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3906

 
  旁晚,夜色朦胧,一间位于官道不远的客栈,还闪烁着由油灯发出昏暗微弱 的光芒,客栈里只有一个趴在桌上打着瞌睡稍微有些肥胖的掌柜而其它客人一天 赶路下来早就在房间休息。
 
  嘀踏嘀踏一阵马蹄声打破客栈的宁静,随后听到一个男子吁的一声。这时掌 柜虽然已经惊醒过来的,但并没有半点动弹的意思,此地是周围唯一客栈,过往 的客人别无选择。
 
  不久,一阵铃铛声靠近,大门吱的声被推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但引起掌 柜注意的是男子一左一右抱着的美人,两个美人一人一手拿着一个明显略大的包 袱。
 
  只见左边的美人衣着是略微紧身白色衣裙,将饱满怒挺的乳峰,纤细盈盈不 可一握的腰肢,丰腴挺翘的肥臀凸显出来,形成的优美无暇的曲线。可惜脸上戴 着面纱。
 
  而另一边的美人就比较稚嫩些了,不过也是相较而言,其实身材已经颇具规 模,更有一股青春气息。而铃铛声正从这美人的手腕带着的铃铛传来。可惜也是 戴着面纱。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的美人,众人不约叹道,好一对姐妹花,就算有面纱遮脸 也不能消减她们的魅力,反而更有种朦胧的神秘感。再说从轮廓也可以看出这对 姐妹花容貌绝对不差到哪里去。
 
  来的正是林震三人,自从上次林震发觉后,一路这几天使出浑身解术对黄蓉 这对绝色母女进行调教,可谓春风得意!
 
  而黄蓉一入门就察觉到掌柜带有淫邪的目光,秀眉不由一皱,再望见一旁的 女儿毫无羞耻一副小鸟依人抱着林震手臂,又想这几天自己淫秽荒唐行为,心里 就羞耻万分,玉手不禁在林震腰间一拧。
 
  林震感觉腰间一痛,也知自己有些得意忘形,维持面色不变对掌柜出声道: 「掌柜的,来一间上房。」
 
  「嗯,好勒,几位客官请跟着。」被林震一说掌柜才回过神来,一边走了出 来一边慌忙说道。
 
  林震三人在后面跟着,前面带路的掌柜时不时往后偷瞄黄蓉母女,见黄蓉母 女一直紧挨在林震身上没有离开过,内心不禁嫉妒道:「哪来公子哥儿,竟敢如 此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婊子出行,哼,真以为现在是太平盛世,就算是太平盛 世山贼也有不少!」
 
  一行人很快来上了二楼到房间前,掌柜推开门转身对林震道:「客官你看看 满不满意?」
 
  林震还是左拥右抱着黄蓉母女走进房间,四处打量一番满意道:「不错,就 这间了。」
 
  「要不要为客官准备些晚餐?」掌柜随后又问道。不过眼光却停留在黄蓉母 女身上居多,尤其黄蓉成熟丰腴的身材上。
 
  一旁的黄蓉一直都察觉到这掌柜的目光,不过不想多事才忍了下来,现在还 东扯西拉不愿走,心中更是不满了。
 
  最后黄蓉玉手抱林震手臂胸前饱满的巨乳更上下磨蹭,虽然戴着面纱但也掩 盖不住那娇媚动人之色道:「老爷,赶了一天路,妾身已经累了,还是早点休息。」
 
  听到黄蓉酥媚的撒娇,感受手臂那丰腴软弹的触感林震不由色授魂与,当然 也明白黄蓉的意思,不过对黄蓉能在女儿面前向他如此撒娇更是满意,以前黄蓉 绝对做不出,几天的调教效果还不错,大手在黄蓉肥臀上狠狠捏了一把,大手还 停留在臀肉上,最后轻吻黄蓉的乌黑的秀发才对掌柜道:「不用了」
 
  「那在下先行告退,如果有什么需要再喊在下一声。」掌柜不舍望了望被林 震刚才一弄粉脸羞红的黄蓉才徐徐离开。
 
  房门关上,察觉掌柜真的走开了,黄蓉从羞耻中回过神来,流露不满白了林 震一眼。
 
  对此林震不禁有些呀然,之前几天里,人前对黄蓉这样毛手毛脚次数也不少, 有一次甚至在大街上人群中用手探入黄蓉裙里将她弄到高潮,地上留下一摊淫水。 
  却是经过几天后黄蓉已经恢复几分清明,对于几天的荒唐时不时闪过几分后 悔。
 
  林震很快反应过来,看来郭芙那奴性人格碎片的影响开始衰退了,心中虽然 可惜,但也不错起码效果已经出来了,像刚才如此对他撒娇,要以前在别说人前, 就算没人时也很少,也就欢好云雨时才最多,现在竟然当着女儿面前做了出来。 
  明白过来的林震连忙对黄蓉道:「竟然蓉奴不喜欢,主人以后会注意一下。」 
  见林震竟然如此好说话,黄蓉心中不禁狐疑起来,不过随后林震大手抚摸着 黄蓉圆润的肥臀淫笑道:「可现在没有外人在,蓉奴是不是尽一下性奴母狗的本 分!」
 
  闻言黄蓉俏脸又是一阵红潮,心中的疑惑大减,最后羞声对林震道:「主人, 今晚还是小心点,这间客栈感觉有些不对劲。」
 
  「那掌柜虽然看上去好色,但那个男人见到你们母女会无动于衷,再说看上 去也不什么高手,有母女两位女侠在,有什么可担心!」林震不以为然道。 
  说着另一只大手落在郭芙胸前淑乳上轻轻揉捏,对郭芙问道:「芙奴你说是 不是?」
 
