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有了第一次便盼着第二次。

  小偷如此,赌徒如此,我要说幽会也是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二次见面的事宜便推上了议事日程。

  虽然有了这个打算,但是因为要将就对方的时间,所以很多事情都要相互敲定下来。

  首先就是要落实碰面地点的问题。

  相对来说,娟娟想见面的意愿比我要强,所以她首先提出了要过来跟我会面的想法「亲爱的,你不方便走开的话,要不我过去你那边找你怎样?只是这次车子让我姐借走了,可能要坐车过去你那里了。」

  「我想,还是我过去找你好一点吧,上次是你主动过来我这里,这次就我来主动一次吧,总不能老是让你一个女的跑来跑去嘛。」其实提出我过去她那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就是我在我这边范围活动频密,碰见熟人的机会相对也大呀,这安全因素也是一个。

  「那也好,亲爱的那么体贴,真的好感动哦」

  「呵呵,既然大家下周日都有时间,那就定在下周吧,等下你把卡号发给我,我转些钱给你,你当天就提前点去开好房,顺便应你自己的要求买点啤酒过去。

  然后等我去到的话,就可以直接入住了,这样就比较节省时间,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嘛,哈哈」

  「OK,收到!嘻嘻……噢,对了,你之前不是说你电脑里面下载了很多那些片子嘛,到时候我把笔记本带过去,你能不能来的时候把那些片也拷在U盘里面带过来呢?」

  「哈哈,是哦,差点忘记你也是一个看片爱好者哦,这个没问题啊,我有一个几十G的U盘,我找个时间清理里面的内容后再选些优质的片片全装进去哈,到时候一来可以看着助兴,二来也可以从里面学习一两招来应用於实战中。哈哈,这个提议不错。」

  「嗯,谢谢夸张,嘻嘻……还有,官人要不要臣妾到时候把你之前送给我的那套情趣内衣也带过去呢?让你亲临其境的感受一下?」「呦!这都给你想得到呀,真不愧是个小骚货哦,哈哈。」「你不就是喜欢我骚骚的样子嘛~」

  「嗯,对!就是喜欢你这副骚样,哈哈,那好,基本情况也就这样,把东西准备好后,咱们就坐等周日的到来吧。」

  ……

  就这样,第二次的实战相约就如此的拉开帷幕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就到了要碰面的日子。

  当天早上,带着前晚拷贝好的A片,还有一份有点期盼的心情,踏上了会面的征途……

  候车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娟娟,她居然还没有起床!真是汗颜,虽说从我这里去她那里确实是要一段时间,但是女人出门前要耗费的时间……大家都懂的。

  「懒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是不是想等太阳把屁股烤熟点好让我等下容易下口啊?」

  「嘿嘿,我的屁股肉多好肥腻哦,你等下还是尝下我妹妹好了……放心吧,该准备好的东西,我昨晚都准备好了,我向党保证,我一定赶在你到之前开好房间等你哦。」

  无语,没办法啊,女人嘛,大多都比较嗜睡的。

  好吧,经过了一段兜兜转转后,终於来到了预定的酒店门口。

  在楼下打了个电话给她问房号,才知道她也是刚到。

  「什么?你到了?真是神速哦?我也是刚刚到,嘿嘿。不过还好,总算是赶在你的前面到了,房号是XXX,不用询问前台了,你直接上来吧。」到了房间门前,敲了敲门。

  只见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了她那个脑瓜出来,笑嘻嘻的问道:「这位帅哥,请问你找谁啊?」

  「我送外卖的!」

  她既然装傻卖萌,我也干脆来个无厘头。

  「外卖?好像我没有叫到外卖嘢。 」

  「没有吗?我明明记得是你这里点了一份香肠的呀,而且还说持有香肠进来还可以免费享用奶包和鲜蚌的呢。你看,这奶包不是已经在这了吗?」说完,我便一手往她的胸部抓了过去。

