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牛鬼蛇神遍地造反有理的年代。王瑛和姐姐王珏是同校的老师。两
人都早已嫁为人妇,可是就在一个初夏的中午,王瑛在痛不欲生地痛哭声中被有
生以来的第二个男人骑在了自己柔软温润的身子上,也是从那时起自己的身体也
就再也不只属于自己的丈夫一个人同时也不再属于自己了。

  这个占有她身子的男人便是学校革委会的实权人物牛副校长。说起此人人送
外号「牛魔王」,原来只是一个山野乡村里的土包子,满身的流里痞气不但没有
在进入城市后有丝毫的收敛,相反便像是一条饿狼闯进了毫无防卫的羊圈里。在
乡下要剥下一个村妇的裤子都可能遭到泼妇般的抵抗,还有提防着她们家男人犟
牛悍驴般的耍横无赖。可是在这个城里的女人,只要你敢拔掉她的裤子她们都只
会紧闭着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反抗,更不敢高声呼救,尤其是当你肏进她们干涩的
小屄里时,更多的女人只是拼命地咬着自己的手背,好像怕被别的人听见自己在
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侵犯。随着牛副校长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觉得越
是墨水喝的多的女人和她们的男人越是不敢让别人知道,也正是如此,只要是被
男人肏过一次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就成了自己的女人,因为往往这样的女人
在你想要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你完全可以像她的丈夫一样毫无顾忌地享受你对
她身体的权利,甚至比她的丈夫能享受到更多。有一次在一个学生的家里肏她的
妈妈,正好她的老公带着孩子回家,牛副校长知道她家的男人已经听出自己的老
婆在被别的男人肏弄,可居然不敢进来,原本吓得都缩成小花生的肉屌,一下子
又大了起来,女人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就在外面所以咬得自己的手都破了,小屄也
在死命地夹着牛副校长的肉棍不让再动,可是牛副校长却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她男
人知道自己在狠狠地干他的女人,虽然女人嘴里不发出声音,可是肉洞里的水声
却是越来越响。所以那时虽然王瑛已经是一个妻子与母亲,可对牛副校长来说这
样的一个身份才是他征服她的王牌。

  王瑛的女儿与杺就在王瑛的学校里上学,妈妈本来和自己都是要在学校吃午
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开始每天都会接自己一起回家吃午饭了,年幼的
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每天中午要这样赶来赶去的,虽然用妈妈对自己的说法是在学
校里吃饭不划算,回家吃饭的话就可以省下来贴补家用,但是自己还是可以感觉
到妈妈这样做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那是艳阳高照的一个初夏的中午,像往常一样,妈妈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时
便早早的来到了自己教室门外,下课铃声一响就牵着自己急急离开了学校,仿佛
在学校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回到家,外婆已经做好了饭,但是人却不在。

  妈妈和自己便开始吃午饭。就在快要吃完的时候,有人在门外敲门,敲门声
很轻很轻,轻得不仔细听的话几乎就无法听见,同时也很有节奏就好像是电影里
特务们接头的信号一样,就在此时原本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妈妈突然就像是听见
了最恐怖的声音一样,祥和的脸庞霎时就变得通红地像要滴血一般。

  房门打开了,正在吃着饭的与杺认出了这个像只黄鼠狼一样窜进自己家门的
就是学校里的那个每天在脑袋上像打翻了半缸子猪油在上面梳得油光锃亮的,整
天一幅一本正经的那个牛副校长,不知道是不是整天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反正
大家背地里都管他叫「牛魔王」了。据说这个副校长最最喜欢的事就是家访,不
论是去老师家还是学生家。与杺每次听到有人说起牛魔王又上谁家去家访时,就
会发现男人们总是不怀好意的狎笑和女人们满脸通红唯恐避之不及的慌乱。

  男人一进门,妈妈就把门给关上了,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外号牛魔王
的牛副校长莅临自己的家。