  「主人放心,有芙奴在,就算有什么小毛贼伤不到主人一根寒毛。」郭芙俏 脸露出享受林震大手的抚摸高声道。
 
  林震听了,哈哈一笑道:「不愧我的好芙奴,真乖!」说完,也不顾忌一旁 的黄蓉,扯开郭芙的面纱,大嘴吻上郭芙小巧嘴唇。
 
  一旁的黄蓉见到女儿与自己的男人旁若无人亲热,虽然这样的情形之前几天 已经看过多次,但再次看到心里复杂万分,对当初的决定懊悔不已,当时真是鬼 迷心窍了。
 
  现在好了不仅没有让女儿知难而退,反而直接沦陷了,而现在情况女儿还能 嫁人吗?想到这里黄蓉心里又是一声叹气,平时野蛮任性的女儿却没有想到这次 会如此乖巧。
 
  又回想起这几天与女儿一起沉沦于欲望之渊,
 
  那些荒淫无耻的场景,心里不由一荡,娇躯竟然有种骚热感觉,让黄蓉又是 一阵羞臊。
 
  而正当这时林震与郭芙嘴唇已经分开,但黄蓉却见林震原来揉搓着女儿玉峰 的大手竟然大胆撩起女儿的裙摆,只见郭芙那修长的玉腿,圆润的小翘臀一一暴 露出来,更淫秽的是郭芙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穿,臀后还垂着一条狐狸尾巴。 
  郭芙那刚有绒毛粉嫩的处女密穴,布满了晶莹的淫水,甚至顺着白嫩的腿根 流下,这画面实在是太淫秽了,顿时间让房间里充满淫荡的气息,且郭芙手腕上 铃铛早已停止震动,但还有嗡嗡响与叮叮当当声从郭芙私处传出,虽然很轻微。 
  随后林震将他那揉着郭芙淑乳的大手移到粉嫩的私处,两根手指娴熟抠出一 个沾满淫水的勉铃,可那嗡嗡声并没有消失,只是更轻微了。
 
  望了一下手中勉铃林震面色不由展露出一丝得意,随后手指停留在郭芙湿润 的骚穴里抚摸把玩,但见一旁的黄蓉却迟迟没有动作,林震面色不禁露出不满。 
  黄蓉当然知晓林震的意思,之前为了吓退女儿,与受那人格影响下,黄蓉尽 量配合林震的玩弄,可现在黄蓉已经恢复几分清明,且黄蓉发觉根本没有吓到女 儿,反而女儿有些乐在其中意思,对女儿表现出来的淫荡与顺从有时也感到万分 不解。
 
  林震见黄蓉还是迟迟没有行动,那在黄蓉丰臀的大手用力一扯,嘶的一声, 白色的裙摆被撕烂,笔直的玉腿与比郭芙丰腴的雪臀也随之暴露出来,且与郭芙 一样也是没有穿亵裤。
 
  突然变故让黄蓉不由自主慌忙用手去遮挡私处,林震见了更是不满大力『啪』 的一巴掌拍到黄蓉雪臀上道:「郭夫人,这里没有外人,不用掩饰了,将你那身 为母狗的本性显露出来吧!」
 
  闻言黄蓉又是羞耻万分,尤其感觉林震说郭夫人三个字时语气咬的重许多。 虽然羞耻但黄蓉也明白林震说的没错,之前几天下来,自己在女儿心里早就没有 形象可言,这也是黄蓉刚才心生懊悔原因之一。
 
  可还没等黄蓉有所动作,一旁的郭芙突然脚一软,噗的一声跌倒在地,原来 一路马车颠簸与勉铃折磨,郭芙早已到了忍受的极限,于是刚才林震手指几下挑 逗,再也忍不住双脚一软就软瘫在地。
 
  且如此同时一旁的黄蓉竟然也随之一个踉跄,往前扑倒,虽然黄蓉立刻稳住 下来,但面色不由一变一个沾满淫液的勉铃已经从黄蓉那湿润的蜜穴掉了下来, 在地上发出嗡嗡响。
 
  显然黄蓉并没有逃过林震的毒手,跟女儿一样,骚穴都夹着这折磨人的淫具, 至于为什么郭芙跌倒,黄蓉也跟着向前扑,细心观察就发现有一根不显眼细两头 从黄蓉与郭芙两女衣襟口穿出。
 
  而一旁的林震见状,大手轻轻拍打黄蓉的肥臀笑道:「郭夫人,怎么这么不 小心啊!不过惩罚可免不了,不知郭夫人想要怎么样的惩罚?」说话同时,林震 心里不禁对郭芙暗赞一声。
 
  黄蓉闻言心里一阵羞臊,尤其林震说『郭夫人』三个字时阴阳怪气,强烈的 羞耻感涌上心头。但娇躯上臊热却更为厉害了。
 
  同时黄蓉哪里不明白她这主人的心思,可心里还在为之前几天的荒唐懊悔, 不禁迟疑起来。
 
  可就在黄蓉迟疑这段时间,林震面色就越来越黑,最后强忍内心强烈的羞耻, 娇躯慢慢趴伏下来,变成四肢着地如狗趴一般的姿势,羞红着脸道:「主人说笑 了,这里没有郭夫人,只有主人饲养的一条母狗,汪!」
 
  话音刚毕,黄蓉臀后的狗尾巴轻轻一扫,那勉铃随之扫起,准确落在林震的 手里。黄蓉接着又道:「母狗随主人想怎么惩罚。」
 
  见黄蓉这一番动作,尤其那狗尾巴被黄蓉使得如臂使指,这条狗尾巴仿佛真 的在黄蓉身上生长出来,林震面色立即转为笑意,大手如对待宠物般抚摸黄蓉的 柔顺的秀发,道:「不错,这才是我林震饲养的好母狗。
 
