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诱我喝死药】(06-07)【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字数:43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娘子诱我喝死药6  我感到兴奋异常,对金莲说:「娘子,我,我挺进去了。」  金莲头也不看我,只是点点头,轻声说:「那,那你动吧。」  我把鸡巴拨出来一点,然后又捅了进去,我只感觉鸡巴的四周被滑滑的嫩肉包裹,舒服无比。  「娘子,我们做爱了,我们圆房了,我好开心啊。」  我一边捅一边对金莲说。  金莲「哦,哦」叫了两声。  我如同受到鼓励,於是又用力捅了几下,哎呀,不好。  我只感到一股闪电从鸡巴射出,我的头脑一晕,双眼模糊,瘫倒在金莲的身上。  我射了。  金莲转头看着我,然后有些不解地问道:「相公,你,你,可就射了?」  「我,我,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当我的鸡巴金莲的逼里面滑出来,我无力的仰躺在床上,喘着大气。  金莲撇着嘴,把自己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盖盖,然后拉过被子就睡了。  我自己真没有想到,这么美的娘子,操起来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  射后的自己心里有些懊悔,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有用了。  不知金莲睡着没有,反正我躺在床上是没有睡着。  东想西想。  我听人家说,新媳妇上门,第一晚上,要见红。  我咋没有见到呢?想到这里,我慢慢起身,掀起被子的一角,看了看床单,没有红血染在床单上。  我这一举动,惊醒了金莲,她转头对我说:「大晚上的,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裂嘴一笑说:「娘子,我听人们说新媳妇上门,第一天圆房,都会见红。我也想看看。」  我本想着,金莲一定会害羞一笑,然后和我一起找。  没有想到,她听到我这样说之后,脸马上就沈下来了。  我顿感到不妙,金莲把身子背了过去。  我,我难道说错了什么吗?於是我跪到金莲身后说:「娘子,你,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金莲没有理我,而是摸了摸眼睛。  我又问:「娘子,你眼睛怎么了?」  金莲开始抽泣起来。  啊?她,她哭了?我顿时慌了,连忙伸手去拽她的裙子,问:「娘子,你怎么哭了?」  金莲使用甩开我的手,转脸对我说:「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有没有」  我的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金莲又问:「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我只是好奇,问下而己。」  金莲不依道:「你怪我没有见红,你嫌弃我不是处女?」  我连忙摆手说:「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啊。」  金连把被子一踢,对我说:「我不是处女,我没有了贞洁,你说怎么办吧?你已经娶了我,如果你觉得亏了,你现在就写份休书给我,我现在就去清河自尽,你满意了吧。」  我哪受得了这样,我看到这个场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於是就跪在床上,朝着金莲就是磕头,我说:「不,不,不,我没有嫌弃你,我真没有嫌弃你,我不会写休书,我不让你去死。」  金莲说:「你不是喜欢处女吗?」  我说:「没有没有,我只喜欢你,娘子,我不能没有你,没了你,我也活不下去了。娘子你相信我。」  「哼!」  金莲又背过头不理我。  我就这样跪在地上,像个罪人一样,对金莲说:「娘子,我武大,相貌丑陋,身材矮小,这一世,能娶娘子这么美的女人,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份。我哪敢嫌弃你啊,娘子你不嫌弃我,我已经是对苍天感恩戴德了,娘子,你消消气。我胡说,是我胡说,惹恼了娘子,我自己打自己。」  於是我伸左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又伸右手给自己一个耳光。  边打,我边骂道:「我该死,我不是人,我乱说话。」  金莲一拉手拉住了我的胳膊,制止我自己打自己,斥道:「你干什么?」  我裂嘴笑道:「我怕娘子生气。」  金莲把手一甩说:「好啦,没人生你的气。」  我听她这样说,心里欢喜无比,我说:「真的,娘子真的不生气?」  「不生了!」  金莲说。  我也开心地说:「不生好,不生好啊。」  「哎!」  金莲又叹了口气。  我问道:「娘子,为何又叹气啊。」  金莲说:「相公,我既嫁给了你,也不能总瞒着你,有些事情,我不敢给你讲,但我又不想让你觉得我有事在瞒你,我好矛盾啊。」  我说:「没有,没有,娘子,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我绝对没有意见。」  金莲又叹了口气说:「相公,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你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我不在乎。」  金莲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失的处女身的吗?」  我摇头说:「娘子不说,我就不问。只要娘子不生气。」  金莲咬了咬嘴唇说:「我应该告诉你。」  原来金莲的父母死得早,金莲的族人把她买到张府为婢。  由於金莲长得清秀,张府的少爷早就看上了金莲,金莲见张府的少爷长得俊俏,於是两人就相好了。  有一天晚上,张府的夫人命金莲拿到水果到少爷的书房。  金莲推开房门之后,看到少爷一把把她抱到了怀里。  两人闹在一块。  少爷说:「想死我了,我的金莲。」  金莲捶打着少爷:「少爷你坏死了,你见谁都抱,要是别的奴婢来了,你可抱了别人。」  