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之都】(201)【作者:ray1628】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

字数:53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apter 201 开课  「喂,看照片了没?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可惜了一位美女了,这么年轻就走了。都是那端木安不好,玩啥不好要去玩毒品。现在可好了,人也没了,自己恐怕也要完蛋了!」  郭玄光看着报纸里的照片,没有搭理郭晓成,好像在想着什么。突然之间,他一拍头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两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那晚在高球场偷球的人。不过也没道理啊,这两人怎么会去干那事?而且后来那男的也不知哪儿去了,奇怪奇怪……」  郭晓成笑道:「你才奇怪呢!一个劲地胡说些什么?」  郭玄光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了,是我想多了!」他不想把郭晓成也拉进这事里,赶紧就此打住。  虽然郭玄光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但是他心里却把之前的事连了起来。  最早是失踪的女警,自称的,还有什么保管证据的。然后又出现一个女警,说了一大堆毒品之类的事。  如果事情是真的而且还有联系,那报纸里的一男一女可能就是被灭口了。  再看到男的居然是警察局长的儿子,郭玄光马上推测死了的可能也是女警。  「哎呀,都怪我,把证据给弄丢了!」郭玄光有些埋怨自己,说不定丢了的东西就是破案的关键了。不过此时他也无计可施,而且也不敢想什么,只好默默地继续关注球场。  打后几天,郭玄光天天都到球场溜达一下。名义上是练习打球,实际上他却在观察里面的人。球场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感觉去的人少了很多而已。  如此过了几天,报纸上关于端木安的消息越来越少,但是他爸被双规的消息却是铺天盖地的。不但如此,两周之后,「双规」就变成了「双开」,主流媒体纷纷列举了端木安爸的罪证,还推测二十年牢狱已是最轻的刑罚了。  这天晚上,郭玄光吃完饭后闲着没事就又到了学校旁的球场。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那天的领班,心里不禁有些紧张:「终于出现了,难道这真的跟那警察局长有关?一被定罪这家伙就跑出来了?」  等到郭玄光打完球坐下来喝杯饮料的时候,又有一个惊喜出现。那天徐媛口中要和领班换毒品的男人出现了,还直接了当和领班往办公室走去。郭玄光有些兴奋,心里马上想:「要是有徐警官的联络方式就好了,把这情况告诉她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郭玄光一想起徐媛,徐媛就带着几个壮男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郭玄光心里真的是喜出望外,赶紧站起来往徐媛方向走去:「太好了,居然碰到你了,我刚发愁不知道怎么联系你了!」  徐媛向郭玄光做了个停下的手势,走到他身边快速说了个电话号码后就吩咐郭玄光赶紧离开。  郭玄光看到徐媛认真的样子,不敢稍作耽搁,只好快步离去,心里还默默想着徐媛的话:「今晚这里有事,赶紧走!刚才那是我电话,有事明天再找我!」  好奇的郭玄光当然不甘心就此离去,他准备又躲在上次那地方看看这里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谁料他一走出球场才发现外面满是警察,哪里容得下他。  被警察撵走后的郭玄光一夜辗转反侧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就拨通了徐媛的电话。不过电话一直没人接,让他怀疑徐媛给他的是假号码。不过昨晚的警察可不是假玩意儿,徐媛恐怕确实是警察。  终于到了下午的时候,徐媛接了郭玄光的电话:「小郭,不好意思,这个大案子挺忙的,我现在没空跟你聊。不过现在你该放心我给的不是空号了吧,等过几天我有空了再说,好吗!」  一张嘴徐媛已经把郭玄光的疑问打消了,郭玄光也没敢问什么案子。不过能拿到美女警官的电话让郭玄光有些得意,下午兴奋地又想去挥挥杆子。谁知道等到他来到球场的时候远远就发现球场周围满是人,不少还是一身制服装备的军装警察。  