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林浪】【中长篇 第一~三章】【作者:天?赐】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

字数:7900  妹们,这是一本都市科幻类小说,情节比较丰富,所以在我短暂的业余时间写作也比较紧张,可能更新不上很及时。但是我一定保证情节质量,给大家带来好的文章。  一个少年,不高的个头,不壮的体格,不帅的面孔。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续写了一部堪称世界巅峰的绚烂人生。他的出现,不知迷倒了多少万千,风情,迷乱女神。他的身边,总陪伴着形形色色的女人佳丽,当然,身边一个个彪悍的兄弟也使他俯瞰众生,震颤寰宇的资本。  他,就是林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亿万生灵的一员,传奇的一生,将从那一夜改写。  一个安静的夜晚,一个干瘦的人影,拖着一个单肩背包,萧瑟的走在漆黑空荡的小巷里,这里没有路灯,没有住家户,干涩的一条小路,几片被风吹落的梧桐叶子,就是小路的全部。偶尔吹过的风,带动树叶,发出沙沙的细响。  「真倒霉,哎!」林浪发出一声感叹,一是将近初秋的时节,这一次的学校月考,又一次的证明,他真不是学习的料子,手握着仅仅个位数的考试成绩单,林浪又再次的重重叹了一口长气。  一阵阴风吹过,林浪不觉紧了紧衣服领子,打了一个寒战。  就在他眯眼的这一霎那,一团漆黑的影子扑面而来,硬生生的撞进了他的印堂之中,林浪仰面倒下,昏迷了过去。  就在林浪昏的同一时间,神秘多彩的夜空,一道璀璨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焱,划过天际。  不久,一道黑色的人影,站到了林浪的跟前。「哎可惜了」黑影叹息道。说完就直接消散在空气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林浪慢慢的苏醒过来。之前的事情,虽然依稀存在脑海里,但是不知为何,林浪总觉到有一些断层。  「我怎么会晕倒呢?还是赶紧回家吧!」  林浪摇晃着脑袋,慢慢起身,拖着书包。一步三晃慢慢的往家里踱去。  在两栋高楼大厦的中间,一座低矮的小平房,正是林浪的家。  说来也怪,他家周围的房子都已经拆迁,新盖了高级的商品房,唯独他们家的小平房。迟迟接不到拆迁的通知,孤零零的平房,在周围高楼大厦之间苟延残喘着。  好似一群大高个儿,在嘲笑这个侏儒小兄弟。  林浪推开了家门,父母早已摆好了吃食,只是脸色有点阴沉。  「爸!妈!我回来了!…」  说完这一句,林浪直接往自己的房间里钻去。  「等等!……」  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止住了林浪的脚步。  嘴角一撇,慢慢的回过了身,看到了一脸阴云密布的父亲。  父亲并不魁梧的身体,站在林浪面前,是那样的高大挺拔。  林浪在父亲面前,犹如一只小鸡仔儿,把头都要塞到肚子里了。  「又去哪地方玩啦?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你妈都热了几次饭了?小兔崽子,我看你是记吃不记打。」  说着,就要抬手给林浪一巴掌。  「林,行了,孩子也不容易,上学累脑子,你再打他头那不就更毁了!」  林浪的妈妈,楚春月急忙拦在了,林浪面前,如老母鸡护崽子一般,把林浪挡在了身后,急忙的说。  「哎!都是你惯的,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看他长大之后怎么活?哼!……」  父亲,林问天,一挥手背到腰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身坐下。  这时林妈妈,转过身柔和的摸了摸林浪的脸颊。万分柔和的说:  「快去,洗手吃饭了,今天妈妈专门为你做得红烧肉。」  说完,转身去厨房端,不知温了几次的红烧肉去了。  不知为何,这短短的一幕,印在林浪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挥去。  林浪的心,也一阵阵揪心的疼痛。  别看父母的名字很像大家庭的人,其实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工人。  父亲在一家不大的炼钢厂里工作,是一个师傅,带徒弟,勤勤恳恳的一辈子,也没有啥大作为,当过最大的官,是个小组长,还是因为厂里的组长还没分配下来,让他暂时代理的。  母亲是一家纺织厂的纺织女工,也是操劳了一辈子,仅仅算一个经验老道的老工人。  