  「小王啊!怎么不在学校吃饭啊!是不是学校的饭菜味道不好啊!」

  「不……不是的……」

  「那是为什么啊?」

  虽然牛副校长说话的声音不响,但是就连一旁的与杺都听出了那种咄咄逼人
的语气在逼问着妈妈,显然对妈妈回家吃饭非常非常不满。

  「没……没……」

  妈妈低着头,就像自己在做错事时的样子。

  「现在就去你房间吧!」

  「校长,你……别……」

  「你什么你啊!下午还有课吧,别耽误了,嗬嗬……谁叫你……嗬嗬……以
后记得我的话就成了,今天,哼哼……」

  妈妈红着脸来到与杺桌旁。

  「小杺,你吃完了就自己回学校吧!妈妈……妈妈要和校长伯伯……去…

  …去做点……事,你乖啊!知道吗?」

  与杺天真地答应了,仍旧津津有味地吃着外婆烧的像红烧肉一样的红烧冬瓜。
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饭的与杺好奇地往里屋张望着,妈妈和牛校长已经去了好一
会了,偶尔能够听到一两声妈妈痛哼声,但是很快就没了。好奇的与杺偷偷地跑
到门口支着耳朵往里听,屋里妈妈与牛校长两人急促地喘息声此起彼伏,那奇怪
的声音让与杺的心理就像是有个小老鼠一样,被挠得瘙痒难忍。小姑娘悄悄地从
书包里翻出了塑料垫板,蹑手蹑脚地把它插进门缝里,同时轻轻地转动着门把手,
这一手是上次妈妈把钥匙忘了在屋里后请锁匠来开锁时在一旁学会的,这次还是
与杺第一次尝试,果然弄了好一会门锁「咔」地一声打开了,那突如其来的声音
把与杺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看。只见妈妈正头冲着门
仰躺在地板上,原本长长的裙摆已经被撩到了身上,两腿白花花的大腿淫靡的叉
开着,牛校长正扑在妈妈的身上紧紧地抱着妈妈,在妈妈叉开的大腿间,拼命地
耸动着屁股,显然与杺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在妈妈身上的牛校长,他抬起一双血红
的三角眼正在往房门看去,当他看清楚是与杺的时候,反而更加兴奋了。

  「王老师,我们到床上去吧?」

  「不……不要……」

  「为什么啊?怕老子弄脏了你的床吗?小美人……」

  「那床……那床不结实……小杺……小杺会听到的……」

  「可是老子我的膝盖都快磨破了,他妈的……」

  「要不……要不还是回学校吧?校长……我妈也快要回来了啊!」

  「回学校干嘛!王老师……嗬嗬……」

  「下课后,你想怎……怎么样就怎么样,求求你,我妈真的快要回来了啊!

  呜呜……」

  「小美人,让你躲我,去,趴在床沿上,撩起裙子厥好屁股,让我从后面再
肏几下,今天就饶了你,老子今天还要留着这存货肏你妈的……嗬嗬嗬……」

  牛校长从妈妈的身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爬起身来,让与杺好奇的是牛校长黑
压压毛茸茸的裤裆里的那个刚从妈妈肉缝里拔出来的那根肉棍子,在黑草丛里高
高昂起的白惨惨的像只歪脖子的蘑菇头,湿淋淋地还在冒着热气似的,差点让与
杺失声叫出声来。妈妈也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手里捧着长长的裙摆,裸露着的
雪白娇小的屁股与纤细的大腿显得异常的突兀,尤其是和牛校长那一双同样赤裸
的大肥腿比起来。顺着妈妈两条大腿的内侧不时有水珠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使得
原本就白花花的大腿更加的晃眼。妈妈照着牛校长的命令跪在与爸爸的床沿上,
把自己的白花花的屁股送到牛校长面前。

  「小美人,想干什么了,说给我听听,嗬嗬嗬……」

  「快……快点吧……」

  「嗬嗬……快做什么?小王老师……」

  「呜呜……肏……肏屄……我,我要校长肏我的骚……骚屄……呜呜……」

  「嗬嗬……那我就来了……你可看好了,小美人,嗬嗬……」

  在妈妈屈辱的哭泣中牛校长走到妈妈的身后,用两只大手向两边掰开妈妈瘦
削的臀肉,把妈妈作为女人最见不得人的地方朝着与杺偷窥的那条门缝。与杺这
是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见妈妈屁股缝里的东西,妈妈的阴毛又多又长,衬着妈妈
羊羔一样的肌肤更是显得淫靡,黑压压的一直到屁眼上,原本被它们遮蔽得不见
天日的那条女人的肉缝此时也因为牛校长的掰力,露出了里面已经被刚才剧烈抽
插摩擦地嫣红嫣红的嫩肉,红得就像要滴血一样,一股股的白浆淅淅沥沥地从肉
缝的深处被挤出来,挂在浓密的阴毛上,仿佛在向全世界宣告这个女人的「淫荡」。
牛校长一只脚也踏在床沿上,为的是让门缝里的与杺能够更清楚地看到自

