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彤来到哈尔滨已经三年了,但是三年,还没有孩子,她今年已经三十岁,在哈尔滨凭着自己的学历找到了一份较为优渥的工作,在哈工大当个老师。父母不在身边的她在自己家里实际上并不好过。自己因为迟迟怀不上孩子,以至于丈夫赵阳夜不归宿。就算回来了,也不怎么和她说话,就不要再说什么性生活了。

  赵阳在外面工作并不顺利。中专毕业的他在单位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娶到谢彤的。今天他又满身酒气的回到家里。房子是谢彤和他一起买的,但是出了大部分的钱的是谢彤。曾经他们二人共同筑建的的爱巢,早已没有当初的温暖。

  赵阳满身酒气的回来。谢彤正站在窗前,看着哈尔滨一栋栋透着西式风格的建筑。怅然若思。谢彤想到今天妈妈对她说的话。她想家了。这里,哈尔滨已经不再是她的家了。自己婆婆冷嘲热讽,自己公公什么都不说。还有赵阳。赵阳和她的关系已经僵化成冰。

  三室两厅的房子。两个人却占了两间房。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和他躺在一起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冷气。

  桌子上的菜已经凉了。赵阳已经被她扶回房间。谢彤走出家门。突然很想找个酒吧喝酒。虽说是喝酒,但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身的装扮怎么都不像是去喝酒。她的着装非常大胆。白色的T恤,黑色的小外套。下身红色的短裙黑丝,整个人的身材完美而诱人,正值女人黄金年华,黑色的秀发烫成大波浪。还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美好的年华,怎么肯让寂寞陪伴?

  酒吧中的音乐声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疯狂。谢彤第一次来酒吧。只是找了个位置,要了几瓶啤酒而已。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啤酒瓶,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谢彤一直以为酒吧里面是艳遇频繁光顾的地方。但是此刻却不像是什么好地方。想了很久。还是拿起手机,翻弄着通讯录。给一个小男生打电话。

  他叫仝瑞辉,是学校新来的老师。虽然不是很熟,但是谢彤对他最基本的印象就是经常盯着美女看的干净小伙。

  “喂,谢老师吗?”电话那头的男声比较模糊,好像再嚼着什么东西。

  “你在干什么呢?”

  “撸串呢。谢老师您找我有啥事吗?”仝瑞辉好像将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声音回复到以往的清爽。

  “撸串?那你吃好了吗?”谢彤妩媚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正在和自己同学吃串的仝瑞辉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对。连忙起身走到一边。

  “谢老师,您说,啥事,我陪您一块去。”仝瑞辉拍着胸脯到。

  “那好。来蔷薇酒吧。陪我去死~”

  “卧槽……”仝瑞辉隔着电话都能听到谢彤的怨气。连忙叫了出租车“谢老师,您等会我,我正好也想死呢,您先歇会,打扮打扮。到时候咱们漂漂亮亮的上路……”仝瑞辉絮絮叨叨的说着,尽可能的安抚谢彤的情绪。而电话那头谢彤却把电话挂断。

  挂断之后的谢彤突然感觉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逗呢。她说要去死,这小子紧张的要命。还说什么一起去死。谢彤本来阴霾的心情也驱散了一点。慢悠悠的喝着酒。仔细的想想,还是决定抱着两瓶啤酒蹲在酒吧门口。刚刚蹲下,扭头看看自己的位置。还是站起身来,往旁边挪一挪。就那么蹲着,小口小口的品着啤酒。

  接下来插播一条广告:

  路边霓虹灯闪烁的光线下,那个身影竟是越发孤单。

  孤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爱自己的人远在家乡,自己爱的人变了模样之后,这座城市就变了。路边的霓虹闪烁依旧。可怜人的心中未必会有霓虹。

  啤酒入口苦涩,回味起来依旧苦涩。但这种苦涩之中,夹杂着麦香。或许此刻的记忆在以后回想起来依旧发苦,但是何尝不是证明自己曾年轻过?啤酒,不如白酒的辛辣刺喉,少了红酒的典雅庄重。但是它的存在,总是伴随着人的眼泪。

  酒在寂寞的时候是人们最好的陪伴,在欢庆的时候也是最好的陪伴,悲伤的时候也合适饮酒,酒可以适合任何场合,除了平淡。

  热情的酒,悲伤的酒,寂寞的酒。请选择哈尔滨啤酒。开车的时候配点酒,越喝越有哦~好了,接下来回到剧情。

  仝瑞辉一眼就看到在路边蹲着的谢彤。快步走了过去,蹲在谢彤面前,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再看看她手中除了啤酒瓶以外没有任何凶器,但是胸前有一对凶器……等等,啤酒瓶?

  仝瑞辉自行脑补到谢彤将安眠药夹在啤酒中服下(……话说年轻人脑洞大啊。)当场便伸出两根手指在谢彤眼前晃晃。

  “这是几?”

  谢彤看着仝瑞辉逗逼的模样说道:“你二啊,扶我起来,腿麻了。”

  仝瑞辉看着谢彤性感的白眼和不经意间的风情,心神激荡。连忙扶着谢彤站起来,谢彤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吐气如兰。微微的酒气却也是别样的诱惑。

  “谢老师,你这是干啥?”