父母现如今的工厂都进入了面临破产的不利局面,因为父母只是有老旧的技术和经验,现如今科技发展所制造出来的机器,父母这将近文盲的俩人,在厂里是越来越得不到重视。  这不,母亲的工厂领导,就找到了母亲,希望可以签署一份买断合同。说白了,就是给你点钱,让你走人回家!  就在林浪想的出神的时候,父亲的声音有传到了林浪的耳朵里。  「臭小子,你在那里愣什么神?还不赶紧洗手吃饭。非让老子揍你几下,才长记性是吧?」  老林一瞪眼,林浪打了个哆嗦,赶紧回身放下书包,直奔厕所洗手,帮着老妈摆弄晚饭。  一顿晚饭,在默默不闻窗外声中度过。  吃完晚饭,林妈洗涮碗筷,老林在看着新闻,林浪瞅准机会刚要抬脚往自己房间走去的时候。老林有开口了。  「臭小子,今天是你们学校考试成绩单下发的日子吧?拿来吧!」  说着伸出一只手,讨要林浪的成绩单。  「点真背,这老家伙怎么这么好的记性,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发放成绩单。他居然门清。我靠!真神了!」  林浪一阵瞎嘀咕!  「干什么呢?跟你说话呢,成绩单呢?」  「这个……那个……啊!」  「赶紧的,别这那的,快拿出来又不是第一次了。」  「今天发成绩单的老师,请了病假。还没发下来呢!过几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林浪暗暗窃喜自己的急智。表面上却如一滩死水般的平静。  「恩?怎么这么巧?哪天不请,偏偏在今天请假。小子,骗老子的话,小心打断你的狗腿。」  「那你的不是老狗腿。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林浪嘴里乱嘟囔着。  「什么?小崽子,看来今天不揍你,你是不知道林王爷有几只眼睛。」说着就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顺势就要打。  说时迟那时快,林浪见事不妙,撒丫子就往屋里钻。  「彭……」房门就重重的关上了,整间房子都颤巍巍的样子,嗡嗡的响起来。  「兔崽子,你要把房子拆了啊。」老林抄起桌子旁边的笤帚疙瘩,就要往老林的房间冲去。  林妈一把攥住老林的胳膊,把老林给拽了回来。  「呀呀你用这么大劲干什么。」  老林稳住身子不满的说道。  「整天和儿子乱侃,你这么大的人了,咋就不长进呢!」  「谁和他侃了。我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看看他老子也是有脾气的。」老林瓮声瓮气的说。  「吆!张出息了,我就看看你怎么收拾他。哼!…」林妈也是一板脸子,回声道。  老林彻底没了脾气。  「我错了还不行。晚上好好补偿你!嘿嘿!」说着脸上浮现出异样的光彩。  「死鬼,说什么呢,谁要你补偿!」林妈的脸上也悄然浮上两跎腮红。  「嘿嘿……」老林嘿嘿直笑,搓着两只大手,回去看电视去了。  林妈也是暗暗啐了一口,转身去厨房收拾了。  这一幕并没有落到林浪的眼中,如果真要看到爸妈的这一出,保准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因为父亲在林浪的眼中是那种比较威严的家长,即使实在只有林母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开这样荤素不计的玩笑。而母亲的反应就更出乎林浪的预料了。  母亲向来在林浪的眼中是那种和蔼可亲有非常持家的职业家庭主妇,虽然有自己的工作要完成,但是,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对外人也是非常的健谈开朗,左邻右舍都非常喜欢和母亲这样的人打交道。  可万万没有想到,母亲和父亲之间还这么的「激情」,这绝对出乎了林浪的预料。  当然,这一切在林浪没有看到的情况下都是浮云啦。  他自己也正在为身上所发生的其妙事件,而暗暗心惊。  也正在父母打情骂俏之际,林浪逃也似的飞窜回自己的房间。  「好险呢!差点被那个老家伙给识破,看来我的谎言又增进了啊!」林浪舒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砰砰直跳的小心肝,暗暗得意了一下。  「笨蛋!!这还有啥得意的呢!」  正在缓解心理负担的林浪,看到自己的写字桌上,一个15、6岁的长发少女,穿着林浪的一件白色衬衣,左拉拉右扯扯的整理呢。嘴里还不住的嘟囔。  「怎么有这么小号的男士衬衣,紧死本小姐啦!呀呀呀呀……」  因为林浪的身形很瘦弱,所以他的衣服向来都是挑最小号买的。  这时的少女,身着林浪的小号衬衣,已经略显丰满的胴体,都要撑爆这衣服了。  