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伍迪牵着手中的铁链,提着一个美丽性感的少女慢慢走回了家,一路上脚掌的剧痛与剧烈的刺激使得李欣桐多次想要停下,白嫩的脸颊绯红一片,但却只能被这个男人野蛮的牵回自己的家,她多次想出声反抗可都只变成了嘴中诱人的呜呜声。

  「不知道萌萌怎么样了。」李欣桐心中凄然道,她无比希望此时天亮的早一点让别人可以看到她现在的处境,她将希望寄托在了周围的行人中,可是在这一公里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出现。

  伍迪拿了钥匙打开了锁,李欣桐心中凄然,这原本是她的钥匙。

  「小宝贝儿,我们到家了。」伍迪用劲的拽了手上的铁链一下。

  「呜呜呜呜!」李欣桐大叫一声,又受到了脚掌处的剧烈疼痛以及刺激,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然后又蜷缩在地上微微的抽泣了起来。

  「来来来,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小美女。」伍迪说着解开了李欣桐的风衣,李欣桐躺在地上不断的躲闪可这并没有任何效果。

  风衣下,李欣桐身上一件合身的黑色爱心T恤将她饱满的身材展露无遗,修长的美腿上则是一条黑色的天鹅绒裤袜以一条短短的牛仔短裤,显示出了美好的青春活力。精致的小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五厘米高跟鞋,后面的还有着一个锁将高跟鞋紧紧的固定在她的脚掌之上,平滑的脚面微微弓起,仿佛是在承受着什么莫大的痛苦。李欣桐此时美眸中噙满了泪水,娇躯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打算怎么处置她。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声,从另外一边的房间中传来了一声激烈的呻吟,李欣桐听到心中最后抱着的一丝希望也化作了泡影,眼神中瞬间充满凄然。

  「萌萌…我……对不起你……」

  下体的跳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感受不到了,可能是没电了,但得幸于此,李欣桐可以清醒的思考问题。她开始尝试解脱束缚,可是由于她用的是手铐,她并不会挣脱,所以她只能尝试逃出去,逃到最近的派出所,去寻求帮助。

  想到这,李欣桐的眼中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赶快跑出门,找到警察,然后回来救妹妹。

  「我为什么袜子里面放绿豆啊!」李欣桐此时无比悔恨自己的这一个灵机一动的想法,她深知就是这点可能会使她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场景。

  伍迪直接抓住李欣桐的项圈,就想拽住她进入她妹妹的房间,为了自己的计划,李欣桐打算先装做顺从他意,然后趁他不注意对着他的下体狠狠踢一脚,然后就往门外跑。

  李欣桐踉跄两下,站起了身子,顺从的跟着伍迪进了房间。

  「呜呜呜!呜!……」房间中的李月萌看见姐姐就这么被陌生男子像个宠物一样牵了进来,痛苦的发出了一声悲鸣,一行清澈的泪水瞬间就顺着脸颊流下。

  李欣桐看见妹妹此时被绑成的这么一个模样也是大吃一惊,眼中含着对妹妹的愧疚,同时也有着对伍迪的愤怒。

  「呜呜呜!」伍迪将链条狠狠的一拽,将不断挣扎的李欣桐给丢在了床上,妹妹立刻靠了上来,将头靠在姐姐的身上,低声哭泣。

  李欣桐怒视着伍迪,但伍迪丝毫不建议,从一旁拿出一个全新的绳子就进行进一步的步骤。

  李欣桐看见伍迪弯下身心想这就是最好的时机,一瞬间强忍住兴奋,对着伍迪措不及防的就是一踢。

  「你们能不能有点创意啊,每个都玩这一招。」伍迪无奈的嘀咕一声,顺手就抓住了李欣桐袭来的美腿,李欣桐见势不妙,就要收回腿,可伍迪的手手就像是一个铁钳一样,牢牢的抓住了她被黑丝所包裹的纤细的脚踝。

  「呜呜呜呜!」

  「别急,我会给你们机会的,我打算和你们玩一个游戏,如果你们胜利了,我可以放过你们。」听到这,李欣桐一脸怀疑的看着伍迪,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谎,而李月萌处在疯狂的刺激下,意识已经模糊,双面绯红,已经难以听清楚外面的话了。

  「呜呜呜!」李欣桐想问你怎么保证,但被口球翻译成了无意义的语音,然而伍迪丝毫不在意,说道。

  「你们没有选择,好了,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解缚,我等会儿要去旁边房间睡觉,如果你们能够把自己的拘束,那么你们下一步怎么办随你们自己选择,反之,如果在我醒来时你们还没有逃离束缚,你们两个将成为我的收藏品,对了,我一般8点起床」李欣桐此时的眼中瞬间燃起了希望,她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此时是凌晨4点。就连一旁不断呻吟着李月萌也听到了伍迪的规则,勉强的抬起了头,看了伍迪一眼。