  而一旁的郭芙显然已经不再见怪,见林震没有责怪她犯错,暗自松了口气, 随即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
 
  林震说话同时,将那支起一个帐篷的裤裆向着黄蓉轻轻顶了一下,黄蓉立刻 会意,解开面纱拨弄一下秀发,将头颅伸到林震裤裆前,玉齿驾轻就熟解开林震 裤衩,那熟悉带着淡淡腥臭的肉棒已经一柱擎天,冲开束搏拍打在黄蓉精致无暇 的俏脸。
 
  感受脸上那熟悉的炽热与气味,仿佛是无比强烈的春药,使原本被勉铃折磨 下已经浑身臊热的黄蓉,兼刚才这番行为虽然让黄蓉羞耻难当,但也升起一种说 不出另类的快感,只不过黄蓉强忍下来,可随着林震那已经分泌出一些腥臭味唾 液的龟头顶在口唇间。
 
  黄蓉再忍不住,娇躯一阵颤抖,娇艳的小嘴发出「嗯」一声诱人的呻吟,粉 嫩的阴唇无意识张合几下,随着黄蓉的呻吟,一道淫水喷了出来。
 
  见状林震的笑意更浓了,但却没有对黄蓉说什么,将手里的勉铃放好,反而 转身轻轻拉扯旁边那根细线对已经脱光衣裳赤裸在一旁的郭芙笑道:「芙奴,你 娘这条母狗又开始发骚了!身为女儿还不过来帮忙!」
 
  细线系在郭芙左边淑乳的乳环上,虽然林震扯动时轻轻的,但也使郭芙感到 一丝痛楚,不过郭芙并没有在意,而是连忙一边打开刚才放下的包袱对林震应道: 「主人,芙奴就来!」
 
  而一旁的黄蓉见状,也不顾自己刚才突然高潮的羞耻,不禁想挣扎起身。可 林震那会让黄蓉如愿,大手扣紧黄蓉的后脑,如铁柱的肉棒顶入黄蓉小嘴里。 
  感受到肉棒的炽热与淡淡怪味,原本刚高潮的欲望再一次涌上心头,挣扎也 逐渐停了下来,反而本能将嘴唇张开些,收藏玉齿,避免磕到肉棒,丁香小舌灵 活从龟头往下舔,满脸陶醉。
 
  林震满意享受黄蓉的口舌侍俸,同时大手没有停下下来,将黄蓉娇躯剩下的 衣物撕掉。黄蓉白嫩娇躯顿时完全赤裸在林震前,沉甸甸的雪白的巨乳如吊钟垂 在空中摇摆,形态极美,林震忍不住伸出大手揉捏起来,且只见黄蓉乳尖上不仅 戴上红色的宝石,右乳上正系着细线。
 
  怪不得刚才黄蓉母女一直依偎在林震身上,原来是怕被人发现。而此时黄蓉 也稍微清醒过来,对自己表现出来顺从与淫荡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可这时已经迟了,郭芙不知几时已经在黄蓉身后,穿戴一个装着一根假阳具 的小裤。郭芙一双玉手熟练捉紧她娘亲的纤细的腰肢,腰身一沉,假阳具随即插 入黄蓉那刚喷出大量淫水的骚穴,啪啪抽插不断。
 
  这熟练的架势显然郭芙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肏黄蓉。而黄蓉再一次被自己女 儿如此肏干,脸上羞意更浓了几分,且虽然小穴被假阳具插入,填补骚穴传来的 空虚感,可女儿毫无技巧的抽插,让黄蓉不得不小心扭动腰肢来配合。以免被插 伤。
 
  林震一面享受黄蓉香舌舔弄吞吐带来的快感,双手对黄蓉揉胸爱抚等调情手 段,当然林震也不会冷落郭芙,大手时不时伸到正肏着自己娘亲的郭芙玉体上抚 摸以示鼓励。
 
  感觉到林震的鼓励,郭芙显得更为兴奋,动作不禁加快挺动,一时兴起竟模 仿林震,玉手拍打起黄蓉的肥臀。
 
  林震见状不由哈哈一笑,大手狠狠在因郭芙不停挺动而抖晃的乳峰上捏了一 把笑道:「芙奴,看来你很喜欢干你娘这条母狗!」
 
  闻言郭芙玉手又是一巴掌落在黄蓉的肥臀,雪白臀肉一阵艳色的肉浪,喘气 回答道:「芙奴就是要操死娘亲这条淫荡的母狗!」
 
  「你娘是条淫荡的母狗,那你是什么?」林震大手把玩着郭芙淑乳,感受与 黄蓉的巨乳不同的触感和弹性,笑着反问道。
 
  「芙儿当然是主人的小母狗!」郭芙毫无廉耻说道。
 
  闻言林震脸色更是得意,笑道:「那小母狗,给主人狗吠几声来听听。」 
  「汪汪…汪…汪…」郭芙毫不迟疑就发出如狗般羞耻的吠叫声。
 
  林震听见后,不由哈哈大笑几声,肉棒在黄蓉嘴里大力抽插几下道:「不错, 跟你娘一样是条好母狗,来主人给你们这一对母女犬戴上狗项圈!」
 
  说完,林震在两个包袱里拿出一对狗项圈,随手就套在黄蓉雪白的颈脖上。 感觉到熟悉又无比羞耻的狗项圈,立刻想要挣扎,却异样升起,感觉并没有抗拒, 反而心底有一丝欣喜,察觉后黄蓉心中大羞,难道自己已经逐渐喜欢当他的母狗。 
  黄蓉虽然出神但但小嘴没有吞吐,让林震没有察觉到黄蓉的心里变化,接着 将狗项圈向郭芙天鹅颈套去。郭芙见状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将颈脖伸过来,还没 停止如狗吠叫几声,刚套好郭芙突然『啊』的一声,娇躯一阵颤抖。
 
