神飘然,顺势就失禁了,不是小便失禁,是大小便失禁。

  男子肚子不舒服很多天了,当下精神一松,肝门就像不是自己的似的。而且居然还是拉稀了,稀屎喷了若溪一身,若溪厌恶的躲开,忍不住将衣服立马脱下,仍了出去,眉头死锁。

  就在这时,灵光一闪,衣服!吃衣服不就,『喂,你们衣服快给我,我吃衣服就行了。』『哦呵呵,这是个bug ,感谢杨测试员的检测,我来修正一下』不知什么时候,雅典娜又出现了,或者说,她根本就没走,只是隐在哪里罢了。话音一落,在场除了她所有人的衣服都不见了。

  啊一声,若溪抱胸蹲下,羞红了脸。

  『游戏继续,你有时间害羞吗,哈哈。』高傲而又残忍的声音又渐行渐远。
  没错,没时间了。

  『各位,继……续……』然而,美丽的酮体展现出来,在场的所有男性都勃起了,这意味着……若溪眼角含泪咬着嘴唇走向了他们。

  淫乱的圣水活动后,所有人的膀胱都没有了存货。然而,还没有到安全线,黔驴技穷了,这根本就没希望,不是所有人都有尿的,有的人量也没那么多。怎么办,蓝蓝不能有事。

  男人们沉默了,他们都占了大便宜,没法说什么了,当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顿了好久,终于,若溪站了起来,其实,最一开始,她就猜到了,只是她真的不想承认,不想去思考。雅典娜最开始是想让自己吃屎啊!

  她步履蹒跚地走向之前拉稀的那个人,在男人们惊骇的目光中捡起了一块勉强算块状的屎,放进了嘴里,又站起来。

  『大家,我不多说了,为了救人我什么都不管了,在座的各位如果谁有……
  的话,请排出来……『男人们可能早就麻木了,竟也接受了,各自用力排泄着,而若溪就游走于屎尿中,将一块块一条条,大小不一,长短不同,味道也大相径庭的屎吃进嘴里,送进阴道,顶开子宫口,传到那边的子宫。

  臭味盈满了整个口腔,但若溪完全不敢慢下来,时间不够了,电锯快碰到蓝蓝了。

  只见天平一方的子宫慢慢涨了起来,若溪也有感觉,子宫被真真正正的填满了,索性通道是单方的,多余的屎从子宫下面溢了出来,不然子宫可能都会被屎所撑爆。

  这是难以名状的痛苦,精神上更是非人的折磨,要知道某些屎浆还好,如果是屎条,若溪是需要用银牙咬碎再咽的,到最后已经麻木的像在品尝美味一样,快速的吃着屎。

  可惜,都拉没了,还差一些,仍然足以致命的高度,这……

  『我这几天大便干燥,我其实应该有很多,但……对不起……』那个老人惭愧的说。

  若溪看了他一眼,思考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径直走过去,将老人屁股抬起,直接放在自己脸上,绝美的小嘴印向枯残的屁眼,灵巧的香舌不由分说的挖开菊花,进进出出,刺激老人的便意。

  「别这样,别……爽……啊……」老人呻吟着。

  若溪眼见半天都没动静,就坐起来,将头不断低下,绝世的身材,练的瑜伽都有了不俗的作用,若溪的嘴竟然亲到了自己的阴道,这是绝大部分人都做不到的,仔细看去,小嘴对准的是阴道上面的娇嫩小孔,尿道,微弱的声音告诉我们,尿道正在做它的工作,须臾,若溪抬起头,鼓着的嘴里盛着自己的尿,再次向老人的屁股探去。

  原来,若溪是想利用自己的尿液给老人灌肠,如此离谱的想法,若溪所谓的高材生真是一个讽刺了。一次灌肠还不够,若溪又从自己的膀胱采集了「原液」,不断来回五次,终于,随着一声屁响,大块大块的粪便喷向了毫无准备的若溪脸上,来不及哭叫,若溪已经抓起一块最大的屎条,向嘴里放去。

  ………………………………

  游戏结束,若溪被送进了一个浴室,她红着眼清洗自己的阴道,但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刚解封的时候甚至阴道如同是肛门一样,「拉」出了稀屎,止都止不住。而且归还的子宫的出口又连回了阴道,慢慢的一子宫的屎静静趟了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