  己是如何行使她爸爸的权利把自己男人的生殖器送入这个生养她的女人的阴道里

  去的,男人的肉棍在妈妈湿滑的肉缝上来回滑动着,不时在妈妈的屁眼上停
留,每到这时妈妈总是一边哆嗦地哀求着「不要……不要啊!」一边耸动自己的
屁股,用自己红红的肉缝去凑牛校长已经很硬的歪脖子肉棍。

  「嗯……」

  一声让与杺痛心地呻吟,虽然与杺无法看到妈妈的表情与动作,但是与杺也
知道那是妈妈咬着自己的手背发出的惨呼。再看那个在妈妈湿滑的肉缝上游走的
男人肉棍,早已尽根没入了妈妈殷红的肉缝之里,随着男人疯狂地抽插,妈妈就
像是狂风巨浪中的一叶小舟,渐渐地妈妈原本的肉缝慢慢地变成了一个肉洞,肉
洞越来越大,仿佛就要被撕裂了一般。

  「啊……轻点……嗯……轻点……要坏了……求求你,孩子……孩子会听到
的……啊……啊啊啊……」

  妈妈的哀求让与杺听着心酸,因为妈妈一定很痛,可是却只是哀求这个可恶
的牛校长不要把木床摇得太响,却忍着那个大大的怪物不停地在自己小小的肉缝
里抽插肆虐着。

  牛校长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后来妈妈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快拔出来,求求你,不要放在里面,啊啊……呜呜……」

  在妈妈近乎绝望地哀呼中,牛校长终于抽出了在妈妈身体里才停止了抽搐的
肉棍,得意地把妈妈被肏干地已经暂时失去恢复能力的肉洞向门缝里年幼的与杺
惊恐的眼前展示着,一边用手指从妈妈可怜的肉洞里面掏出一股股白色的米浆汁
来向与杺炫耀。

  与杺的小脸被妈妈的模样烧得通红,不知不觉之中也开始觉得尿尿的地方开
始潮潮的,好像有一股一股地骚动从肚子里往外涌,让与杺不自禁地一会而夹紧
大腿一会儿又松开地摩擦着自己越来越烧热的裆部。

  「都吃好了啦!」

  外面的房门被打开了,外婆的温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却把与杺吓得差点尿
了裤子,红着像炭火一样的小脸蛋,急急忙忙地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声惊扰到正
在里屋的妈妈和牛校长,跑出一段后才高声的向外婆打招呼。

  「外……外婆,你……你回来啦……」

  「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啊?脸怎么这么红啊?来,让外婆摸摸。」

  「外婆,我……我没事,没事……」

  「这小孩子,你妈妈呢?也不管管你!」

  就在与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的时候,妈妈从里屋出来了,和与杺一样,娟
秀的脸蛋如晚霞一般的嫣红,略微显得有些凌乱的秀发,有几根还是湿漉漉地粘
贴在洁白的额头上。

  「你们娘俩都怎么啦,脸怎么都这么红啊?是不是太热啦?」

  「妈,你……你来啦!去……去哪了?哦……牛……牛校长刚巧路过我们家
来……来看看……」

  王瑛结结巴巴地回答着母亲的狐疑,还不时地用手背下意识地抹了抹嘴巴。

  好在当王瑛说的牛校长时,原本还是一脸端庄的母亲竟然也是双颊绯红,像
被人突然施了魔法一样目光游离地怔怔呆立在那里,口中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着
「牛校长牛校长……」

  「你好啊!沈老师,不欢迎我吗?」

  跟在妈妈身后的牛校长又恢复了在学校的那副「牛魔王」的模样,一旁的小
与杺情不自禁地用眼睛羞羞地瞟了一眼牛校长如今已经穿戴整齐的裤子,脑海中
却满是那个吓人的白红色歪脖子大蘑菇在妈妈嫣红的肉缝里来回进出的景象。外
婆好像对牛校长的话没有听到似的,仍然怔怔地呆立在那里,直到牛校长发出一
声重重地「哼哼」声后,才缓过来。