  却是郭芙并没有像表现那么不知羞耻,强烈的羞耻与之前一直被勉铃的折磨, 加上林震的玩弄,娇躯被调教敏感非常敏感的郭芙忍不住高潮了。
 
  高潮下郭芙停止了挺动,林震也将被黄蓉吞吐的肉棒抽了出来说道:「黄狗 也跟你女儿狗吠起来。」,
 
  使出神的黄蓉回过神来,还完全没有清醒,黄蓉本能发出汪汪叫声,随即立 刻反应过来,心里又是一阵羞臊。
 
  虽然见黄蓉只是叫了几声就停了下来,林震也不计较对黄蓉笑道:「蓉奴, 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就早点休息。」
 
  黄蓉见眼前林震那还如铁柱般的肉棒,面上不由一阵疑惑,不过随后见到趴 在自己玉背上女儿一面倦意,立刻明白过来。
 
  对林震贴心感到满意,连忙小心翼翼将还插在蜜穴中的假阳具抽出来,把女 儿抱到床上。林震也随即跟着躺在床上,且躺在母女两人中间,郭芙直接熟练靠 着林震手臂入睡,而黄蓉也没有说什么,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或许郭芙确实太累了,没过多久就睡得死沉沉了,可黄蓉就不同,虽然刚才 女儿可以说毫无技巧可言,但这番动作下来黄蓉怎么也有些感觉将黄蓉的情欲引 动出来了。
 
  却没有却突然停了下来,这半上不下感觉让黄蓉更为难受,不知不觉玉手竟 然伸入林震的胯下,轻轻给那跟还没有软下来撸了起来。
 
  当然立即惊动也没有入睡的林震,林震不禁转过头对黄蓉促狭笑道:「小母 狗又开始发骚了,还没被女儿肏够吗?」
 
  听到林震的调笑,一直积蓄妒忌忍不住一下爆发出来满是酸气道:「哼,主 人自从有了芙儿,就没有真正操过蓉奴一次,怕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话音一落黄蓉立刻后悔了,怎么吃起女儿醋来,确实这几天来林震最多也是 像刚才那样让黄蓉用小嘴侍候,其他时都是用手指将黄蓉弄到高潮。可这样黄蓉 虽然高潮了,但黄蓉根本没有得到满足。
 
  林震拨弄着黄蓉秀发笑道:「还吃起女儿醋来,放心主人怎么会舍得你这条 绝色母狗!要不主人牵你这条母狗到外面,将你这条好色的母狗喂饱。」 
  闻言黄蓉羞臊白了林震一眼妩媚道:「讨厌,蓉奴哪有主人说得那么好色?」 
  林震也不穿回衣服一边起身一边笑道:「不好色那还不把手松开!」
 
  闻言黄蓉才发现自己玉手还在轻轻撸着林震的肉棒,面色不由一阵羞红,连 忙松开玉手。
 
  林震轻轻扯动系在黄蓉脖颈上项圈的黄金狗链道:「还是赶快点,等一下郭 芙醒来就不好了,随便去打探那掌柜的虚实。」
 
  听了黄蓉连忙解开乳尖宝石上细绳,跟着爬了起来,如狗般爬下床。
 
  林震帮郭芙盖好被子,拉着刚趴在床边的黄蓉这条母狗就走出房间。黄蓉熟 练跟在林震身后四肢爬行,摇摆着自己的狗尾巴,十足一条母狗。
 
  很快林震牵着黄蓉这条母狗下了楼来到大厅里,看着眼前饭桌林震不禁想起 跟黄蓉第一次相遇的情形,不由低头望着脚下如狗般的黄蓉。
 
  察觉林震突然停了下来,以为要在这里,连忙将丰满的雪臀抬高,轻轻摇动, 一副淫秽至极画面。
 
  一直看着黄蓉的林震见了,不由更得意了,放下手中的狗链,一只大手拍打 一下黄蓉那摇晃的肥臀,一手将饭桌上筷子捉了一把递到黄蓉面前笑道:「黄狗 还记得这个吗?」
 
  黄蓉见到眼前林震手里拿着的筷子,加上身处的环境,黄蓉脑海立即浮现当 初第一次与林相遇的情形。面色不由羞得通红。
 
  可林震刚才话里将黄狗俩字咬特别重,聪慧过人的黄蓉当然明白林震的心思, 顾不上羞耻连忙出声道:「汪汪,母狗当然记得,母狗第一次与主人相遇,主人 就是用这个调教过母狗。」
 
  听到黄蓉的回答,林震脸色满意极了,将手拿的筷子转到黄蓉臀后笑道: 「让黄狗在尝尝,也给明天的客人一点福利,郭夫人的淫水可不是人人都可尝到 的!」
 
  林震刚要把筷子插入黄蓉的骚屄里,却发现黄蓉这条母狗早已水漫金山了, 继续将筷子狠狠捅入黄蓉的骚穴里,不禁调笑道:「真是条好色的母狗!」 
  筷子的插入让黄蓉不禁呻吟了一声,听到林震的调笑,忍不住嘀咕道:「人 家才不是呢!」
 
