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被公公猥亵

话说这该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事,当年我约莫12岁左右。

  我妈妈年轻时候人缘不错,90年代从国营厂出来到了贸易公司,之前厂里的朋友和闺蜜还都拿她当知心姐姐,有了什么憋屈的事都来找她倾诉排解。

  其中妈妈有一个好朋友,小了我妈好几岁,当年30岁不到,最多28岁左右的样子,印象中是一个脸蛋很漂亮、身材很好、皮肤很白嫩的大美女阿姨,我妈妈都让我直接叫她「漂亮阿姨」。

  据说她是我妈以前那个大型国营厂的厂花,是厂里的文员还是财务我已经忘却了,反正一直是厂里男性员工的YY物件,追她的人和给她介绍达官显贵家儿子的人也是排着队。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的真爱,一个家境也不算显赫的自己老同学。

  那个老同学是这个美女阿姨的的初恋也是唯一的恋人,是个事业单位的科员,公公是个退休的乡镇干部,婆婆很早就去世了。所以由此看出她是个追求爱情不靠脸吃饭的女人。

  记得这个美女阿姨姓王,所以下面就叫她王阿姨吧。

  那一年暑假,有段时间她常来我家找我妈妈聊天,我那时候是12岁,已经有了性观念,所以看到王阿姨那曼妙的身姿、高耸的胸部还有雪白修长的腿,以及走过身边时身上那淡淡的体香,总让我觉得很舒服,所以我是很盼望在家里看到王阿姨的。

  那时候我家还比较小,我的房间紧挨着客厅,有时候王阿姨和妈妈聊天,会刻意压低了声音怕我听到,但是越是这样就越让我好奇,事实上我只需要把耳朵贴着门就能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我就听到了让我咋舌的内容……原来表面上王阿姨婚后小日子过的不错,和老公感情恩爱,也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虽然公公和自己住在一起,但是因为婆婆早逝,所以也没婆媳之间的矛盾纷争。

  但是世上没有完美家庭,王阿姨因为长得太漂亮,自己公公又单身多年而且和自己朝夕相处,日子一长了,她就发现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她很不自在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她只是觉得公公经常看她的眼神不对,尤其是夏天她在家贪凉快(那时候只有卧室有空调,客厅和其他地方还都是蒸炉),穿的很少也很清凉,有时候洗完澡也懒得戴胸罩,就穿了体恤或背心加一条运动短裤。

  本来王阿姨觉得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公公眼睛就会在她身上肆意乱瞄,尤其是会偷偷盯着胸部和大腿看。

  而且因为那时候家里住的面积都小,所以很多地方都空间窄小,她每次穿的清凉的时候,公公都会有意无意地从她身边经过时故意蹭到她身上去,有时候会用胳膊肘蹭到她胸上,有时候则是手在她屁股或者腿上蹭过。

  有次大家在一起吃完饭,王阿姨穿的是短裤露着腿,公公坐在她身边,然后他的筷子掉在王阿姨脚边了,公公马上弯腰去捡筷子,但是脸蛋却顺势贴在了王阿姨的大腿上,这都让王阿姨有点不舒服。

  尤其是有一天王阿姨洗澡后穿着宽松开领的体恤衫,里面也没戴胸罩,然后王阿姨在家拖地的时候,没注意自己已经完全走光了,因为领子下垂,所以胸口一对丰满的大白兔全暴露在公公面前。

  开始她还没注意到这个,结果她公公马上藉口要和她说话,故意走在她面前盯着正在拖地的王阿姨的胸部看了好久,直到好一会儿后,王阿姨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大走光了,胸部的大白兔应该已经被公公看光光,而且很明显公公也有了生理反应,这就让她更加又羞又怒,但是后来她冷静后想想,自己可能在家也有不注意的地方,毕竟公公也是男人而且单身好久了,所以她以后就穿衣服不那么随便了。

  然后就是王阿姨在洗澡的时候,她公公也经常做些尴尬的事情。

  因为住在比较老式的公寓房里,所以卫生间的大门也是那种老式的木门,根本没有保险锁的,而且那门都很难完全关上,因为用的时间久了都有点变形了,所以大多数时候王阿姨在家用卫生间也就是把门虚掩一下。因此就发生过两次王阿姨在里面洗澡的时候,她公公没敲门就直接进了卫生间,那场面就尴尬到天上去了,王阿姨一丝不挂地站在浴池里,手里连个遮掩的毛巾都没有,迷人的玉体就被公公全看光,她公公倒还镇定,嘴上连说对不起,但是眼睛却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扫了几下才离开。