  「小……小瑛啊!你快带小杺回学校吧,不然要迟到了。」

  沈星尘急急地打发自己这个小女儿和外孙女去学校,王瑛也一直在想着自己
的心事,一点都没发觉母亲有任何的异样,听说母亲让自己回学校,就像是见到
了救星一样巴不得赶快逃离身边的这个煞星牛校长。王瑛回头看看牛校长,而此
时的牛校长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母亲沈星尘的身上,听到沈星尘打发自己的女儿更
是性致勃勃起来,虽然好几次都想把这对母女都摁在身下痛痛快快地一起肏弄,
可是不知怎么地一看到沈星尘这个民国时代上流社会的名媛时,自己就好像是凭
空矮了三节似的,就是耍不出这个流氓来,虽然自己在没人的时候玩弄这个大美
人时用的招比对付她的两个女儿都要下流不知多少倍,可是在人前时总觉得自己
他妈的就像是她的孙子一样。

  「是啊,是啊!王老师你先走吧,沈老师会招呼我的,嗬嗬……」

  牛校长调侃着眼前的这对已是任自己像羔羊一般宰割的的母女。王瑛这下也
再不犹豫了,拉着与杺的小手便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去。与杺被妈妈拉着跑地几乎
都喘不过气来了,突然与杺想起来自己的垫板还没放进书包还留在里屋房门边的
地上,这可把与杺吓了一身冷汗,因为下午要默写测验,所以不得不回去取,而
王瑛下午的第一堂课就是自己的,所以只得让与杺自己去取,并嘱咐她快去快回
不要在外面玩耍。

~~~~~~~~~~~~~~~~~~~~~~~~~~~~~~~~~~~~~~~~~~~~~~~~~~~~~~~~~~~~~~~~~~~~~~~~~~~~~~~~~~~~~~~~~~~
  打开房门,与杺径直地往里屋冲去,看到自己那块粉色的小垫板正孤零零地
躺在墙角里,与杺如释重负,直到这时才想起来怎么没有见到外婆和那个「牛魔
王」校长。

  「嗯……啊……!」

  一声沙哑地女人在高潮时才会发出的本能的呻吟从妈妈的卧房传出来,融合
着痛苦的野性和情欲的本能,就连还是小孩子的与杺都能够本能地去理解。只是
在如此本能的呻吟里,还是有着无法回避的理性在其中,那就是一个女性的不甘
无奈还有羞耻,那也是如此的明了,所以与杺都能知道那是一个被坏蛋正在欺负
着的女人才会发出的对命运的挣扎。

 与杺此时的紧张甚至超过了刚刚目睹过的慈爱的母亲被父亲以外的男人奸弄

  时的情景,因为更让与杺不敢置信的那撩人心魄的女声竟然像极了是自己的
外婆,一想到自己一向崇拜的像女神一样的外婆居然也有可能像刚才妈妈那样羞
耻地叉着大腿,让同一个像蠢猪一样猥琐的男人趴在自己的两腿间用那根刚刚欺
负过妈妈的肮脏丑陋的肉棍戳进外婆冰清玉洁的身子里,与杺就浑身像是被火烧
了一样,此时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和越来越粗的喘息,摸索着拾起那块
垫板再一次向门缝里插去。

  门被熟练地打开了,屋里原本时断时续地声音愈发地清晰,与杺战战兢兢地
把头探进门缝里,那幅淫靡屈辱的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与杺年幼的心灵里,因为那
是一幅比刚才牛校长奸弄母亲时更让与杺震惊的场面。就像牛校长刚才奸弄妈妈
那样,牛校长黑大粗糙的屁股在外婆一丝不挂被羞耻地扒开的大腿里时而上下耸
动时而又左右碾磨,外婆一双白晰晰的脚丫子可怜兮兮无力地垂坠在牛校长欢快
的的屁股两边,隽秀而又修剪地干干净净的脚趾,不时在牛校长的蹂躏中痉挛般
地不停收缩着,更让与杺害羞地是刚才妈妈和牛校长都还是穿着衣服的,而此时
牛校长与外婆却是两具一黑一白的赤裸肉体交缠在妈妈和爸爸的床上。

  与杺从来是没有机会看到过外婆身子的,就连外婆的秀足与杺也从没有见过
不穿袜子的,可是如今的外婆居然在牛校长这样一个让人作呕的男人面前赤身裸
体还不算,还被男人像妈妈一样在妈妈和爸爸的床上进了身子,这让与杺比看见
自己的妈妈被牛校长侮辱更难以接受。

 门缝里的与杺看着眼前这个一天之内用那根吓人的肉棍肆意奸淫着自己两个