  “别叫我谢老师。”谢彤的眼中闪过父母的影子。她是真的想家了,想离开这座城市。身边的这个逗逼倒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这是纯逗逼。居然问她的名字~“记住了。仝瑞辉。我叫谢彤。”说着又强调了一遍。“我叫谢彤。”

  仝瑞辉血气方刚的,谢彤柔软的娇躯靠在怀里,撩人的风情,略带着酒气的女人特有的香味。令仝瑞辉下体迅速硬了起来。顶在谢彤的小腹上。

  谢彤感觉小腹上的火热坚硬。定定的看着仝瑞辉那张清爽干净的脸蛋。

  两人如同热恋的情侣一般拥抱着走向宾馆。主要是因为仝瑞辉穿的是条牛仔裤,硬起来的时候比较显眼。所以谢彤便在前面走着。丰腴挺翘的圆臀在男人的身下随着走路的时候不断摩擦。

  打开房间之后,谢彤便主动的抚摸着男人的头,热情的奉上自己的香唇。微带着酒气的口腔在此刻暧昧的气息下显得诱人至极。人妻特有的温婉风情令男人本就坚硬的下体又硬了几分。一边吻着,谢彤柔软的小手在轻轻的解开男人的腰带。解开之后不急于脱下他的裤子,一双微凉的小手在男人那火热的阳物上摩挲着。感受着久违的坚挺。谢彤心底渴望的感觉越发浓烈。

  灯光暧昧,床单洁白,两具赤裸的身子在床上互相挑逗。仝瑞辉的下体涨的厉害。但是还是主动的挑逗着谢彤。让谢彤靠在床头上,两条美腿分开,成熟女性的私处一览无余,黑色的丛林。微张的花唇。还有阴唇上那颗鲜红的小豆。男人轻轻的拨弄着那粒可爱的阴蒂,另一只手的食指中指并起,插入谢彤的花唇蜜道。灵巧的手指探入女人紧致多汁的性器。久旷的谢彤难得经历这种刺激。阴道深处,淫水如同泉涌一般,迅速的打湿了男人的手指,还有一部分顺着男人的手指流下来。整个房间,弥散着一股淡淡的女性芳香。

  “彤姐,你水这么多,天生的吗。”仝瑞辉问起这个令谢彤羞臊的问题。谢彤此刻的姿势便令她羞涩,再加上面前的男人问的这个问题。

  “不是,我只是太久没做过了。”

  “没做过什么?”

  “没~没做爱。”

  谢彤说完这些脸色羞红,好不诱人。身为别人的妻子,却在宾馆中和一个年轻的男人赤裸相对。浓烈的背叛感席卷全身。仝瑞辉见状也不再挑逗。再谢彤的注视下,将自己坚硬的分身送进谢彤的蜜穴中。

  女人发出满足的娇吟声。此刻的声音配合着淫靡的姿势,仝瑞辉兴奋不已。胯下分身进入了紧窄的穴内。那种畅快的感觉令他开始缓慢的抽动。谢彤阴道内虽然淫水充足,拥有足够的润滑,但是久旷的穴肉紧紧的夹住他的下体,一举一动都带着强大的阻力。

  谢彤发出娇媚的叫声。在房间中回响起来。火热的男根的插入虽然缓慢,但力量感十足。硕大的龟头挤开自己穴内的褶皱,龟头末端凸起的一环,好像蘑菇盖一样的感觉,在自己的阴道内的肉壁上刮弄着。快感更加强烈。久旷的下身在这刺激下更加敏感。

  听着谢彤骚浪的呻吟声。男人慢慢的加快抽动的频率。强烈的刺激令谢彤淫浪的叫声更甚。更加快乐的感觉同时侵袭着双方。背德偷情的刺激感令谢彤更快的达到高潮。高亢的叫声响起,一股暖流打在男人的龟头上。

  强烈的刺激感令男人一声低吼,滚烫的浓精进入谢彤的阴道深处。

  “啊,对,就这样,放心的射进来。我不会怀孕的。”精液击打在花蕊深处,谢彤双腿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腰。高声叫到。

  ……

  两人云雨过后,谢彤伏在仝瑞辉的怀里。

  而仝瑞辉头痛的抽着烟。精虫上脑了。完全没想过后果。这么一个娇艳的女人该怎么办?而且还是有老公的女人。丫的还要再加个学校最忌讳的办公室恋情。仝瑞辉有种把自己的JJ割掉的冲动。

  “明天我就辞职了。后天就走。”谢彤将头埋在仝瑞辉的胸膛。低声道:“以后也不再回来了。”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你不能怀孕?”

  “难道这一点还不够吗?”谢彤落寞的说道。“就因为这一点,我其他方面做得再好也没用。小男人,难道人都是只看到别人的缺点嘛?”

  仝瑞辉叼着烟,眼神折射着微弱的灯光。再淡蓝色的烟雾中。声音透着一种寂寞。性吧首发

  “人的眼睛是往外看的,没有镜子,人永远都看不到自己。”

  ……

   【完】

字节:7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