少爷笑道:「哪能呢?我早从就窗子上看到你过来了。」  两人又亲又搂,如胶似漆。             娘子诱我喝死药7  在亲吻间,少爷把手伸进金莲的衣裙里面。  金莲一边承受着少爷的舌头攻势,一边伸手抓住少爷的魔手,金莲嘴里叫道:「不要。」  少爷把舌头从金莲嘴里抽出来说:「金莲,从了我,我将来就娶你,让你当少奶奶,以后谁还敢看你不起?」  金莲听少爷这么说,阻挡的手的力度顿时少不了少。  少爷趁机把魔手伸进金莲的裤腰上,把金莲的裤子全都扒了下来。  金莲分开自己娇嫩白皙的大腿,把自己的肥美靓丽的阴户展显到少爷的面前。  被少爷一番舔吸之后,少爷就把自己巨大的阳具一点点插进了金莲的小穴里。  痛,女人第一次总是很痛。  当少爷把自己的阳具都都插进去的时候。  金莲就像被人用刀子捅了一般,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金莲一边流着泪一边对少爷说:「少爷,如今奴婢把身子都给了你,只盼你能说话算数。」  少爷得到这个艳丽的美人,魂早飞到了天上。  也不顾金莲死活,只顾用力的捅,把自己在青楼上狎玩妓女的劲都使上了。  金莲痛得差点晕过去了,但想到少爷说从了他就让她当少奶奶,於是觉得自己还是值得的。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从此以后,金莲就跟张家少爷日日在书房淫戏。  金莲也被少爷开发出来了。  金莲也有了自己的欲求。  每日不等少爷叫她,她自己在屋里已是寂寞难奈,淫水私流。  可是天公总是不作美。  一日金莲与少爷正在书房的床塌上玩耍。  两人正赤裸以对,阴阳相合,汗水淋漓,淫声浪语。  就在这时只听书房的门「嘣!」一声被人撞开了。  不待两人反应过来,只见张家老爷沖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仆人。  两人都还没有穿衣服。  少爷的鸡巴还泡在金莲春潮泛滥的小穴里。  少爷惊叫:「爹,你你,你怎么来了?」  张家的老爷咬着牙指着少爷说:「这个不肖子孙。老子让你在书房好好读书,明年秋天去参加乡试,你倒好,背着老子,在书房跟丫头干这种不耻之事,你你,你气死老子了。」  少爷一听吓得鸡巴都软了,马上从金莲的穴里溜了出来,慌忙找衣服穿。  金莲也连忙把被子往自己身上裹。  老爷对仆人说:「棍子拿过来。」  接过仆人递过的棍子,往少爷身上就打。  少爷一张穿着衣服,一边痛得从床上翻了下来。  叫道:「爹,你别打,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这事很快也传到了张府夫人耳朵里。  张府夫人是有个有名的母夜叉,听到这事还得了,叫几个下人把金莲抓住,狠狠地打了一回,赶到张家洗衣房洗衣去了,再也不准接近少爷半步。  金莲这事弄得张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了。  下人们都都耻笑金莲,麻雀还想攀高枝,死不要脸。  洗衣房都是老妈子,她天天嘲笑金莲,对金莲百般刁难。  有一次金莲一不小心打烂了碗,被掌房的老妈子看到了,老妈子指着金莲的鼻子说:「不长眼的狗东西,连点小事你都干不好,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勾引少爷当少奶奶,你那贱相还想当我们的小主。也不撒泡尿你自己?」  金莲有苦难言,只能在无人的深夜,独自哭泣。  有一天,张府的老爷来到了洗衣房。  洗衣房本是女人呆的地方,老爷没有理由来这种地方,他也从来不肖来这种地方。  可是他确实就来了。  他到了洗衣房之后,对周围的下人喝道:「你们这些奴才,都给老子滚出去。」  下人们听老爷这声怒吼,一个个都放下手中的活,出去了。  就在这时,老爷居然补了一句:「潘金莲留下。」  金莲一楞,只好应了一声留下了。  等到下人全都走了。  老爷一改往日的臭脾气,嘴一裂,居然笑了。  他对金莲说:「金莲,让你来洗衣房干活,真是委屈你了。」  金莲低头道:「不委屈,奴婢是下人,让奴婢去哪都一样。」  老爷又说:「金莲啊,夫人啊,这脾气不好,你不要太在意。让你来洗衣房全是夫人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我当时并不知情,否则老爷我绝不同意。」  金莲心想,老爷会这么好?就在这时,老爷突然靠近了金莲。  金莲打了一个冷颤,说:「老爷,你,你怎么了?」  老爷一把抱住金莲说:「金莲,你不能跟少爷在一起,少爷已经与王家订了亲,王家势大不允许少爷有别的女人,你跟少爷是不会有结果的。不如你跟了老爷我。老爷我一样不会亏待你。」  金莲哪能同意。  使劲挣开老爷的熊抱。  说:「老爷,你不要这样。」  老爷这个色鬼哪能放得了金莲,又重新马金莲抱住。  金莲挣紮着说:「老爷,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  老爷一听金莲说喊人,脸色大变,他伸一只手捂住金莲的嘴说:「你不要叫,老爷我告诉你,你今日是从了我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你要是不从老爷我,我就把你卖到妓院里。」  金莲一听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再挣紮。  老爷又说:「你要是从了我,老爷我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哪条路你自己选。」  金莲自知自己没有办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只得放弃反抗。  放任老爷把自己按倒在桌子上。  扒掉自己的裤子。  老家夥掏出自己的老鸟。  老家夥不傀是个逛窑子的高手,一把年纪,还老当益壮。  一番揉捏之后,把就老鸟插进了金莲的逼里面。  金莲的泪水马上就流出来了。  她被赶到洗衣房,少爷从来没有找过她。  少爷早就忘了她。  她现在没有自由,只能任人宰割。  老爷压在她的身上,发出「啊哧,啊哧」的声音。  金莲一边被干着,一边有种自报自弃的感觉。  慢慢的居然也有了些快感。  完事之后,老爷塞给金莲一绽银子。  自那以后老爷时常溜到洗衣房找金莲。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