  至亲长辈的男人,此时在外婆比妈妈更显柔弱的身子上拼命地耕耘时,小与
杺不知不觉地把目光移到了两具已经满身是汗泛着肉光的赤裸肉体的交合处,如
今的与杺已经不再像刚才看到妈妈被奸污时那样吃惊啦!紧张屈辱又刺激心情渐
渐开始平复下来,因为与杺已经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改变妈妈与外婆遭受屈辱的
命运。

  一双稚嫩但充血的双眸如今只是本能地锁定在外婆被男人疯狂侵入着的女性性器

  上,在内心深处不知从何时起竟然开始比较起自己的妈妈与外婆两人的裸体
来了。

  「外婆的肉缝两旁的那两片肉片好肥大啊!比妈妈大多啦!不过外婆的肉缝
可要比妈妈显得干净许多啊!是那种浅褐色的,里面的嫩肉也是粉粉的,好漂亮
啊!妈妈的肉缝上有两条深褐色的边边,里面的嫩肉也要比外婆嫣红!不过妈妈
的那里鼓鼓的,就像是一只成熟的桃子,外婆却要干瘪许多!要是光看脚和腿,
妈妈反而更像是一个成熟的女性,而外婆反而更像是个小女孩,只是腿上的肉比
小女孩的更松更软,虽然外婆要比妈妈更高一点点也更瘦一点点!妈妈和外婆都
很白,可又不一样,妈妈是那种奶白色的有肉感,而外婆是那种透明的玻璃白,
薄薄的皮肤下那些青色的血管都是清晰可见!唯一相同地就只有阴毛了,都是又
浓又密又多,从小腹一直满布到肛门!与杺不禁想到了自己刚刚开始长毛毛的下
身,好像也是这样的,只是还不像妈妈和外婆那样长密而已!」

  与杺的胡思乱想被一阵「啧啧」地吮吸声惊扰,刚才还趴在外婆身上的牛校
长此时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耸起了上身,油光光的脑袋开始在外婆袒露的胸脯上左
右来回地滚动着。与杺知道那是牛校长在嘬外婆的奶子,虽然与杺无法看到外婆
正在被牛校长吸吮的乳房,现在唯一清晰可见的就是牛校长那根在外婆愈见

  湿润的肉缝里捣蒜似的往里狠命地杵着的肉棍和外婆随着牛校长的肉棍的不断粗

  壮而不断被扩展的肉洞。不知道是外婆的身上忽然轻了牛校长的那一百多斤
的肥肉,还是奶子被牛校长嘬地难受,或是肉洞里的那根肉棍随着抽动越来越粗
大,外婆的呻吟比刚才更透亮了一些,虽然还是那么短促克制那么时断时续,但
是那种被男人侵犯时忍辱哀怨的颤音始终让与杺为外婆感到痛心,那是一种妈妈
所没有的声音,因为妈妈好像已经像认命一样去面对这个男人的欺辱,而外婆则
更多地像是一种无可奈何对命运的暂时妥协。男人也许感到了劳累,总之原本还
在外婆肉洞里的那只大屌终于被抽了出来,那个刚刚还含着男人肉棍的肉洞大大
地张开着,就像刚才妈妈的一模一样,只是比妈妈的张的更大也更圆,一股股像
豆浆一样的汁液像潮水一样溢出洞口,顺着股缝往下流,与杺这时才发现外婆的
屁股下面垫着一块粉色的毛巾,那是外婆平时用来洗澡的毛巾,上面已经沾满了
一大块一大块从外婆的肉洞里不断流出的明显白色浆渍。壮硕的牛校长爬到外婆
身边,用手抄起外婆无力的脖子,粗鲁地打掉外婆捂住自己脸上的双手,强迫外
婆去看自己还在不断流淌白浆的已经无力闭拢地张开着的肉洞,这时是与杺第一
次可以看到外婆熟悉的脸庞,一向梳理地干干净净的半长的稍稍有些卷的秀发早
已凌乱不堪,一双平时温柔端庄的大眼睛紧紧地紧闭着,已经涨得通红的脖子倔
犟地拧向一边。邪恶的牛校长显然并不想就此放过外婆,另一只手抄起自己已经
有些发软的那根裹着和外婆肉洞里一样的白浆子的肉棍凑向外婆的嘴唇,在它碰
到外婆嘴唇的一刹那,外婆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吃惊地睁开原本死也不睁开的眼
睛,看到眼前那根突然出现在自己嘴边的男人肉棍尤其还是从自己身体里拔出来
裹狭着男人的精液与自己的体液的刚刚侮辱过自己的凶器,外婆剧烈地反抗着,
可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地徒劳。牛校长胸有成竹地附在兀自反抗的外婆的耳边耳语
着什么,与杺不知道他对外婆说了什么,但是此时的外婆已经显然是放弃了先前
的剧烈反抗,原本死死紧闭的嘴唇在牛校长的肉棍不停地撬动下慢慢地开始松动,