  「当然,为了防止你们直接跑出去,我会把你的捆绑给重新加固的。」伍迪把正在不断挣扎的李欣桐翻了一个个,将她被手铐所锁死的双手又以笔直排列,然后将绳子一段一段的缠绕在她的上臂上,身子勒入皮肤,每一下都让李欣桐痛呼一声,接着他又用在中间加上一段绳子勒紧固定,直到确定她的整条双手只能像一根筷子一样,不分彼此才肯罢休。

  接着他又将李欣桐不断挣扎的双腿并拢,一屁股坐在李欣桐不断扭动的郊区上一道一道的紧密的将她的黑丝美腿也给绑了起来,就连高跟鞋的鞋跟也被固定在了一起。伍迪摸上大腿的时候无意接触到了隐藏在丝袜下的一小节绳子,不由得为之诧异,接着又发现了藏在李欣桐T恤下的龟甲,不由得会心一笑,将李欣桐的T恤退了上去,接了两截绳子到她的龟甲上,他然后把李月萌拖了过来。

  「呜?呜呜呜!呜!」李月萌香汗淋漓,真丝睡衣紧紧的贴合着她的娇躯,显得无比的诱人,伍迪将李欣桐的美腿穿过了李月萌所构成的那个环中,然后又把李月萌扑倒,对着李欣桐的双腿反向折叠,并且用一段绳子把她的手脚与龟甲上的两条绳子绑在了一起,此时两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已经被串在了一起。

  「呜呜呜?!」李欣桐感受到妹妹的挣扎,心中充满不解,不清楚他为何将她们绑在一起,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她现在想的是如何在这样紧密的束缚下逃出。

  「别急,还没完呢。」

  「还没完?」此时,李欣桐眼中闪过一丝灰暗。只见伍迪拖着两个女孩来到了阳台,在剧烈的挣扎中,李欣桐突然意识到了伍迪的想法,剧烈的挣扎起来。

  「呜呜呜!不……不要!」

  伍迪并没有理睬这些挣扎,他只是搬起了一个小板凳,然后将不断受到刺激不断挣扎的李月萌背放在了上面,然后又将李欣桐举起,将绑在她手脚间的绳子连接到了房屋上方的晾衣横梁上,然后就送了手,并且确认窗帘是完全关闭的。

  「呜呜呜呜呜呜!」感受到四肢上突然出现的压力将绳子更加深入的勒紧了肌肤,李欣桐痛苦的叫了起来,而她的妹妹则被绑在她的身上,靠着一个小小的凳子来保持平衡,而妹妹此时神志不清的不断扭动着,似乎马上就会让凳子倒塌,而如果一旦这真的发生了,那么妹妹所有的体重都会在一瞬间加到自己的身上。

  「呜呜呜!」李欣桐狠狠地瞪了伍迪一眼,而伍迪紧紧是摸了摸她发热而又滑嫩的脸,揪了一下,然后就在她剧烈的挣扎与呻吟声中走进了她原本的房间准备睡觉「呜呜呜…」李欣桐感受到妹妹的娇躯在自己的背上不断的挣扎着,心中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动力,如果这种情况一旦挣扎幅度过大,后果将不堪设想,而她此时也只能祈祷意识已经模糊的妹妹不要挣扎的太过火,不然自己很有可能会出现极差的结果。

  「呜呜…」李欣桐被吊在空中,感受着全身的疼痛,心中充满了悔恨与凄然,刚刚燃起的希望这就样熄灭,使得她的眼中此时空洞无比,眼泪无意识的从她的眼角滑落。


  新的一天,鸟儿歌唱,花儿盛开。伍迪伸了一个懒腰起床,刚想出去看看两位小美女的情况,就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僵住了。他迅速的回到空间,然后一身热汗的回来,表情复杂,嘴角不断抽动。

  「老J,你麻痹!」

  「碰!」随着一声剧烈的关门声,李欣桐疲惫的看了看依旧吊在自己身下的妹妹与摇摇欲坠的椅子,艰难的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

  「呜…」

  …

  「警告,燕京北部北纬xxx东经xxx,又一次发现高维反应!」刺耳的电子声在实验室中再一次响起,所有的研究员脸色都变了,段秧白净的眉头又一次皱在了一起,这让她想起了上一次不好的记忆。