而且因为丰满的身体撑起了衣服扣子,若隐若现的白肉,晃的林浪直眯眼两只白花花的长腿,左右交叠着,因为没穿内衣,少女幽深神秘的三角地带,都好似出墙的红杏,娇艳的探了出来。  这时的林浪看的直流口水,而且鼻子发热,只觉两股热流从鼻孔处缓缓流下,好一副猪哥发春图。  「瞧你那副花痴相!德行!咯咯咯咯咯咯咯!」  一串银铃般笑声,打断了林浪的意淫。  擦擦口水,才反应过来,这么个大活人怎么进到自己房间了,还是这么个美娇娘!  「啊……性吧首发」  超越人体极限的声音,从林浪的口中发出,连那少女都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浪儿!没事吧!」  母亲略显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额…额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撞到桌子角了。呵呵!……」  林浪急忙说道,这么蹩脚的接口,真难为他了。  「哦!这么回事啊!我还以为杀猪呢!」  母亲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林浪一口气背过去,我是你亲生的吗!性吧首发!?  「你是谁,?到我房间有什么企图!?恩?」  林浪装出一副诱拐小萝莉,怪蜀黍的形象,眯着眼,搓着下巴。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的走向少女。  「你要干什么?坏人,快走开!」  少女也是玩心大起,装出一副要被羞辱的模样,一边说着,一边往后缩去。  可是就在林浪马上就要碰到少女的肩膀的时候。  少女化作一团白光,猛地冲进了林浪的眉心处。  紧接着,林浪浑身猛的一哆嗦。  跌坐在地上,脑海中回响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林浪还米有回过神,少女又奇迹般的出现在了眼前。  一双大白腿,正在林浪的眼前,少女特有的清香,直往鼻孔里钻。  林浪鼻子耸动,狠狠的吸了两下。  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差点让林浪晕倒过去。  「不闹了,看你那笨样子,一点儿不好玩儿。起来和你说正事!」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入林浪的耳朵里。  林浪赶紧拍打了两下裤子上的灰尘!起身往床上顺势一躺,眯起眼睛听起了少女的下文。  原来,少女是什么落摩星的高科技产物,算是个机器人吧,但是她居然产生了自己的思想。  她就准备逃跑,可事情不巧,被生产者发觉了,一阵穷追猛打,少女没法只能乱窜。  没想到,跑了当时的星球的科研总部的一个实验场所,他们正在研发一种可以跨越星域的传送机。  当然这还仅仅是在研发阶段,并没有活体投入实验。  少女在走投无路的时刻,说来也邪门,科研人员争忙着手头的工作,没有人发现并阻拦少女的行动,少女一头钻进了机器里,接着就发生了大爆炸。  随后赶到的少女生产者,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哪里还有少女的影子。  星球的管理高层也发现了这此大爆炸,很是震怒。要求各方部门彻查此事。  因为大爆炸的缘故,少女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生产者也以为她已在大爆炸中销毁,也就没有上报。  谁知道,传送机居然在爆炸的能量的激发下,把少女传送到了几个星域之外的蓝色星球上。而且偏偏撞上了正在回家的林浪头上。  少女本就是一个人工智能的产物,在那个落摩星上,每个落摩星人在八摩卡的时候,(落摩星的计年单位)都会被大人植入一个这样的人工智能生物,伴随他成长老死,算是一个另类的兄弟姐妹吧。  当然因为是人工智能,所以知识量储备那是相当的丰富。这可是凝结了数代落摩星前辈大能的智慧结晶,每个落摩星人的一生知识教导都是从这里得到的。  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少女的名字呢。  根据少女自己所说,她本来没有名字,在自己产生独立思想的时候,给自己起了一个。  叫做「梦怡」  「梦怡……梦遗……额…傻傻分不清楚。」  林浪的小脑袋瓜,又开始猥琐的转动了。  说起来,这么梦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林浪应该非常的惊讶的。  可是,林浪并没有过多的惊奇。飞满天的科幻小说、电视、电影。造就了林浪一颗坚强扛折腾的心!  只是稍稍的一愣神,就过去了。  