  林震用手里的筷子有技巧抽插,另一只手把玩着黄蓉这条母狗的尾巴,「不 是什么?不是母狗,戴着狗项圈,有条狗尾巴,一路跟狗一样爬行,郭夫人还说 你不是母狗。」
 
  「呜…嗯,是…是母狗,我前丐帮…呜…帮主黄蓉,女侠…轻…点…黄蓉, 是林震主人饲养的一条犬名为黄狗的母狗。」黄蓉面色羞红夹带呻吟熟练回答道。 
  「既然知道自己是条母狗,也就是说母狗你不好色,那主人现在就将你这条 母狗牵回房间睡觉。」说完林震轻轻扯动狗链作出要牵黄蓉回去的样子。 
  见状黄蓉连忙忍住呻吟道:「不,黄狗错了,黄狗是条色母狗,一条淫荡母 狗,一条想要主人操的母狗…啊……」
 
  还没说完,黄蓉突然啊的一声呻吟,一道白色的淫水喷到到林震拿筷子的手, 黄蓉又一次高潮了。
 
  林震见状不禁再笑道:「果然是条淫荡的母狗,这么快就高潮了,这下黄狗 你应该尽兴了,那么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
 
  黄蓉明知林震只是说说而已,要的让她表态,可黄蓉虽然刚高潮完,但酮体 的渴望更为严重了。也顾不了羞耻连忙出声道:「不可以,母狗还要!」 
  听到黄蓉的回答,林震故作无奈道:「还要?你女儿芙奴肏你这么久,主人 给你这条母狗弄两次高潮了,江湖人称你是江湖第一美人,主人看你是天下第一 色狗才对。」
 
  「母狗要的是主人热乎乎的大鸡吧肏,而不是那些冰冷冷假阳具与筷子,这 根本没有可比性。」黄蓉宛如街上发情的母狗疯狂扭动那纤细腰肢虽然明知插在 小穴里的筷子只能算隔靴搔痒,但黄蓉肉壁还死死吸住不让它轻易离开。 
  林震有力将插在黄蓉骚穴里的筷子拔了出来,将自己的大肉棒的龟头在黄蓉 骚穴肉瓣上磨蹭道:「你这母狗原来想要主人大鸡吧肏,那你是不是天下第一色 狗。」
 
  「汪是…是母狗我是天下第一色狗…汪…」黄蓉满脸淫态扭动腰肢追逐林震 的肉棒道。
 
  闻言林震哈哈一笑,大手扶着黄蓉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大肉棒狠狠顶入黄蓉 那湿润的骚穴感叹道:「黄蓉啊!黄蓉你天生就是当一条贱犬的料!」
 
  黄蓉享受被渴望已久的肉棒塞满抽插,娴熟扭动腰肢配合,呻吟声更是越来 越大了,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林震的感叹,或许听到了不过已经习惯。
 
  见状林震不满啪的一声一巴掌拍打黄蓉那充满弹性的雪臀上道:「别顾着自 个享受,浪叫小声点,想让全客栈的人都来见识你这条天下第一色狗吗?」 
  黄蓉闻言心中一惊神智不由一清,慌忙将浪叫声放低,同时黄蓉不再自顾享 受,娇艳的酮体开始使出林震调教出来技巧。
 
  感受到黄蓉骚穴阵阵吸力,对于黄蓉这条母狗现在的性技,林震不得不慎重 对待,暂停一下做了个深呼吸才慢慢再继续。
 
  这样抽插一阵后林震一边用高超的技巧挺日,一边拿起狗链如驾驶马车般, 令黄蓉这条母狗照他的意思爬行。时不时还一个巴掌拍打在黄蓉圆润的丰臀上。 
  被林震如此驾驭也不是第一次了,黄蓉也十分配合,可不久黄蓉察觉有些不 对了,方向好像是掌柜室,才想起刚才林震说要打探掌柜的虚实,动作不禁停了 下来。
 
  见此林震就知黄蓉发觉了,大手探到黄蓉胸前巨乳上揉搓道:「之前不是你 这条母狗说这间客栈有些不妥吗?现在不就趁机看看掌柜有没有问题。」 
  黄蓉心知林震决定了不会轻易改变,再加上自己也确实对这家客栈有点不放 心,稍微迟疑一下就继续往前爬。
 
  不过黄蓉咬着玉唇,将快感带来呻吟的欲望苦苦忍了下来,可越是如此林震 动作就越放肆,不仅对此浑身的调情手段,还如现在突然扯着狗链让黄蓉停在房 门前,抡起大手,啪啪的在黄蓉雪白的大肥臀上一轮抽打。
 
  虽然黄蓉一直强行苦忍,可被林震一番调情下来,早已情欲高涨,再被林震 这一抽打,心中既是羞又怒更是惊。同时深怕房门突然打开,她这身淫态被人发 现。
 
  原本黄蓉这身淫肉被林震调教有些受虐倾向,兼满腔高涨的情欲,使黄蓉控 制不住了,心中大急。
 
  情急之下,黄蓉深吸一口气,被抽打的肥臀往后挺送,将林震的大肉棒整根 套入自己的淫穴里。随后林震只感觉一阵强烈的吸力,发觉自己肉棒被黄蓉骚穴 死死吸住,一点也抽不出来。
 
  接着黄蓉立即四肢并用向前爬行,如这般用肉棒代替手般拉扯竟然真的将林 震拖前好几步,并且林震的肉棒在黄蓉的淫穴里半点也没有松落的迹象。 
  刚开始林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虽然因离掌柜不远了,不敢太大动作,可 林震还是忍不住轻轻拍打一下黄蓉原本白皙现在通红的丰臀道:「厉害!果然不 愧为会武功的母狗!」
 
  黄蓉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比刚被林震抽打的臀儿还红上几分。林震伏下身在黄 蓉耳垂继续细声道:「也越来越母狗化了,街上那些母狗交媾时也是这样怎么也 分不开。」
 