  「是那个所谓的老J吗?」

  「滴!图像信息收集中,现在进行放大处理。」随着电子声的消失,3D投影上燕京北部的红点开始被迅速放大,很快他们看见了监控摄像头记录的所有有关录像。

  视频中是一个街道,代号老J的壮硕男子又一次出现,不过这一次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看起来像是20岁左右的年轻的男子,男子对于这个新的地方看起来是有一些紧张的,他不断地往回注视着「老J」,而「老J」也仅仅是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之后便消失了。由于此次代号老J的嘴距离男子的耳部过近,所以此次的唇语识别系统仅仅可以通过面部肌肉的抽动来推断出了「老J」对男子的话。

  「Havefun.」

  段秧的红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她很清楚这个人物的的重要性以及战略性地位,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将信息发送给了行动部门的临时部长。

  …

  看到了段秧新发送来的信息,慕梓涵一双睿智的眼睛闪动着不确定的光芒,她不敢冒险,但是她必须要冒险。这是一个机会,通过之前上面派下来的特别小组选择出的方案,他们不能容忍这个变数的存在,哪怕这个组织对人类没有坏心,但是当猜疑链已经构成,那么他们的来意也就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仅仅是他们的威胁程度,根据机器的分析他们所有的能力都有达到合理来源而不是不可战胜的,除了老J这个变数,但是如果这一把赌赢了,他们的收获将会是巨大的。

  「行动方案——GW- 0001x,特别行动组准备,沟通官员——马忠海,选择,不需进行疏散。」慕梓涵青葱般的手指在面前投影出了这一行字,她想了想,又添到「增加指令——特别行动组代号XX001,驻守本部成员设定——龙雨。」反复审查了半天之后,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迷茫以及对未来的恐惧,但接着她狠狠的摇了摇头,将这条命令发送了出去。

  ……

  「各位,我们出发!」

  燕京的基地中,三辆黑色的奥迪开始前往目标地点。

  …

  「诶……真是的……就把我丢在这了…」男子无奈走走在街,行为畏畏缩缩,似乎多陌生的世界充满了敬畏,「啊…我该找谁啊!!」男子无奈的蹲坐在路边,他身上没有一分钱,他完全不知道老J将其丢在这的目的,此时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相信老J的行动肯定是有所含义的。

  果不其然

  没过一会儿,他就看见有一辆黑色的车子来到了他的面前,车中走下了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子,全身散发中一种上位者的气质,马忠海走到男子面前,道。

  「您好。」

  「额…您好?……」

  「先生请问您能否和我们走一趟,我们有一些事情想与贵方探讨一下。」「额……这事情我拿不了主啊……要不……你去见管话的人?就是那个会莫名奇妙消失的人。」「我们也想啊,但是他的行踪很难把握,所以我们只能找你了。」「额……也对…」男子心中大汗,想脱身而出,可马忠海是什么人,他的父亲马红军可是当年走完长征的人啊,男子这点想转移话题的小算盘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男子虽然有心踢皮球,可又怎么斗得过马忠海这匹老狐狸,不到三分钟就被打的无话可说,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马忠海上了车。

  黑车开动,车子开始往燕京中部一个大型基地驶去,身后瑶瑶的跟着两辆车。

  ……

  「好了。」马忠海把男子带进了一个小密室,然后退了出去,「会有人来进行下一步的。」男子此时已经面如康色,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现在坐下之后他感到自己胸口直跳,双腿又是发抖又是发软,他长长的的吐出一口浊气,强行冷静下来。

  「第一部分完成。」马忠海走出来,对着外面的警卫员说道,「打开空间制控器吧。」「可那只是一个原型!」「我们没有时间了。」「…是的!」

  说着,整个房间的周围突然闪耀起了蓝色的光芒,而大门此时也被紧紧锁死。

  「希望这样可以阻止所谓的老J.」

  密室中,男子感到房间突然微微的震动了起来,心中一紧,就要起身,但此时他突然感到后脖一疼,他伸手摸去,感到了一个小小的冰凉金属似乎出现在了皮肤底下,男子瞬间吓得面色苍白,嘴唇直抖。

  一个3D投影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投影上是一个美丽的女性,但此时她面色紧锁,宛如万载寒冰,清冷的声音充满磁性。