接下来是原本紧咬地牙关,终于与杺看见牛校长肥大的屁股就像先前在妈妈和外
婆的肉缝里用力耸动一样,随着屁股的加力,牛校长那根肮脏的肉棍倏然间就隐
没在外婆的红唇之间,此时的与杺感到自己就像要被窒息一样,仿佛被牛校长肉
棍塞入的不是外婆而是自己的嘴巴里一般,这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的匪夷所思的
场景,尤其是发生在被自己视若女神的外婆身上,让与杺的大脑一片空白,当再
次恢复知觉的时候,看到的是牛校长用比在妈妈和先前外婆的肉缝里更加粗暴抽
插,每次都尽根而入,几乎全身都压在了外婆的脸上,让外婆难受地手指与脚趾
扭曲地抓扯着床单,就像是要把它们都撕碎了一样,在每次又尽根而出时,与杺
才能在男人的屁股后面看到外婆那张极度羞耻而通红的,青筋暴露的脸庞,那双
紧闭着的温柔大眼睛下面,两行清晰的黯然失神的泪痕让小与杺忽然有了一种莫
名的内疚。这是与杺第一次可以看到外婆的脸拥有的这样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
与杺反而觉得此时的外婆有了一种比平时更神圣也更圣洁的气质,与同样被侮辱
的妈妈相比,妈妈只是一个不幸的良家妇女,而外婆分明就是被冤屈的圣女,也
许正因为如此,男人也才会更有兴趣地去尽极可能的侮辱外婆,享受在普通的良
家妇女身上无法获得的快感。果然就在牛校长终于拖着他那条流着白浆的肉棍离
开外婆的嘴巴后,牛校长一边仍旧用手抠弄着外婆还没有合拢的肉缝一面又再外
婆的耳边说了什么,这次外婆没有拒绝牛校长的提议,而是慢慢地翻过身来,撅
起了自己的屁股,就像妈妈做过的那个像狗一样屈辱的动作,两条透白的像女孩
一样纤细的大腿朝两边打开,像妈妈一样把女人所有的羞耻的秘密都暴露在眼前
的这个无耻的男人面前。

  外婆的阴毛像妈妈一样浓密甚至比妈妈的更浓密,但是与杺很容易从外婆浓
密的黑森林里找到隐藏着的那条女人神秘的肉缝,因为外婆的那两片肉唇要比妈
妈的肥厚的多但是阴户却又比妈妈的小的多,就像是突出在丛林中的正在颤抖着
喷发白色岩浆的小火山耸立在一片黑油油的丛林中央,泛着让人脸红的粉褐色的
光泽。虽然与杺为自己女神一样的外婆居然有如此让人害羞的肉缝感到一种莫名
其妙的耻辱,那种感觉比看到妈妈的肉缝更让与杺感到震撼。但是同样不可否认
地是与杺同样也更喜欢外婆的肉缝超过自己的妈妈,是因为那诱人的颜色,柔软
肉感的肉唇吗?还是那孱弱惹人爱怜的单薄阴埠?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也许只
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外婆,一个女神一样的外婆的神秘肉缝才会让自己如此地怦然
地心动。

  如今这条不知道曾经让多少风流才子富豪官宦子弟垂涎梦寐的肉缝,竟然刚
刚被眼前的这个土包子的恶棍狂风暴雨般地蹂躏过,还在兀自颤抖着,但是男人
又开始把他的另一个让女人更羞耻的器官伸向了外婆的那片已经毫无遮拦的禁地。

 牛校长油光光的脑袋毫无征兆地一头扎进了正在呜咽的外婆高高撅起的裤裆

  里,用嘴和舌头像只癞皮狗一样舔舐着外婆那两个女性羞耻的排泄器官上,
丝毫不介意从外婆的肉缝里不断涌出的那豆汁一样的白浆,相反反而对那让人恶
心的汁液孜孜以求,把早已泥泞不堪的那两片已经东倒西歪的外婆肉缝舔得啧啧
有声。

  「啊!不……不要啊……」

 被一个男人突如其来地用嘴来舔舐自己刚刚被这个恶魔肆意羞辱蹂躏过的自

  己的性器官和自己的排泄器官让原本已经暂时屈服的外婆吃惊不已,因为这
可能是外婆从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外婆尖叫着摔倒在床上,试图夹紧自己的双腿
来回挣扎着想摆脱这个在自己赤裸的裤裆里如影随形的让人作呕的油光光的脑袋,
还有那根像毒蛇一样的舌头。

  外婆的挣扎让牛校长开始愤怒不已,与杺看到牛校长把原本趴着的外婆重重
地摔在床上,反身压在了外婆试图挣扎的身子上,用两条毛腿压住外婆想推开他