  听了黄蓉更为羞涩了,慌忙松开肉穴里的吸力,让林震的变回肉棒自由。还 好已经来到掌柜室,连忙爬到窗上,上身伏趴在窗前,丰满的肥臀高高翘起,显 然黄蓉对林震的心思清楚得很。
 
  见黄蓉如此识趣,林震也不客气,扶着黄蓉纤细的腰肢,慢慢抽插起来。 
  谁知还没抽插几下黄蓉突然惊起,还将林震的肉棒甩开,突然变故让林震不 禁不满起来。可黄蓉没有解释,也不像狗一样爬行,双脚快速奔到刚才被他抽打 肥臀房间,一脚踢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对于黄蓉这番动作林震不禁大为震惊,因手里还拿着系着黄蓉的狗链缘故, 林震不免被扯着跟黄蓉一同走。走了进房间却发觉并没有想象中情况发生,只见 房间里几张床里的人都是睡得死死,连黄蓉这样闯进来都没有惊醒的迹象,林震 这时也察觉有些不妥了。
 
  原来刚才黄蓉窗外竟然没有看见掌柜,刚开始还以为去了别的地方,不过随 即想起,之前经过的房间太安静了。一楼一般是通铺,来住都是粗鲁的汉子,一 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打呼噜习惯。
 
  于是才有黄蓉这番动作,黄蓉在房间轻轻嗅了一下,道:「是迷香,不好芙 儿……」
 
  随即黄蓉想到还在房间里的郭芙,慌忙向房间跑回去,林震也连忙也跟上。 
  很快来到房门前,只见房门大开,黄蓉见了也不顾自己这番模样直接就冲了 进去,一入房间果然见到略为肥胖的掌柜。
 
  那掌柜还在郭芙的床上,且黄蓉还发现盖在女儿被子已经被掀开,当黄蓉要 走进来时,这掌柜一双小眼正在郭芙酮体上下打量,口还不停啧啧称赞道:「好 一个绝色小美人,不应该说是小母狗才对,原以为只是个小婊子,没想到还是条 美人犬!」
 
  说着还伸手在郭芙胸前淑乳上捏了一下,继续道:「好弹性!还真会玩不仅 一身母狗的打扮,还穿上乳环,以后怎么奶孩子啊!不过也对这婊子天生就是给 人当母狗玩物的料,那会有人娶,又如何为人妻人母!」
 
  黄蓉一进来就看到眼前掌柜揉捏女儿奶子一幕,怒气攻心不禁娇喝一声道: 「住手!」
 
  那掌柜被黄蓉突然娇喝吓了一跳,手不禁一抖但很快镇定下来,转身看一前 一后进来的黄蓉两人,不过注意都落在黄蓉身上。尤其因奔跑的缘故现在还一直 上下蹦跳的巨乳,简直让掌柜移不开眼。
 
  而黄蓉也因掌柜距离女儿太近了,怕动起手来会被掌柜伤到,不敢贸然出手。 
  那掌柜盯看了一会,才打量认真打量林震两人一番,看到两人行头对林震道: 「兄弟原来出去遛狗,真是好运气,让你逃过一劫。」
 
  「不过好运到头了,原本让你作一个糊涂鬼,现在你亲自送你上路,放心你 这条两头母狗,老子一定好好享用!」说完,从手袖里掏出一把匕首来。 
  黄蓉听到掌柜的话眼中不由精光一闪,显然这掌柜还不清楚眼中两头母狗是 身怀绝技,连忙暗中传音林震:「等一下,跟他打斗时想办法引诱他离开芙儿身 边。主人放心,他的武功比主人还差许多。」
 
  有了黄蓉保证林震心里踏实多了,之前在襄阳相处个个武功都是比他高强,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来,但林震心里还是郁闷。现在遇到武功比他弱的, 心中一阵雀跃。
 
  「妄想,这里竟然是黑店!肥球受死吧!」林震放开狗链故作愤怒向掌柜挥 拳。
 
  掌柜也迎了上去,两人大战一起,果然没有出黄蓉所料,掌柜虽然有匕首在 手,可武功确实差林震一截,不过林震经验太少,使掌柜还能不时反攻一下。 
  掌柜再一次避过林震拳击,不禁焦急起来,心里暗骂,失策!失策!没想到 这公子哥还会武功!贼眼一转,挥匕首向林震刺去。
 
  林震从容不迫再次避开,不过突然听到黄蓉叫喊声:「小心」林震还没反应 过来,就被一波茶水泼到眼中。
 
  原来那掌柜趁机将旁边放着的一壶茶水泼向林震,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林震一 阵手忙脚乱,恢复时掌柜的匕首已经顶在林震喉咙上。
 
  「兄弟还是嫩了点,放心老子不会现在就杀你,老子要在你面前享有这两头 母狗一番,如果老子没看错那头小母狗还是稚吧!老子还多谢兄弟。」掌柜得意 对着林震笑道。
 
  快速用绳索绑住林震双手,接着转身对黄蓉命令道:「大母狗,还不过来见 过新的主人!」
 
  变故太快了,根本没有给黄蓉反应的时间,虽让掌柜离开女儿身边,但现在 林震落入他手,黄蓉暗叹还是林震对敌的经验太少了,现在只能见机行事。 
  「还不快点,你们这些婊子不是最识时务,换主人对你们这些母狗只是小事 而已。」
 
  黄蓉无奈向掌柜走过去,掌柜却对黄蓉怒骂道:「狗是这样走的吗?还真矫 情,学狗一样爬过来,一边学狗叫。」
 
  黄蓉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为了林震最后还是四肢着地,如狗爬行,一边 学狗汪汪叫了起来。
 