  「听着,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此时你的身体中已经被注入我们最新研制出的纳米炸弹了,纳米炸弹已经通过你脖子处的输送器顺着血液送到了你全身各处,而一旦你离开这个房间纳米炸弹就会爆炸,虽然一颗的威力不会很大,但是充斥在你血液中的上百亿颗炸弹足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不留下任何痕迹。」「为……为什么…」男子眼神中充满了恐惧,「我…我什么都没做……」「要怪就怪他吧」3D投影上出现了一个男子的面容,正是伍迪,「我们给过他机会,而他不仅没有把握住,还带走了我们的一名行动人员,此番行为,使我们不得不采取最终行动保护我们自身。」「暴…暴徒?」男子嘴角微微颤抖,「难怪…」…「暴徒?」远在不知名地下基地的慕梓涵抖了抖好看的眉毛,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号。

  ……

  扬城,伍迪正走在路上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周围的人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又出现在了伍迪的面前,又是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子走了下车,司马懿递给了伍迪一个电脑,上面瞬间显示出了一个视频。

  「为什么每次来找我的人都是一个秃头…」伍迪一开始还在吐槽着,但很快他就僵住了,他看见了那名男子正在一个密室中,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你们干了什么。」伍迪抬起头,声音冰冷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不过是给他注射了纳米炸弹,如果脱离那个房间就会立刻爆炸。」司马懿同样冷冷的看着伍迪,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该死,你们这是自讨苦吃!」伍迪头顶的青筋已经十分明显,抓着平板的手也青筋直露。

  「楚先生,这是你们逼我的,上次我们已经展现给了你们我们的善意,而你却践踏了它,现在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司马懿厉声说道。

  「我警告你,立刻解放他,不然你不会想看到那个结果的。」伍迪微微眯着眼睛,顺便在全身输血主要血管处打了一个小型的空间门,防止司马懿的偷袭。

  「嗖」一枚子弹射进了伍迪的空间门,司马懿仿佛听到了什么,面色瞬间变得难看,一瞬间,突然几十个穿着褐色战斗服的士兵从四周出现,子弹从四面八方向伍迪射去,而在一瞬间,伍迪也同时失去了踪影,只留下空间中的微微扭曲,子弹从一边射入又同时从一边射出,让所有的士兵中了自己的纳米炸弹。

  伍迪的声音突然在司马懿的面前出现

  「放了他!」

  「如果你们敢再干一些过分的事,他立刻就会死。」司马懿梗着着脖子,喊道。

  空气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伍迪的声音从空气中传来「行,你们等着。」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出现了。

  司马懿阴沉着脸,联系到了总部。

  「「暴徒」捕获失败,情报更新,「暴徒」也具有空间控制能力,请快速更新方案。」……秘密基地中,慕梓涵眉头紧锁,葱白般的手指抓着一支笔在不断地敲击着桌面。

  …

  伍迪打开一个空间门回到小区,面色阴沉的看着依旧被吊在房梁上挣扎着的李欣桐李月萌两姐妹,打开一个空间门,将她们传送到了第四个房间中,然后自己也回到了空间,坐在闷热的大厅中,眉头紧锁,思考着对策。

  伍迪坐在大厅上思考着双方的底牌,他对攻击方面完全没有疑惑,他唯一的纠结点就是坐标,虽然他可以开空间门,但是要有坐标,「学生」的所在点他并不知道在哪。并且所谓的纳米炸弹也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是这个组织,他们在的话自己始终都不能放开手的玩,所以他还要找个空把这个组织给灭了。

  「虽然没有什么威胁,但是苍蝇嗡嗡乱飞还是很烦人的。行吧,那我就监视他们一会儿吧,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带着我找到隐藏的坐标。」伍迪说着开了一个极小的空间门靠近司马懿,跟着他一起往前走,然后每当他遇见一个部门内的人就又分离出一个空间眼,就这样呈指数倍数增长,很快他就会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信息。

  「那趁着这段时间,就让我看看我的小美女们怎么样了。」伍迪先回到了白倩的房间,由于他仅仅才出门一天,所以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唯一的问题就是温度,由于脱离了世界,这个房间的发电此时很成问题,白倩此时她全身香汗淋漓,倒在地上不断地挣扎呻吟着,看到伍迪回来,白倩更是剧烈的挣扎了起来,麻绳与皮肤不断地摩擦,可以看见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看来还是憋了不少东西在里面,然而伍迪并没有做什么,仅仅是摸了摸她的脸,然后就在她的剧烈挣扎把她架了起来。