随后就是心底的狂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之后,林浪就盘算起来了。  「这种奇幻的好事情居然落到我的身上,真是想不发达,都不可能了。我要……」  此处略去三万六千字……性吧首发  就在林浪还在YY未来的时候,少女梦怡凑到了他的跟前。  「主人。」  称呼怎么都变了?……  「是不是不想要梦怡,要把梦怡丢弃。」说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布满了雾气,马上就要掉下颗颗小金豆。  林浪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顿时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的把小控制住落泪的趋势。才开口说到:  「我说梦怡啊!怎么这么别扭!我还是叫你小梦吧!」  林浪终于定下了少女的称呼。  「小梦,你主人我可不是那种一点抱负和责任感都没有的家伙!」这一会功夫就以主人自居起来。  「先不说小梦如此天仙,就算样子不怎么样,不一样也是我的人嘛!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这家话是要干什么啊!  「那小梦在这就多谢主人了。」说着小梦面带微笑,在林浪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胸前的饱满,因为衣服的不合体,更加的凸显,欲要蹦出来,挣脱束缚。  林浪看的又是好一阵凌乱。伸手就要扶起小梦。  可刚刚要碰到胳膊的时候,林浪的手居然从小梦的身体穿过。  这一幕把林浪给弄了个激灵。  这是怎么个景儿!  「主人,现在你的身体素质和脑力开发几近等于零,所以小梦本身也随之化为一个非常真实的幻象。」  「靠,还以为得到这个堪称是仿生学奇迹的智能的充气娃娃,想让自己体验一下被破处的感觉,看来是破灭了,五姑娘还是你靠得住啊!」  林浪一阵唏嘘!  「不过主人,小梦最新一代的伴生智能,所以我有从古老现代,所有的配发身体素质和脑力的方法,主人不必为此担心,小梦会尽一切最大努力,帮助主人完成不可思议的身体开发。」  「还好,还好,没有彻底的废掉,我还以为自己是历史上第一个郁闷致死的人呢!」  林浪又是一阵唏嘘。  「主人,麻烦你平躺在床上,小梦这就为你实行第一阶段的身体开发。」小梦说着微微一笑,伸出双手开始在林浪身上一阵摸索!  林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出现异样的快感,略显单薄的身体好似全部浸入温泉里一样。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其实,林浪并不知道!在小梦的按压下,丝丝白光融入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身体的内部,也因为这白光的原因,慢慢的发生着改变。  渐渐的,林浪沉睡了过去。  就在林浪通过小梦的手段进行着身体开发,父母的房间,也正上演着一副活春宫。  林爸林妈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老林就手脚开始不老实了。  林妈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又不能大声呵斥,怕被宝贝儿子听到不好。  只好一忍再忍。  这可便宜了老林,使出浑身解数,尽情的挑弄着林妈的敏感部位。  林妈也被老林挑起了欲火,但是又不敢在客厅里上演什么激情戏码。知道拽着老林的耳朵,往卧室走去。  进入卧室以后,老林挣脱林妈的控制,用脚把卧室的门关上。  一个饿虎扑食,把林妈就给压倒在了床上。  一张大嘴,啃咬似的,只往林妈的胸前钻!  「瞧你那死样,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冒失。还不去把门锁了!别让儿子听到。」  林妈推开老林的头,朝着老林说道。  老林嘿嘿一笑,起身就把卧室的门给反锁了。  回身之后,利索的衣服一扯,露出很年龄不符的精壮身体,一根六寸的大阳具,傲然的挺立在空气当中。  林妈看到老林的身体,也是暗露春色,当看到那耸立的大家伙时,也不免双腿一紧,一股温热的细流,从神秘的桃花洞中流淌出来。  霎时,也站起身,慢慢的将身上的衣物,褪了下来。  呈现在老林面前的是,羊脂玉般光滑的皮肤,坚挺的双峰,平坦的小腹,若隐若现的神秘幽地。  这两幅身体,在年轻人中间也是上上之选,这就不得不说老林家的血脉了。  在很久以前,老林的祖先还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次下地救了一个白面书生,遂接到家中细心照顾,几个月之后,书生康复,不告而别,只留下一本泛着银光的书籍。  