  见到黄蓉的动作才面露满意之色道:「这样才像话,看你这母狗用的狗链都 是用黄金打造的,看来这兄弟很宠爱你这头母狗!不过以后就不同了,要乖乖把 老子侍候好了,不然有你这头母狗受的!」
 
  很快黄蓉爬到掌柜脚下,掌柜的肥手抚摸着黄蓉秀发道:「看这头母狗容貌 跟小母狗十分相似,应该是一对姐妹犬!转过身来老子先享有一番你这头母狗, 再去破那小母狗的处。」
 
  黄蓉暗道机会来了,乖巧转过身,掌柜见状不禁得意道:「果然是头识时务 的母…啊!」
 
  话还没说完,掌柜就发出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原来黄蓉刚转过身借掌柜松懈 之机,狗尾巴一挥打落在掌柜两腿之间。
 
  黄蓉也不理在地上打滚的掌柜,连忙给林震松绑,恢复自由的林震狠狠在掌 柜身上踢了几脚泄愤,才对黄蓉感谢道:「又辛苦蓉奴你了!虽然你这条母狗的 护主能力不错,以后还是劳烦你教主人一些对敌经验。」
 
  显然这次让林震憋屈极了,黄蓉连忙答应下来,转身对林震问道:「主人, 这家伙这么处理?要不要让主人再折磨一番。」
 
  看着满脸不可置信表情的掌柜,林震又踢了一脚道:「不用,等一下问清楚 后就将他处理掉,蠢货,别被这条母狗的淫荡与那对淫贱的巨乳迷惑,要看她的 小腹下奴印。」
 
  自从被女儿发现后,黄蓉再也没有将这奴印隐藏,闻言掌柜忍住痛楚向黄蓉 的小腹望去,一见小愣一会,面色更难以置信了,显然已经知道黄蓉的身份了。 
  有过刀疤男那次的经验,黄蓉虽然羞耻但没有想象中惊慌,林震继续道: 「你说得没错她们是一对姐妹犬,不过还是母女犬。」
 
  接着林震对掌柜进行拷问,也清楚了,原来这掌柜是落草为寇的山贼,不过 攒足本钱之后就从良在这经营客栈,可这客栈地处偏僻客人又少,有时也会趁机 做些无本买卖。
 
  见林震一副不懂世事的公子哥的模样,加上黄蓉母女美色引诱,且也没有看 到林震入住,就用迷药将客栈所有人迷晕过去。之后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问清楚后林震不顾掌柜的求饶,将他杀了,黄蓉也看了一下确认女儿没事后, 跟林震一起将尸体埋客栈在旁边的树林里,。
 
  做完后,林震与黄蓉回到客栈,林震抱着黄蓉的腰肢道:「黄狗,我们继续 没完的事!毕竟这次你护主得力,主人怎么也要满足你。」
 
  不等黄蓉反应,就用如把尿姿势将黄蓉抱了起来,大肉棒顺势插入黄蓉的骚 穴里,就这样一步步往前走。
 
  可林震去并不是回房间,而是到处走动,黄蓉知道全客人处于昏迷状态,当 然也明白林震心思,肆无忌惮浪叫起来。
 
  随后林震来到一间房间,松开双手敲门,而黄蓉对于变故并没有慌乱用手脚 去捉住林震的身体,而是用不属于她身体一部分的狗尾巴,却使得如自己身体延 伸,金黄的狗尾巴缠住林震的腰间,竟然支撑住黄蓉整个酮体。
 
  对于黄蓉这番高难度动作林震刚开始虽然吃惊不过黄蓉高强的武功,就不再 惊讶,心里反而更满意黄蓉对尾巴的运用,看来这女侠越来越适应母狗的身份了。 
  林震继续敲了几下门道:「本老爷特带饲养的美人犬过来让你等评论。」 
  而黄蓉不用林震说就如狗般手臂弯曲手掌紧握,伸出舌头对房间汪汪叫了几 声,接着玉足一踢,房门上的门栓脱落下来,房门应声打开。
 
  林震再次抱回黄蓉走进房间,发觉房间里一个客人正在床上睡着,林震来到 床前揉搓几下黄蓉臀瓣道:「看来睡了,母狗打声招呼留下记号。」
 
  「汪汪,我是林震主人饲养的母狗在此有礼了汪汪。」黄蓉拱个手道,同时 淫穴被林震抽插溅出淫水周围。
 
  随后林震在各个房间里玩弄黄蓉,虽然很多房间并没有人住,但也留下大量 的水迹,最后林震在一个狭小住着四个粗鲁大汉的通铺里,黄蓉扶着墙翘高臀儿 让林震在身后不停挺送。
 
  房间太过狭小,使黄蓉浪叫在房间回荡不绝,虽然知道那四个大汉昏迷着不 会听到,且也不是第一次在人前被操,可完全放下心中种种束搏,肆无忌惮将本 性表现出来,让黄蓉感到一种极致快感。
 
  林震又一阵抽插接着肉棒在黄蓉的蜜穴中颤抖几下大叫一声:「让主人用精 液射死你这条母狗!」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射到黄蓉花芯上,娇嫩的花芯被此一淋 黄蓉也随着发出一声满足的淫叫,也跟着到达高潮了。
 
  精液、淫水与交合的气味充斥在狭小的房间,林震慢慢将软下的肉棒从黄蓉 小穴里抽出,向黄蓉问道:「蓉奴还有两天路程,那郭大小姐到底要怎么处理?」 
  「你对芙儿已经做到这地步了?难道现在不想负责!」黄蓉迟疑一阵面色才 决然道。
 