  「OK,看来差不多是时候来建立我们第一个藏品了。」伍迪自言自语道「藏品?」白倩的身体突然僵住了,这个词让她有了许多不好的联想,她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但是没有丝毫的用处,伍迪扛着不断挣扎的娇躯,走进了大厅旁边的一个房间,这是之前伍迪找空所修改的一个大厅,由于现在没有灯,所以伍迪只能暂时开了一个空间门把太阳光给引了进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空间一瞬间变得干净明亮,看到房间中的装备,白倩的挣扎瞬间变得更加剧烈的,呻吟声也变得无比的强烈,她在空中不断地摇着头,眼中充满了恐惧。

  「不!不要!」

  白倩看到了这个房间像是超市的货柜一样,摆了好几排的「玻璃展览柜」,每个柜子中都有着一些拘束用的道具以及下面地下与顶部的两个接口管子,玻璃门上还有着一个个标签。

  「他…他不会是要把我做成展览品?」白倩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她雪白的娇躯不断挣扎,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结果,伍迪依旧轻松的把她带到了一个展览的柜子前,拉开了柜门,并且开始解开白倩身上的绳子。

  白倩的双腿解放了之后她立刻就想逃跑,但是由于长期的拘束,使得她一个踉跄,立刻就被伍迪抓住,塞进了展柜中。

  这个展柜后面的墙纸是一排书架,一缕阳光从上面照下,照亮了所有的书籍。

  儿这个展柜大约有两米高,可观测点大约是有一米九的样子,宽约半米,在展柜中的中间是一个小小的书桌,书桌上有一本摊开来的书,书桌后面则是有一个中间有一个圆形空洞的椅子,看起来似乎是死死的固定在了地上。

  白倩美眸中充满了恐惧,她不住地挣扎想要从展柜中出来可就是被伍迪死死地摁在里面,伍迪将白倩按到了椅子上,狭小的空间中只能容纳两个人着实让伍迪感受到无比的拥挤,他紧紧的贴着白倩的娇躯,把她瑟瑟发抖的双手按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椅子的扶手上有着两个环形的铁扣,此时敞开着,伍迪就将白倩纤细的手臂给按了进去,然后随着「咔嚓」的一声,白倩的手臂就被死死地固定在了椅子扶手上,无论她怎么样的挣扎,都没有任何结果。

  椅子背上也有两个大的铁铐,一个将白倩纤细的腰身也完美的容纳了进去,另外一个则是控制住了她那宛如天鹅绒一般的雪颈,使得她那美丽的头颅只能向前直视。

  束缚中的白倩泣不成声,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逃出伍迪的魔爪,可是只能随着一声声「咔嚓」逐渐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呜呜呜……」一行泪水顺着白倩的眼角留下,滴落在了她雪白色的连衣裙上。

  轮到了白倩的白丝美腿了,她的白丝美腿此时在不断地挣扎踢摆着,她的脚上又被伍迪穿上了她那精致的白色鱼嘴高跟,伍迪抓住她纤细被白丝包裹的脚踝,感受着那滑嫩的触感,将其固定在了椅子脚的铁铐上,然后顺着椅子上的铁铐,将白倩整条如温软细玉一般的美腿禁锢在了冰冷的金属之下,白倩娇躯一阵剧烈颤抖,美丽的眼中此时充满了哀求,不断地向着伍迪悲伤地哀叫着,可是她所有的话语都只有被翻译成毫无意义的呜咽声。

  伍迪又将白倩另外一条滑嫩的美腿也给固定在了椅子上,自此,白倩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移动了,她就像是一个洋娃娃,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供人参观。

  然后伍迪拿出了一捆绳子,开始在白倩的身体上锦上添花,他用绳子将白倩高跟鞋的跟也紧紧的绑在了椅子上,使得整条腿在真正意义上完全无法移动,他同时将白倩的双手给紧紧的绑在了椅子的把手之上,十只青葱般的手指就被完全固定在了把手上。

  白倩尝试挣扎,然而整个椅子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她急切地看向伍迪,看没有任何效果,伍迪此时紧紧是在椅子的中空处下拿出了一节导尿管和排便器连接到原本下体的导尿管,而排便器则是伍迪先卸下了肛塞,然后就将管子带入了白倩的幽门之后,然后在尽口上了锁,使得这个器具不会自己脱落。之后伍迪解开了原尿道管上的锁,让白倩将她所憋着的尿完全释放了出来,他又从旁边拿来了两个跳蛋,将它们在白倩剧烈的呻吟声中进入了她的蜜穴。

  「呜呜呜呜…」白倩看见伍迪终于看向了她,赶快剧烈的呻吟,果然,伍迪打开了她的口球。

  「求……求求你……放过我……」白倩带着哭腔哀求道,「我…我不想在这里…我…我…我想回家……呜呜呜呜…」伍迪听到了,就是耸了耸肩,然后从顶上拽来了一个连接着一个管子,将管子和白倩琼鼻上的管子连接起来了。