「嘿,小子,你来这干什么?」待得郭玄光走近,一名警察突然高声喝问。  「我……我来打球的。」郭玄光有些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让人生疑的样子。  那名警察接着打量了郭玄光一番,看了郭玄光的会员证明后就把他领入球场,让他收拾东西赶紧离开,还告诉他这球场已经查封,让他另找地方打球去,以后不要来了。  郭玄光想到徐媛和昨晚的事,觉得自己心里那谜团已经渐渐清晰了:「难道当初那些就是毒贩们的证据?现在看来八成就是。幸亏现在那徐警官到底还是把这案子破了,那证据就算丢了也没什么问题了。」  当初徐媛让郭玄光不要再管那证据的时候,郭玄光是怎么也放不下的。  这时知道案子水落石出,他终于觉得是一种解脱。所谓好事成双,第二天当郭玄光精神奕奕地回到学校后,高强又为他介绍了一份兼职。  这差事原来是和联邦合伙的那所成人职校的兼职老师。职校最近开了电子商务课程,专门针对一些中小型企业的老板而设,课程的其中一部分就涉及到计算机以及信息系统还有网站等等一些IT知识。  为了节省开支,私校的校长招晟不打算用高价请IT人才授课,而是拜托高强给他找个高材生当兼职老师。  如果马青研此时仍在私校打工,郭玄光可能会有些顾虑。不过马青研早在差不多一年前就辞了工,现在在帮他男朋友准备自己的生意。再加上高强和郭玄光的关系,郭玄光怎么说也不好意思拒绝。  之前郭玄光已经有过当辅导员的经验,他对于这兼职讲师也没觉得有多难应付。特别是他看了那些教材之后,更加觉得连大二水平还不到,一点压力都没有。  「招校长,这位郭同学可是我的爱将噢。联大的保送硕士生,这届的学生里学术水平他认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比之前在你这工作过的小马还要厉害!」  有了高强的鼎力推荐,再加上郭玄光根本没要报酬,招晟当然是满脸笑容。  高强又继续道:「老招啊,详细情况你直接跟小郭说吧,他会配合你的,我就不打搅了。另外端木那家人也算栽了,我看你家招二哥也很快就当上一把手的,我就提早恭喜一下了,成事后再和你们庆祝一下!」  招晟赶紧道:「嘿,高校长你说笑了,舍弟的事我哪清楚。不过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到时候可能还有要高校长帮忙的地方呢!」  高招两位校长又客气了几句,之后招晟就给郭玄光介绍了一下私校的情况。虽然没有钱赚,但郭玄光想着只是给高强帮个忙而已,总共也只是上三周的课,他一点也不在乎。  三天后,郭玄光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节课。实际开讲时间是晚上7点,有些兴奋的郭玄光6点不到就来到了课室,比招晟吩咐的还早了大半个小时。  郭玄光授课的课室就是当年刘伶也用过的在顶楼六楼那间,与其它在五楼的课室分隔开来。这是因为来上课的「学生」都是老板,招晟不想他们受到其他一般学生的影响。  大概离七点还有一刻钟的时候,郭玄光见到了第一位学生。来者面容已显苍老,还有些谢顶,一身的赘肉让他走路的时候显得摇摇摆摆地;腋下夹着个LV皮包,颈上的金链看上去比那些大麻绳还要粗一些,像佛珠一般挂在胸前。  那人瞄了瞄郭玄光,似乎自言自语道:「呵,你就是那新的老师,你好啊!」之后便拿起手机低头按着什么,没再看过郭玄光。  虽然只是一瞅,但是郭玄光从那眼神分明看到说:「不会吧,这么年轻,我给他说说社会大学还差不多,还让他来给我上课?」  郭玄光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也没觉得什么。既然人家不理他,他也没准备要主动开口说些什么,反正上完课了事。  接着陆陆续续地又来了四位中年男人,虽说相貌打扮各有不同,但是郭玄光怎么看都觉得这五人就是同一类的。  不过略显奇怪的是,这五人所坐的位置就像在课室中间弄了个小圆圈般,中间恰恰还空了一个座位。郭玄光低头又看了看名单,明显其中那位「陈思妤」  是唯一的一名女性,心里不禁暗自偷笑:「来这里的老板恐怕至少也将近四十了,围着个大婶或是阿姨坐有意思吗?」  郭玄光看了看时间已是七点零五分了,那唯一的女学生仍未见踪影。他看到那些老板也不着急,仍在三三俩俩地谈着什么股票生意的事,当然就是要再等一下了。  直到七点一刻,课室外传来了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转眼之间,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只见这位女子戴着一副大墨镜,披着一头褐金色的长发;穿的是一件银色衬衣,黑色的皮短裙;两条长腿穿着黑色的丝袜,一双高跟凉鞋把原本就不矮的身子撑得像是比其他五人都高。