的双手,用手扒开外婆试图夹紧的大腿,在那个丑陋的大脑瓜下伸出满是黄色苔
藓的大舌头,无情地扫弄着外婆鲜嫩的大肉唇。显然,牛校长的举动也让与杺感
到震惊与恶心。这个连做梦都不曾做到过的场面给像与杺这样的一个情窦初开的
小女孩来说简直就像是致命的一击。

  「啊……」

  与杺不知不觉地跌坐在地上,早已忘了自己原本只是一个偷窥者。门口的动
静让埋头在外婆裤裆里津津有味的牛校长给吓了一跳,鼓着嘴满脸都挂满着外婆
的肉缝里潮涌出来的那种浓浆汁的牛校长活像是一只癞蛤蟆,但一双小眼聚焦在
与杺的身上时,竟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淫笑。

 发现新大陆的牛校长像上生理课一样的在与杺的眼前开始龌龊地翻弄起外

  婆的性器,时而用嘴亲吻肉唇时而用牙齿轻轻地啃咬她们尤其是肉缝顶端的
那颗像乳头一样高高顶出肉缝的肉芽,牛校长不仅用门牙咬她还夸张地露出大槽
牙去嚼她,那个肉芽也在牛校长夸张的咬嚼下竟然明显地胀大起来,每当男人一
碰到肉芽外婆便拼命地挣扎肉缝里的白浆也愈发地涌出,可是瘦弱的外婆被牛校
长压在身下,一双臭烘烘的脚丫子在外婆隽秀的脸庞上不停地摩擦,所以很快外
婆就不再有任何的力气再挣扎了,只能任这个趴在自己羞耻裸露的胴体上的男人
恣意的陵辱自己,唯一的反抗倒不如说是屈服的证据便是在牛校长的玩弄下那些
生理上的让女性羞耻的本能反应。

 牛校长开始把外婆肉缝里流出的白汁抹进下面那个像一朵盛开的雏菊一样的

  外婆肛门里,随着一只手指两只手指的不断进入,最终牛校长把除了大拇指
与小指之外的三根手指都硬生生地捅进了外婆原本紧闭的肛门里。

  「不要……为什么要这样……畜生……你不得好死……你难道就没有母亲吗?

  呜呜……」

  「我的大美人,你也可以做我的老妈啊,就是做了我老妈老子还是要肏了你
这个大美人妈,嘿嘿……好啦!现在屁眼都上过浆子了,你今天是躺着给我肏呢
还是趴着,自个挑吧?快肏快完,老子还有事要办呢?哪天你老公到外地办事我
再好好孝顺孝顺你这个大美人妈!哈哈哈……」

  「不要,求求你,今天就饶了我吧?我……我……那地方还没好,会弄坏的。」

  「没好吗?我看现在不是挺好吗?」

  牛校长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又捅了捅外婆满是白浆的肛门,一脸的不相信。

  「里……里面还痛,医……医生说我有……有内痔……」

  外婆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后来几乎是喃喃自语一样。

  「痔疮啊!让老子给你捅捅不就通了吗?我的大美人,我猜你喜欢躺在肏,
好看着老子是不是卖力对不对?嘿嘿……」

  牛校长不怀好意地爬下外婆的身子,握住外婆两只细若无骨的脚踝就想把外
婆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上去。

  「不要,放开我……」

  外婆拼命地蹬着双脚不让牛校长得逞。

  「怎么啦!老婊子,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啊!你要是不肯就算了,到时候老
子的命根没处泄找你的两个女儿来帮忙,你可别后悔,哼……」

  牛校长装着就要下床去的样子,还没等牛校长的脚丫子下地,外婆就屈服了。

  「你来吧!你想怎么就怎么,你要是敢碰我的女儿,我就杀了你……呜呜
……」

  再看外婆时,此时的外婆已经趴在了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柔软的腰
肢深深地塌在床上,两条大腿更是大大的打开,不知道是因为情绪的激动还是精
神的紧张,精致的菊蕾在不自觉地收缩着,就像一只不停地吐着鱼沫的鱼嘴一样
挤出被牛校长抹进肛门里的白汁。

  「嘿嘿……看不出啊!原来我们的教坛双星沈老师沈大美人喜欢像母狗一样
趴着给人肏啊!哈哈哈……是不是你家王老头就是这么玩你的啊!嘿嘿……」