  看到伍迪的反应,白倩花容失色,「求……求…不…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然而还没有等着她把话说完,伍迪就把口球塞进了她的口中,然后在她的脑后将口球上了锁,然后,他当着白倩的面,将口球的钥匙丢进了地下的传导到处理排泄物的洞口里。

  「呜呜呜呜!」白倩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心中一片凄然,她尝试挣扎,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她想哀求,可是没有任何语言可以离开她的嘴巴。

  最后,伍迪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我骗了你,作为补偿,你就乖乖永远待在这里做我的展览品吧。」说着,他整理了一下白倩的衣服,将她因为挣扎而变得凌乱不堪的白色连衣裙拉拉整齐,又把白倩带着的雪白牡丹花的发卡又仔细的戴在了她的头上。他用手轻柔的整理着白倩光滑的丝袜,将上面的褶皱慢慢抚平,感受着白倩被拘束的双腿上不断的颤抖,他抬起头,注视着白倩哀求的目光,走出了展柜。

  他在白倩的注视下关上了展柜中的强化玻璃门,然后在在一旁上了一把小锁,将白倩给锁在了这个展柜之中,门一旦关上,白倩原本挣扎的声音立刻消失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是微不可闻,只有一丝微微的呜呜声可以传出。

  伍迪接着在玻璃上的告示牌上写下了

  「收藏品1号

  姓名:白倩

  大学生

  年龄:21岁收录时间:2017年4月10号」

  然后,他就打开了一旁玻璃上的一个开关,白倩的俏脸瞬间变得绯红,紧紧束缚的身躯开始尝试扭动,但却依旧被死死的固定在椅子上,不断地发出呻吟。

  白倩此时她鲜红的小口被口球紧紧的束缚着,贝齿紧紧的咬合在鲜红的口球之上,琥珀色的杏眼中充满了悲哀与痛苦。精致的琼鼻一抽一抽,雪白的俏脸此时真是绯红一片,棕黑色长发上点缀着装有雪白色牡丹花的发卡。

  苗条而又饱满的身躯被紧紧的束缚在了木质的椅子上,一道道金属的铁铐穿过白倩身体的各个部位,腰部与颈部的铁铐使得她只能笔直的看向前方,一对藕臂就这么被完全的固定在了椅子上,一只纤细的手腕上还带着一个玉镯子,点缀着她皮肤的细嫩。修长饱满的白丝美腿也没有能逃离厄运,被金属死死地绑在椅子腿上,动弹不得。

  白倩是多么的想站起来打碎那一层玻璃然后离开,然而真正的事实仅仅是她只能坐在这里,忍受着强烈的刺激,眼睁睁的伍迪就这么离开了她的视野。

  她已经不再是个「人」了,伍迪剥夺了她所有的权利,她现在唯一的作用仅仅是成为一个展品,一个收藏品,永远的待在这个展柜中。由于这个空间的时间是循环的,所以她就连死都是没可能的,她只能永远的被当做一个展品,不再是一个人。

  没有丝毫警示,整个展览馆突然失去了光亮,陷入了黑暗之中。

  「呜呜呜呜…」黑暗中,白倩在刺激中,两行泪水恍惚之间又顺着半眯的杏眼流过了她的脸颊。

  「呜呜……救……救我……」


  伍迪处理完了白倩之后就出了房间,然后又回到了地下室,看到了正在挣扎的苏虞姬。此时苏虞姬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听到了开门声娇躯更是一震,一脸恐惧的看向伍迪,嘴中同时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呜声,可爱的小脸上此时隐约可以看见泪痕。

  伍迪看到此幕,楞了一下,接着就恍然大悟,嘴角传来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此时,惊恐的苏虞姬看见伍迪的笑容慌忙的摇着头向伍迪靠去,可是伍迪仅仅是摇了摇头,就退了出去锁上了门,随之消失的还有伍迪所带来光线。

  「呜呜…」又回归了黑暗,此时没有严密包裹所保护的苏虞姬又蜷缩在了地上,身体瑟瑟发抖。

  伍迪去了第三个房间,进来之后他发现林泉依旧在努力的挣扎着,清秀的面孔上充满了汗渍,娇躯之上香汗淋漓,不过此时她的黑丝美腿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看来应该是因为长时间的拘束导致抽筋了吧。她的小腹此时也是微微鼓起,一对美眸此时愤怒的看着伍迪。