贴身的服饰把这女子的曼妙身形展露无遗,成熟之中带着迫人的性感,似乎一下子让另外五人感到无法呼吸。  郭玄光心想:「这哪里是什么老板,简直就是一位标致的模特嘛!这像是来上课的吗?怪不得这些人……嘿嘿!」  原本显得有些安静的课室顿时热闹起来,另外五人争先恐后地请那女子在中间坐下,又七嘴八舌地抢着和那女子说起话来。  那女子摘下墨镜,两颗水灵灵的眼睛用高傲的眼神向那五人扫了一圈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大家还是先上课吧!」  看着热闹起来的课室又安静了下去,郭玄光心里又是一笑:「没想到这陈思妤原来是位美女,那倒好,不用天天对着这些土豪那么闷,最起码眼睛比较爽,嘻嘻!」  招晟早就吩咐过郭玄光,多给些时间那些「学生」们交流交流。于是郭玄光也知趣地在八点半就结束了课程,剩下半个小时给老板们交流一下生意经。  说是一起交流,倒不如说是陈思妤轮流和另外五人聊天吧。  「孙老板,上次跟你说的我们公司那个项目的追加投资你觉得怎么样啊?  其实你算算看,那效益是很好的,也不用多长时间,两年不到就几乎可以赚翻倍了!「  「哎呦陈同学陈经理,你的介绍我还信不过吗,大家都一起学习了那么久了。哦对了,上次不是说我们公司有酒会吗,不知道陈经理有没有空?我可是盛意拳拳的哦!到时候我们一边品品酒,一边谈投资的事多开心,追加多少都不是问题啊!」  「刘老板,上次不是跟你说了我们还有一个大型楼盘的项目嘛。你可得赶紧做决定啊,那可是翡翠集团太子爷手头上的大项目,稳赚不赔,你不加入就可惜了!」  「呵呵,陈经理,我那天晚上约你上我那儿看房子就是准备谈这事的,谁知道你又爽约了。不过不要紧,我这个周末有空,你一定要赏光啊!其实不用什么翡翠集团的太子爷,有你陈经理在,难道我还不放心吗!」  郭玄光没心思听这些人那些投资买卖的事,反正他觉得跟自己没啥关系。  不过当陈思妤提到翡翠集团的时候郭玄光倒是想起了翡翠宫和司徒帼英,这是因为之前和司徒帼英见面的时候她曾提起过那里的工作。  郭玄光不禁想:「翡翠宫应该就是那翡翠集团属下的连锁酒店吧,嘿嘿,想不到这也能和司徒帼英那美女扯上关系。这陈经理我想应该是翡翠集团的人吧,说不定司徒帼英还认识她呢?」  一眨眼儿功夫就到了九点,第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当陈思妤离开课室后,那原来还说得起劲的五位老板马上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郭玄光检查好了课室正准备离开,谁想一个让他想见又不敢见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  只见来者穿着一套贴身的黑色皮衣,高跟皮靴贴着皮衣将一双长腿包装得异常性感,上身的皮衣自然在凹凸有致的身段下呈现出高山低谷的美感。郭玄光心里刚暗赞一声「好一位标致的人儿」,接着看到此人的脸孔后不禁一呆。  「司……司徒……你怎么会在这?」  「哼?我……呵呵,我倒是要问问你怎么会在这的?这已经是我第四天来这里了,之前怎么没看见你?不过跟你这种衣冠禽兽说话也是浪费时间」  郭玄光见到的自然是司徒帼英,不过她今天的态度与高尔夫球场那次是大相庭径,而且看清楚是郭玄光后掉头就走。  其实上次郭玄光就想和司徒帼英把事情说清楚,不过一直没有机会。今天虽然司徒帼英转身而走,但是郭玄光稍有犹豫之后马上一个箭步追了过去。司徒帼英刚下了几级楼梯,郭玄光就一把拉着她的手道:「司徒、司徒,你听我说,上次的事真的是误会,误会!」  司徒帼英甩了甩手道:「误会?我都被……那还算是误会。你松手,被拉着我!」她甩开郭玄光的手后又继续往下走。  郭玄光心想司徒帼英一定是把他和李傥他们当作是同一类人了,心里一急就又追了下去用力拉着司徒帼英道:「你不要急,不要急,先听我说好不好!」  这次郭玄光死死地拉着司徒帼英的手,死活不让她甩掉。司徒帼英也急了,大声喝道:「我让你松手你听到没有,流氓!」说完抬脚就踢向郭玄光。  「唔!,你!」郭玄光大腿上捱了一下,但是他没有松手,反而忍痛往司徒帼英那靠了过去,让司徒帼英没有机会再发力踢他。  司徒帼英骂道:「流氓,你看你像个好人吗?」她用力拼命想推开郭玄光,但是郭玄光的双手像是大钳子一般包围着她。  结果两人就像是互相抱着一般扭打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站立不稳,突然之间他们就失去了平衡。接着两人就搂在一起滚下了楼梯,幸亏这一层的楼梯没剩下多少了,翻滚了两下之后就停了下来。本帖最近评分记录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