  闻言林震当然大喜,但黄蓉突然这么说有点不真实,连忙道:「蓉儿,你知 道主人不会休妻,郭大小姐跟你也只是妾。」
 
  虽然黄蓉对那掌柜恨之入骨,但刚才他说的话,黄蓉觉得很有道理,以女儿 状况哪能被人明媒正娶,到时候被人发现名声更坏,且女儿对林震一副死心塌地 让黄蓉毫无办法,最重要经过这次发觉女儿太没有警惕性,以后离开让黄蓉作娘 的如何放心的下。
 
  当然黄蓉虽然同意了,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回答林震道:「放心,不会让主 人休妻的。再说主人要是休了,蓉儿还不放心了。」
 
  最后黄蓉说出要求,让林震这段时间不要破女儿的身子,她在襄阳想办法给 女儿办一个假成亲,最后让女儿跟她一样暗中保持与林震的关系,这样既保存女 儿名誉,也让林震得偿所愿。
 
  听完黄蓉的建议林震反对道:「不行,怎么又是这样偷偷摸摸,竟然郭大小 姐要做我林震的小妾,哪能在给人做妻啊!」
 
  「主人放心,只是假成亲,不会让他碰到芙儿一根寒毛,再说主人也不可能 公开纳芙儿为妾,都时候芙儿没成亲,却被人看出不是处子之身,那女儿家还有 什么颜面可言。」
 
  林震想了想感觉黄蓉说得没错,可林震不想轻易答应,表面犹豫一阵道: 「这样可行,不过纳郭芙那天用郭芙那菊穴来代替。」
 
  「好,不过虽然我们母女名为妾,要不要守那些规矩我们说了算。」黄蓉想 了想点头答应下来,不过林震再次说道:「可以,不过作为惩罚主人要蓉儿这两 天没有主人同意情况下除了可以人话外其他行为都要完全犬化。」
 
  闻言黄蓉顿时羞不可抑,但内心深处有种向往的冲动,最后不知为女儿还是 自己想体验,黄蓉点头答应下来。
 
  林震见黄蓉答应了,心里欣喜欲狂,也明白适可而止道理,满意拉扯狗链走 回房间,黄蓉识趣如狗般跟在林震身后爬行。
 
  第二天启明星刚亮,郭芙感觉菊穴的尾巴被拉扯慢慢醒了过来,发觉娘亲正 拔掉自己菊穴里的尾巴,不禁出声问道:「娘你在要干嘛?」
 
  黄蓉还没回答,一旁的林震抢先回答道:「当然为芙奴你的后庭开苞作准备, 放心你娘当初也是这样经历过来。」
 
  当然这是林震要求的,其实郭芙菊穴早已随时可以开苞了,主要让黄蓉习惯 母女共侍一夫尴尬,闻言郭芙十分配合翘起小臀儿,黄蓉双手缓慢把女儿臀瓣掰 开,将漏斗插入女儿的菊穴里,接着将早已准备好的温盐水倒了进去。
 
  刚开始郭芙酮体有些不习惯颤抖,可随后郭芙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以前已 经经历过,习惯了下来。
 
  最后倒完温盐水后黄忍不住吩咐道:「芙儿夹紧了。」将漏斗拿掉,把尾巴 插回去。
 
  林震见完成了就出声道:「好了就过来吃早点,等一下还要赶路。」
 
  听了郭芙连忙夹紧尾巴,向林震走过去,却发现娘亲是如狗一般爬过去,也 连忙学着一样趴下爬行。
 
  爬过来后还发现林震为娘亲准备的早点用狗盆装着放在地上,娘亲还真如狗 般不用手用嘴食用狗盆里的早点,且不时摇一下尾巴好像很开心样子。
 
  虽然之前也见娘亲母狗模样,但现在娘亲活脱脱如条狗般,郭芙还没见识过, 郭芙不禁疑惑起来。
 
  似乎看到郭芙疑惑,林震说道:「既然你娘是我林震养的一条母狗,当然也 要像条狗才行。」
 
  「那芙奴也来试试!」说着,竟然抢夺黄蓉狗盆食物模仿黄蓉般进食,林震 见了当然不会阻止。而黄蓉这几天经历太多女儿这种毫无廉耻行为,刚开始还出 手阻止,可郭芙反而还埋怨她,次数多了黄蓉也不再阻止了,这也是黄蓉允许林 震原因之一,聪明如她也实在没有办法。
 
  林震不急不迫吃着早点,不时望一下脚下两条母狗抢食情形。最后黄蓉这对 母女犬将狗盆里的食物舔得一干二净。
 
  林震收拾一下拿好包袱,拿出一根狗链两头系在黄蓉母女玉颈的项圈上,再 拿那根黄金狗链系在这条狗链上,轻轻扯动几下道:「好了该赶路了。」 
  郭芙一听不禁一阵迟疑道:「就这样出去?」
 
  「怎么身为母狗还要穿衣服,看你娘多镇定,芙奴你还要跟你娘好好学习!」 
  郭芙向娘亲望去,发现娘亲非常镇定,亦步亦趋跟在林震身后爬行,见状郭 芙不禁不服气,连忙也爬到。当然有狗链系着也不得不跟着爬行。虽然心里一股 不服气支撑着,但还十分害怕,一出房门紧张四处查看。
 
  客栈还在昏迷中起码要日上三竿才会醒来,这里地处偏僻很少人来,加上天 还没亮起,九成也不会有外人,所以黄蓉才这么镇定。
 
  一路无惊无险来到马车前,郭芙连忙跳上马车,而黄蓉却趴在马车前,林震 立即明白黄蓉的意思,毫不客气踩着黄蓉玉背上登上马车,马车上的郭芙不禁不 满瘪嘴。
 
  等林震登上马车黄蓉才四肢一蹬跳上马车,林震见黄蓉这对母女犬爬进车厢 才驾着马车向前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