  伍迪来到了她的面前,松开了她的口球,就听到林泉用着愤怒与屈辱的声音道。

  「你究竟想要什么?!」

  「很简单啊,我不都告诉你了?」

  「那放我离开!」

  林泉尝试活动被死死禁锢的四肢,却仅仅是被抽筋的双腿疼的自己面色难看。

  「嘿嘿嘿,那可不行。」

  「你会后悔的!你这是在践踏我们的好意!」

  「嘿嘿嘿,今天也有人是这么对我说的。」

  「谁?」林泉听到之后娇躯一震,面色一喜,忍住身体的不适问道。

  「一个地中海吧…」伍迪随口说道,「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把他们灭掉的,你不用担心。」「呵……就凭你?」林泉不屑的看着伍迪。

  「嘿嘿嘿,那是肯定的,而且到时候你将会成为我永远的收藏品。」「切……你痴…呜呜呜!呜呜。」伍迪又还没等林泉说完就将口球给她带了回去,看着林泉仿佛要吃了人一样的眼神。伍迪又恶作剧般的在她扭曲的双腿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然后又狠狠地按了她微微鼓起地肚子一下,听着她痛苦的叫声和愤怒无力的呻吟,伍迪心满意足的走出了房间锁上了门。

  「呜呜呜……该死的人渣…」

  接着,伍迪进了第四个房间,看见了被绑来的姐妹,姐妹二人此时呈一个套环的样子躺在地上挣扎,原本的跳蛋已经没电了,穿着粉色真丝睡裙的李月萌恐惧的看着伍迪,而李欣桐此时则是已近疲惫的在地上睡着了,毕竟挣扎了一个晚上没敢睡觉,此时的她已近疲惫不堪。

  伍迪将套在两者之间的绳子解开,抱住不断扭动着的娇躯,感受着李月萌不断地挣扎,伍迪把她的口球解开,放在了旁边的一个椅子上。

  「你……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哪?」李月萌恐惧的问道。

  「我想把你们永远的变成我的收集品,而这里将会是你们以后永远的家。」「收……收集……收集品……?」李月萌不敢置信的看着伍迪,「你……你怎么能这样……你看了我们…我不会把你说出去的…你这样警察迟早会逮捕你的……你……你不可能……永远的囚禁我们!」「嘿嘿嘿,你知道这里是哪吗?」李月萌没有接话,只是用一种非常倔强的眼神看着伍迪。

  过了一会儿,她才支支吾吾的说到「你……你能……把我…我的……下面放开吗…我想上厕所…」此时,她的脸已经羞红一片,伍迪看见她的小腹此时也是微微鼓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又拿着一个带了倒刺的导尿管来到了李月萌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不……不要!不要这个……我可以自己去上厕所…求求你!不要这个,求求你!」李月萌此时花容失色,不断地哭喊着,甚至惊醒了陷入睡眠的李欣桐。

  「呜呜呜?」李欣桐睁开朦胧的睡眼,想要伸展一下四肢却发现无法控制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已近被别人控制了,她往上看去,看见了伍迪拿着一个导尿管接近李月萌,立刻开始愤怒的挣扎与呜呜起来。

  「呜呜呜!」李欣桐一双美眸中带着愤怒,此时李月萌也注意到了姐姐的醒来,已近被吓破了胆的她尖叫道「姐姐救我!」可是没有任何结果,伍迪依旧在李月萌撕心裂肺的求饶声与惨叫声中将上了锁的导尿管一点一点的插了进去,最终导入了膀胱之中。

  「嘶…呜…为……为什么。」李月萌此时红着眼睛看着伍迪,不断地抽泣着,李欣桐也是不断地挣扎,发出剧烈的呻吟声,美眸怒视着伍迪。

  「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懒,我不想每天帮你们送过去。」伍迪耸了耸肩。

  「就因为这样…」李月萌痛苦的低下了头,此时她们的价值就连这一点小事都不值了,她又想到那个有着倒刺的导尿管,想到那个再也无法自己取下,痛苦的留下了眼泪。

  「好了不说了,乖,张嘴。」伍迪强行打开了李月萌的樱桃小口,又将粉色的口球放了回去,此时的李月萌又一次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现在只能流着泪痛苦的看着姐姐。

  「呜呜呜……」

  伍迪回到大厅,开了一个大型的空间门来为空间中换空气与温度,不然空间中的温度真的会越来越热,氧气也会越来越稀薄。他看了看空间眼,发现依旧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于是又回到了林泉的房间与林泉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林泉是找到机会就会狠狠的呛伍迪一口,关键信息一点都没有说出来,于是最后伍迪就又把她的口给封住,往她的蜜穴中放了一个强力跳蛋,然后自己坐在一边,一边玩着跳蛋遥控器,一边看着林泉的娇躯在刺激下不断地挣扎。

