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抱着福头在等着老公回来,突然小孩叫了爸爸,杏花开心的说等你爸爸回来肯定高兴,可是心里却想到孩子的亲爸是万喜,这是在两年前的一次偷情留下的,后来万喜去了才城里发展,她也没有告诉他。

  村支书跑来大喊着:不好了杏花,你男人出事了,杏花一下晕倒了,村支书抱住了杏花,看着杏花的娇媚面容忍不住浮想联翩,村支书把杏花放到她屋里的沙发上,帮她盖上被子,看杏花闭着眼睛昏迷的样子怜惜的抚摸着杏花的脸蛋,忍不住亲了一下,这一亲不要紧,他这个红祥村的支书把道德都抛到脑后,把福头放在摇篮里,抱着杏花去了屋里床上,轻轻的解开杏花的外衣,这么大年纪了还是第一次这么失控,抱着这个可以当他孙女的俏寡妇,手抖的慢慢剥开他一层层的衣服。

  最后看着一丝不挂的杏花,老支书彻底沦陷了,光速的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钻进了杏花暖和的被窝,抱着杏花软软的身体,激动的亲上了杏花的软唇,一股女人特别的香味直接冲进了支书的嘴里,支书浑身一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20多岁的岁月,那很多年没有勃起的肉棒肿胀的感觉一下就来了,和老伴这么多年夫妻了,加上60多岁的年纪了,本身精力也没有这年轻的时候那么充沛了。

  好多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今天又重新勃起了,一下好多年的精力聚集在一起爆发了,现在是硬的发涨,他把肉棒慢慢的钻进杏花两腿之间,慢慢的磨蹭着,在腿缝间做着抽插运动,支书想着只是磨两下,过下干瘾赶紧收拾干净,怕杏花醒了,可是肉棒钻在杏花双腿之间,那软软滑滑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他一边亲着一边轻轻的磨蹭着,突然杏花好像是有了感觉,咛的一声张开了小嘴,老支书瞬间鬼使神差的把舌头伸进了杏花的嘴里,杏花嗯咛了一声,自然的吮吸着,这下大发了,支书激动的张大嘴巴吮吸着杏花的下嘴唇,大口大口的啃着杏花的小嘴,用力吮吸下吧杏花的香舌吮吸到自己的嘴里。

  这下支书找到了好东西,把香舌吮吸到自己嘴里纠缠着,那软软滑滑的小舌头支书一下就迷失在了这感觉里,自己活了60多年,和老伴年轻时也是例行房事,没有这激情,感觉是白活了,这一激动也不管什么之前的打算只是在外面过下干瘾了,把肉棒抵在了杏花的小穴外,感觉竟然滑滑的,有水出来了,竟然是有感觉了,流出来了那么多淫水。

  看来杏花是在昏迷中有了感觉了,有了淫水的润滑很轻易的就钻进了一个龟头,酥软温暖的感觉一下冲击老支书的神经,差点就忍不住射了出来,老支书赶紧吸气咬了下舌头,又给忍了回去,他下意识的不想这么快就射了,想好好的多干一会儿,过了一分多钟,没再动弹,射精的感觉忍过去了,肉棒反而涨的更大了。老支书开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开始只是龟头轻轻的抽插,杏花嘴里含着老支书的舌头,呜呜的轻哼着。

  老支书看杏花没有醒来的意思,渐渐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加大的抽插的力度,由于没有把控好脚一滑整个人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杏花的身上,这一下没根而入,整条肉棒都插入了小穴里,杏花啊的一声大叫,吓得老支书一下拔出来摔在了地上,赶紧爬进床下,瑟瑟发抖,想着完了这一世英名全毁了,支书也没脸再当下去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再有动静。

  等了十多分钟大着胆子探出头往上看了一眼,看到杏花竟然没有反应,深深的出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还硬着,这就奇怪了,一般这么久肯定是软了,可是老支书的肉棒居然一直是硬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三下两下的帮杏花盖好被子就回去了,半夜都没有睡着,因为肉棒居然一直都是勃起的状态,无论老支书怎么弄都没有弄得射出来。

  如果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没有消下去,他还怎么出去啊。于是老支书用手套弄这肉棒,用力的自慰着,居然套弄着半个小时居然还是没有要射的意思,这下老支书也没辙了,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闪,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冒险去杏花家了。

  老支书没敢打手电悄悄的摸到杏花家,杏花家的门居然还是没有上锁,看来还没有醒来,摸到客厅看到福头爬到了地上,在到处爬着,看他进来丫丫的叫着爸爸爸爸,老支书一阵羞愧,不过还是没有打断他去里屋的念头,想着杏花的美丽脸蛋,还有最后那一下没根而入顶到的那一团肉肉,感觉神仙一样,要不是桂花突然大叫,这种感觉他可舍不得中途逃跑,现在想想干都干了,害怕个啥,她一个寡妇有什么好怕的。

  这次老支书熟练的脱了个精光直接钻进杏花的被窝,颤抖着手搂住了杏花的酮体,看着杏花眼角的泪珠,这梨花带雨的娇容,看着入迷了,轻轻亲了下杏花的眼角,亲去了泪珠,一路往下亲到了她的娇唇,贪婪的吮吸着,肉棒也探进到杏花的小穴,一下就滑入了一个龟头,卡在小穴,老支书停了几秒,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开始抽插起来,杏花吐息着娇喘,啊……嗯……啊……嗯的轻哼着,慢慢的老支书动作幅度越来越大,肉棒也越插越深,感觉肉棒被一团柔