  此外还有几次王阿姨洗澡的时候浴室门没关实(那门不用力也没法关实),等於是虚掩着在洗澡,然后好几次她洗澡时候,偶尔眼睛瞟过浴室门口,都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所以王阿姨就很怀疑自己公公经常偷窥自己洗澡,而且的确自己有时候洗完澡后,就发现自己公公神态很不自然,有点紧张而且心跳也很快的样子,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她觉得基本也八九不离十,自己老公因为工作关系经常晚些到家,所以傍晚自己在家洗澡时候家里也只有公公在。

  后来在王阿姨的提议下,他老公换了浴室门,当然她没对自己老公说想换门的真实原因。

  此外王阿姨还说当年自己怀了宝宝后,公公对她就非常的「体贴照顾」,肚子大起来的时候,公公就对她说自己当年文革下放,是在农村卫生站做过赤脚医生的,所以凭着经验只要摸摸肚子,就能知道胎位正不正,甚至男孩还是女孩,现在听听这话都是瞎扯,但一开始王阿姨还真信了。

  於是她公公就经常堂而皇之地撩起她的衣裙,一双大手在她肚子上随意摸来摸去,甚至一直摸到她敏感的小腹下方,然后还直接把脸贴在她光光的肚皮上,说是听胎心。

  后来王阿姨就觉得不对了,感觉自己公公又是有意在吃自己豆腐,所以就找了藉口不让他摸肚子听胎音了。

  后来生了宝宝后,主要时间都是王阿姨和自己公公在家,每次在家奶孩子的时候,她公公也总不回避,老是凑上来看着她奶,藉口是看孩子,其实是看她的大白奶。王阿姨是个善良的人,她开始觉得自己公公可能是农村人,在农村对喂奶这种事就毫无避讳的,所以也不大好去说他,就随他看了。

  但他公公每次看她奶孩子都看得特别来劲,眼睛盯着奶死死的看,有时候居然还拿手去逗正在喝奶的娃,然后装作不是成心地直接把手蹭在了王阿姨的奶子上……

  这些事就让从小养尊处优的王阿姨倍感恶心,关键是这种打着亲情旗号的吃豆腐,往往还让她不知道怎么拒绝。

  因为长期间,王阿姨对这种若有若无的骚扰都是处於忍让态度,所以后来她公公对她开始蹬鼻子上脸起来。

  有段时间王阿姨比较疲劳,喜欢在社区的一个按摩店按摩脚,被她公公知道了,硬说自己当年做赤脚医生的时候就精通按摩,这种事就该直接找他,还能省钱。

  王阿姨被他说的实在没办法,觉得生硬拒绝也不行,只好让公公试一次,所以那天晚上她洗完澡后,她老公还没回家,她穿着运动短裤露着双腿坐在沙发上,就被公公把她的嫩脚丫捧到了手里肆意的揉捏,摸够了脚又说腿也要按摩,说看你脚丫子冰凉,又说整天坐着容易筋脉曲张啥的,然后又借机揉捏王阿姨的小腿,摸着摸着手就往上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摸来摸去……这种侵犯性动作,就让王阿姨很恼火了,所以她就说自己不舒服,然后就回房了。

  然后还有一次是去公公的农村老家喝喜酒,是王阿姨老公的堂弟结婚,那天她老公和她公公都喝的有点多了,她自己也喝的晕乎乎的,晚上她老公被乡下几个堂兄弟拖着去闹新房和打麻将,她和她公公被塞上一辆桑塔纳送回亲戚家先休息,然后在那车里,她公公就随着车子颠簸,人就似乎有点要睡过去了,头就靠在了她肩膀上,手也放在了她大腿上(她穿的短裙)。

  不过她感觉到公公是装醉,因为放在她大腿上的手还不停摸来摸去,於是王阿姨就有点恼了,就轻轻推了她公公几下,但是她公公却顺势趴在了她的大腿上,头和脸直接枕着她的大白腿就打起了鼾声,胡子把自己的大腿紮的生疼,弄得她羞愤不已哭笑不得,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随他去了,结果她公公就伏在她的香腿上睡了一路,期间她似乎还感觉到公公还不停地偷偷亲吻自己的大腿,手也顺势抱着她的大腿,跟抱着枕头似的。

  这些事都让王阿姨烦恼不已,而且就在她找我妈妈诉苦的前一天,还在公公房间里整理书桌时候看到公公居然还偷偷看成人杂志,里面有一章是写关於公公睡了儿媳的黄色小文居然还被公公折了个角,看来是经常在看的。

  这就促使了王阿姨跑到我妈这来诉苦了,所有的迹象表明自己的公公,一直在YY着自己,这让她生活很不自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