  「呜呜呜呜!你个变态!住手!」林泉全身香汗淋漓,纤细的四肢不断扭动着,娇叫不断,一对美目也开始变得迷离,但小腿上的抽筋疼痛始终提醒着她,使她难以进入高潮。

  玩了一会,伍迪感到了无聊,就将遥控器调到最大档,丢在林泉面前的地上,走出了房间,同时也走出了空间,突兀的出现在了大街上。

  「好无聊!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可以绑一绑。」伍迪开始摩拳擦掌,在扬城的大街上肆意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啊啊啊…」伍迪无聊的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荡着,一边向四周看着,突然,他还真看到了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一青春美丽的小姑娘正在跑着。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外面套了一件小外套,青春的小蛮腰一扭一扭的,修长的双腿上则是踏着一条七分裤,脚上穿着耐克的球鞋。青春的脸蛋上不施粉饰,无比的青春。她看起来似乎是要赶时间一样,脑袋上的马尾一甩一甩,精致的脸上也是紧张无比。

  ……

  杨雨洁今天和朋友约了要下午一起去看电影,结果等她午觉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时间已经迟了,所以她只能快速的床上衣服跑出房门,往兜里把钱包一放就赶快出门,所幸电影院就在自己家门口,她还知道有一条捷径,从那边走很快就能电影院了。

  看到旁边的一个岔路,杨雨洁想都没想的就跑了进去,那边有一个小小的围墙,只要翻过去就能看见电影院了,就在她跑着的时候,在小巷中突然就撞到了一个人,她重心一个不稳向后跌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诶呦…好痛……对不起…」女孩跌坐在地上,用手撑了一下地面就想站起来。

  「嘿嘿嘿,没事。」伍迪回到,「真像当初白倩与我相遇时的样子啊。」「恩?……什么…」杨雨洁刚要疑惑的抬起头,伍迪立刻就塞了一团东西到她的嘴中,杨雨洁被突然地袭击吓了一跳,愣了一小会,而就是这一小会,伍迪将她纤细裸露在外的两条藕臂反剪到身后,然后用后退压住她的小蛮腰使得杨雨洁此时只能坐在地上。

  伍迪这样将呜呜叫的女孩驾到了一旁的垃圾桶旁,在垃圾桶的隐藏下,伍迪把她反剪在背后的藕臂用麻绳捆绑了起来,又在手臂上引出两节绳子穿过女孩的胸口在她的两峰之间穿过,然后用劲一勒,女孩立刻仿佛收到了刺激一般的挣扎呻吟了起来。然后伍迪拿出一个口球,锁住了女孩的樱桃小口,找出了一个眼罩遮住了女孩恐惧的双眼。

  伍迪接着迅速的在女孩苗条的身材上用绳子系上了一个龟甲,然后又引出绳子,穿过女孩的私处,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依旧使得女孩面色发红,呻吟一声。

  他然后将女孩上身压在地上,拿出一节新的麻绳在女孩的双腿上添加了一层紧紧的禁锢,然后又在中间加固,.接着把腿部的绳子与手臂处连接起来,他还绑了一节绳子到她的马尾辫上,又将绳子全部汇集在了背后一点,将女孩绑成了一个漂亮的四马攒蹄。

  杨雨洁此时由于马尾的牵制,只能被迫抬着头,纤细的双臂被固定在身后。

  干净的白色T恤此时已近沾上了泥土的颜色,修长的美腿被绑成一整条,反折在背后。女孩可能是被突然起来的变数吓呆了,在地上不断地扭动挣扎着,最终还发出带着哭腔的呜呜声。

  杨雨洁像一条肉虫一样奋力的在地上扭动着,下体似乎变得湿润,看来是被伍迪吓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就算是在如此接近闹市区的地方她都会被不法人士捆绑起来。她开始惊恐的在地上挣扎起来,希望旁边有人能发现她。

  「嘿嘿嘿。」伍迪拍了拍女孩,在女孩剧烈的挣扎中把女孩抱了起来,然后身形逐渐消失,连同女孩一起消失在了街道之中。

  …

  两分钟后,伍迪又出现到了原处,只是此时他的手中不再有女孩了,他刚刚从女孩嘴里问得他有两个朋友在这等她看电影,听到这个消息,伍迪立刻笑嘻嘻的像电影院走去。

  「这种大团圆的事,我最爱做了,嘿嘿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