  软包裹,暖暖软软的非常舒服,老支书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插了进去,一下没根而入,又感觉到一团软肉在抵龟头前,老支书知道是抵到子宫口了,和老婆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老支书赶紧看向杏花,杏花一下被刺激到,向上挺着脖子张大了嘴巴,啊的一声要叫出来。

  老支书赶紧捂住她的嘴巴,这么大声叫被邻居听到就惨了,再看向杏花发现她正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老支书,眼睛里满是不敢相信,呜呜的甩着头,想甩开老支书的手,老支书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在她的耳边说:我放开你你不能叫,不然被人听到不只是我丢人,你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

  杏花瞪大眼轻轻的点点头,呜呜的想说话,老支书慢慢的放开手,刚刚放开杏花大声叫了一声啊……老支书赶紧捂住她的嘴,随手抓住一边杏花的小内裤,塞进了杏花的嘴里,然后用皮带扎住了杏花的双手,看着杏花在床上无助的扭动着,老支书说:

  对不住的杏花,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求求你帮帮我。杏花左右摇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在眼眶打转着。不过老支书管不了那么多了,肿胀的肉棒已经是到了极限,再不发泄出来估计是要出问题了。老支书又扑了上去,用力插入了朝思暮想的小穴,一下就到底,杏花用力的仰着脖子,无声的斯喊着,老支书双手按着杏花的头,一下一下向上有力的撞击着。

  老支书喘着粗气,感觉舒服到了极点,可是就是没有射的感觉,已经这样抽插了一个小时了,中途换了他从没做过的姿势,从床上干到床下,干到桌子上,杏花趴到墙上老支书一下一下的往上撞击着,杏花的身体一下下的被顶起又落下,杏花从开始的挣扎到后面渐渐的开始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迎合着老支书。

  不知道什么时候杏花嘴里的小内裤掉了出来,老支书发现时已经发现杏花不再想着呼救了,小声的啊…啊…啊啊…的叫着,呻吟声压得很低,怕被人听到了一样,老支书感觉这下征服了这个可以做的孙女的女孩,以后估计都不会再反抗他了,雄心再次被激发了出来,拉着杏花满屋都干遍了,各种姿势各种花样,杏花配合的跟着一起做着各种羞人的姿势,这个女人彻底的被征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福头竟然爬了进来,仰头看着妈妈和一个人做着爸爸妈妈平时做的事情,把老支书当成爸爸了,稚嫩的声音喊着爸爸…爸爸…爬了过来,现在正

  被老支书按在墙上背交式用力的猛干着,杏花一下一下的往上爬着,舒服的呻吟着,杏花看着儿子叫老支书爸爸,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用力的往上爬,像是壁虎一样,可是又爬不上去,脚和腿都用力的划拉着,小穴一下收紧,老支书感觉肉棒被夹得异常的舒服,射精的感觉终于来了。

  老支书一下把杏花抛在床上,杏花被抛的啊的一声弹了几下,刚刚落稳老支书就扑了上来,一下就插了进去,杏花又啊的一声长叫,舒服的开始呻吟了起来,福头竟然跟着爬到了床边,叫着妈妈饿,妈妈饿,吃奶奶。

  老支书把福头拎上床,福头爬到杏花的胸前一口就含住了她的奶头,用力的吮吸着,杏花这下就更受不了了,用力的抓着脚趾,手用力的抱着老支书指甲用力的抓着他的后背,抓出一道道的血痕,支书被抓的没感觉到痛,反而是更加刺激了老支书的神经。

  杏花在几重刺激下,小穴用力的收缩着痉挛一样的抖动着,老支书的肉棒被吸得精关松动,更加用力的干着杏花,想尽快的射出来,这种干了快两个小时了,老支书的肉棒是受得住,可是60多岁的老身板快没力气了,看来要多加锻炼下了,不是说不射就可以一直干的。

  杏花也到了极限,她的特殊体质特别难高潮,从第一次到生孩子都没有高潮过,第一次的高潮特别的激烈,整个身子都在痉挛,奶水从乳头直接喷射出来,突然杏花绷直了身体腰用力的向上弓着,全身抖动着,大叫了一声啊…这一声划破长夜,老支书赶紧捂着她的嘴,用力的按了下去,下体还是用力的向上抽动着,老支书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流涌出包裹着肉棒涌了出来,由于杏花嘴被捂着,她呜呜的叫不出来,浑身痉挛的抽动着,小穴像喷泉一样往外大量的喷着热热的淫水。

  老支书肉棒被淫水一烫花心还传来一股吸力,像小孩的嘴一样吮吸着老支书龟头的马眼,老支书只感觉脊背一股热流,全身也是一阵痉挛,肌肉绷紧,肉棒奇迹般的再度胀长了一大截,死命的用力往前抵着,像是要把自己送进杏花的子宫一样,一下捅开了由于淫水流出微开的子宫口,一下又进去了一大截。

  整个龟头都插进了杏花的子宫里,这下老支书也哇哇哇的叫了起来,那个舒服似神仙一样,精关一松大量精液喷进杏花的子宫,杏花的子宫想婴儿嘴一样吮吸着老支书的龟头,老支书的精液吱吱吱的深深射进杏花的子宫里,杏花大喊着好烫好热,翻着白眼,腰部用力的弓起,身子一弓一弓的,大喊着烫死我了,用力,用力再多射写。

  老支书一下想起了这样内射会不会怀孕,说松开我吧,再射会怀孕的。

  杏花抽动着说:没事儿,我早就做了避孕了,不会怀孕的,再射给我,我要……多些…再多些……啊…啊……要死了……

  杏花直接晕了过去。老支书射完并没有下床,而是抱着杏花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看着这绝美的容颜,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不过如果是梦老支书也不想醒来。摸着摸着老支书感觉肉棒又慢慢的立了起来……

字数:4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