  沈星尘恨不得地上有一条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自己的大女儿王珏那时已经
是学校后勤处的老师,当初为了不让自己体弱的小女儿去支边,不得不落下自己
这张老脸去求这个无赖,因为整个学校里只有这位从政府下来的才有人事的调动
权,可是哪想得到,就在他家里的桌子上放着那张自己一家老小梦寐以求的调令,
可是就在自己满心欢喜以为从此可以一家人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时,这个恶魔
一样的男人居然撕掉了那副道貌岸然的人皮。当自己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时,看
到一家人满心欢喜地看到自己带回来的那张由自己卖身一样赎来的调令时,只有
自己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因为被自己一起带回这个祥和美满的家的还有永远被
玷污了的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里的耻辱,就在今天自己只属于丈夫的子宫里居
然已经盛满着一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无耻男人腥臭的精液,而这只是自己
屈辱的开始。

  沈星尘感到男人的东西再一次捅入了自己的身体里,此时的润滑的阴道反而
有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这让沈星尘感到一阵羞耻的悲哀,男人的肉棍在自己湿润
的阴道里快速地抽插了七八下之后,便离开了自己的小屄,开始把沾满自己体液
的肉棍紧紧地抵着自己同样已经被男人抹进许多淫水的菊蕾上,沈星尘可以感到
男人大手向两边大力地掰开自己并不丰满的两块臀肉,一股胀痛开裂地令人起鸡
皮疙瘩的感觉像电流一样过便了自己的全身,就在自己咬牙「丝丝……」吸着冷
气的同时,男人的肉棍已经早已一杵到底,滞后的痛楚让沈星尘几乎昏死过去。

  如果说,在阴道里的抽插还能给自己带来一丝生理的快感的话,那么肛交则
毫无一丝快感可言,在遇到这个男人之前沈星尘甚至从没有想到过男人可以如此
地作践女人,自己的第一次是在自己被奸晕后,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个可
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正双肩扛着自己早已酥软无力的大腿,还在自己身子上奸弄。

  只是那种痛楚的感觉是自己平生从未有过的,甚至在自己新婚之夜的晚上都
不曾有过如此的痛楚,当听到身上的男人看着自己得意的淫笑,才发觉这个无耻
的男人居然正在奸弄自己的菊蕾,这让沈星尘既震惊又羞耻,甚至超过了自己被
强奸时的羞耻,就在自己歇斯底里地哭喊声里一股滚烫的热流狂喷进自己直肠里,
一股强烈的便意让沈星尘在被男人内射后一连放了好几个屁,一股混合着男人精
液的腥臭与沈星尘便秘的粪臭味弥漫在一起,那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仅毫不避
讳反而变本加厉地捧着自己的屁股狂闻一番。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这个男人仿佛对自己的排泄器官有着一种近
乎变态的迷恋,尤其是对自己每次肛交时都无法抑制的便意而不时的排气更痴迷,
因为自己有便秘的老毛病,那股腐臭的气味便更加的浓烈。为了让自己在这个可
以做自己儿子的卑鄙男人面前少丢点脸面,每次这个男人要找自己发泄兽欲前,
沈星尘都会事先去药店买甘油来给自己强行排便,可是这一次这个男人居然毫无
征兆地便出现在自己家里,就在自己急急忙忙地打发女儿外孙女后,这个畜生就
已经自己脱了衣裳横在了自己女儿与女婿的床上了,沈星尘不得不去取来了一块
自己沐浴用的毛巾来垫在床上,免得让女儿女婿发现自己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