翻开书,是空白的。  但是只要是林家的血脉,就可以看到书中有个小人,在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好似打拳,又好似醉汉走路,很是奇异。  林家祖先照样模仿出书中动作,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硬朗,遍惊为天人!  林家祖先认为是神仙显灵,便把书籍供奉起来,一代代的传承下去,每一代的林家人都模仿书中动作,林家的体质也一天天的强健起来。  不曾想,在老林的祖父辈,家里来了一伙强盗,把家里所有看着值钱的家当都给搜刮去了,那本书籍也在其中。  从此,林家的这分传家宝也不得而知。  到了林爸这一代,基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虽然因为前一代血脉的力量,林爸的身体也很是健硕,但到了林浪这就不行了。  嗨!不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话说,林爸林妈都吧自己的衣服脱光光,两具完美的胴体就呈现了出来。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说的是女人年纪到三四十,身体的欲望就如同虎豹豺狼,是止也止不住啊!  看到彼此人眼中的那股情欲,不需要多说什么。直接两人就缠绵到了一起。  林爸用着自己的爱人,头深深的满载了林妈的双峰之中。  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气。  「啊……」  舒服的呻吟了一下。下身也因为这股香气而激长三分,龟头渗出了透明色的液体。  抬起头,看着已经眯起眼睛的爱人。  林问天,一下子把如葡萄大小的蓓蕾给吸了进去。  「恩……」楚春月从鼻腔里发出诱人的鼻哼!  林问天,听着爱人的哼唧,好似听到助威鼓激昂的响声,舔,吸,唆,弄,拨,挑,逗,顶。  无所不用其极。  楚春月被爱人的一阵拨弄搞得魂不附体。  双峰之上的两颗蓓蕾,充血挺立起来。  鼻腔中更是连续不断的发出呻吟声。  林爸好似不能忍耐了,抬起头看着已经陷入情欲之中的林妈。缓缓俯下身,硬挺的阳具对准了,已温润湿热的小穴门前。  腰部一用力,屁股一挺,顿时汁水四溅,阳具整根没入!  「啊……呜呜……」  林妈忘情的叫了出来,可旋即又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只发出呜呜的低响。  林爸听到林妈忘情的一叫,好似打了鸡血的病好,听到冲锋号的士兵。奋力的耸动了起来。  「哦…哦嗯嗯……啊……恩……哼……」  林妈不自觉的呻吟了出来。  这种想叫又不敢叫的状态,性吧首发更加着林爸的肾上腺。  林爸更加卖力的开动起来!  「天哥……你好棒……嗯嗯……用力……再深一点……对……啊……」  林妈的话语更像是一剂兴奋剂,促使着林爸更加快速的冲锋。  「额……哼……嗯嗯……喜欢嘛?老婆子,要不要我再加点料啊!」  林爸说着又是大力的刺了两下,只抵花心。  老婆子?或许是兴趣爱好吧。只是……恶俗了点。不管那么多,继续。  「啊…天哥,你弄的人家好兴奋,整个人都好像在天上飞似的。饿呢呢恩……我的天呢 .??你太强了……啊??差死我了……额……哦哦。人家好热……哦哦……饿呢恩。」  林妈有点失去方向的浪叫着。  「舒不舒服,看我不顶死你。继续啊。多叫几声……我好好好的满足你。  说着又是大力的挺动了几下,阳具在刺激的摩擦和叫声的鼓舞下又是暴涨几分。  塞得小穴胀鼓鼓的,龟头都要进到花心了,汁水在阳具的不断耸动下,也是到处飞溅。  沾染的床单是了好大一片。  如婴儿尿床一般,渗透三尺。(修辞手法,别太当真,拿生活实验,你那口子容易脱水休克!)「啊……人家……不……行了……要彻底去了……啊……搞死人家了……天哥。先去一步……」「啊……」一声的胜利凯歌,转瞬响起,林妈的身体不断颤抖、痉挛。  双眼空洞看着天花板,回味着高潮带来的别样感官。  林爸也快要到极限。用力的抽查的十数下,一股阳精从马眼喷射而出。  填满了林妈的小穴。  不是还从洞口溢出。  林妈背着滚烫的阳精,搞得又是一阵更加剧烈的抽搐。  嘴长得大大的,喘着气,但一丝声音也发不出。  林爸也传着粗气,仰躺在床上,看着身边正享受着高潮余韵的爱人,嘴角微微翘起。  一把扯过被褥,盖在自己和爱人身上,两人相拥而眠。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忘记时间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