  「哎!你这个外卖很流氓啊……」

  娟娟当时是上面穿了一件白色T恤,下面穿着一条短裤,外面披着一件到膝盖的衬衣。

  由於她也是刚到,所以什么情趣内衣的,也没有时间来换上。

  我趁乱进门后就顺手把门锁上,一回头,娟娟就已经吻过来了。

  看来她真的是饿坏了。

  我一边回吻着她,一边用手隔着衣服抓住她的咪咪来揉捏。

  她也没有闲着,一招龙爪手直接抓住我的命根子。

  嘴里还念念叨:「你这外卖送的香肠,还是随身携带的啊,嗯……还会变长的,啊……」。

  我趁她说话的时候,手已经直接从她的T恤下面伸进去,再把胸罩外上一推,抓住两只小白兔,分别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两点,边摸边夹。

  搞得她说话都很不利索。

  就这样,两个人,上面的嘴在相互湿吻,手不断的一边抚摸对方,一边脱着对方的衣物,至於下面的脚嘛,一个不断后退,一个不断逼上,总之就是往床的方向挪动……等两个人挪到床边的时候,地上一路铺着脱下来的衣服,此时两人身上都只剩下了内衣裤。

  於是我伸手把她的乳罩排扣解开,拿掉乳罩后,嘴巴对着其中一个葡萄就吸了过去。

  只听她惊呼了一声后顺势倒在床上。

  这时胯下的小弟已经剑拔弩张,实在憋得慌,於是便把底裤脱了再躺到她旁边继续激吻起来。

  她也激烈的回应着,一只手还是牢牢的抓住龙柱上下套弄,用另外一只手来脱掉她自己的底裤。

  随着她底裤的脱落,我也转攻起她的耳朵来,一边吸咬着她的耳垂,一边往她耳旁哈气,搞得她呻吟连连。

  於是,我顺着她的耳垂一直沿着她的颈侧吻下去,经过锁骨,直到含住她那高高凸起来的乳头,时不时还吐出来用舌头上下来回挑逗她的乳头。

  另外一个乳房也被我一只手压着,手指夹着乳头,随着手掌的伸展,乳头也随之提拉……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她大腿四处抚摸着,从大腿外侧摸到大腿内侧,再从大腿内侧往两腿交汇处进攻,兴奋的她夹着双腿不断的蠕动。

  快摸到阴部的时候,我用手肘分开她的双腿,把整个手掌贴在她的阴阜上面紧压着那茂密的森林慢慢的上下搓动。

  很快就感觉到森林下面的仙人洞里流出了涓涓细流。

  於是手掌继续往下移动,掌心压住洞口上面的小凸点,中指在洞口四处打转,不一会儿,整个手指便被这溪水包裹住了。

  娟娟这时候估计是酥痒难耐,擡起臀部主动迎合起来。

  见此情景,我便把中指顺着洞口的细流直捣进去,一探究竟,娟娟的喉咙里也随之传来一声呻吟。

  一开始,中指在温暖的仙人洞里面四处探索,上下左右到处倒腾一番,随着倒腾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感觉到在洞里的上面,貌似有一块突出了来的凸起,中指此时也被这奇景吸引住了,不断的对它进行挑逗性的试探。

  同时娟娟的呼吸节奏也开始变得有点急促起来。

  为了扩大战果,中指邀请了无名指一起进行探索运动,两个手指合并一起,对洞内的那个奇景进行了由缓至快,由轻到重的试探。

  娟娟的表情也逐渐的发生了变化,开始放声呻吟起来。

  是时候发起总攻令了。

  於是,用嘴一口含住了她大半个乳房,里面用舌头不断的对乳头进行上下拍打;之前在上面按压另外一个乳房的那只手也由按压改为对乳头的专攻;下面进攻仙洞奇景的两指兄弟也去到最高的频率。

  三点,三个战场同时吹响了进攻的冲锋号,攻击的火力越加凶猛起来。

  很快,随着娟娟嘴里发出的一声嚎叫,她的身体开始痉挛起来……泄了,泄了,虽然没有喷潮,但是屁股下的床单也已然是一片潮泽。

  「亲爱的,你太厉害了,单纯用手指就把我弄的不要不要的,感觉好像飘上了云端似的。」

  我心想,你是到了云端了,我可还憋着在这里呢,於是对她说:「是吗?那让你再接再厉,让你从云端继续飘到天上爽爽吧。」说完,我没等她回应,就来到了她胯下,擡起她的双腿分别搭在我的两边肩膀上,这招「天天向上」刚刚舒展起来,她那仙人洞的景色便一览无遗,洞内的风光还依稀可见。

  见此情景,胯下蛟龙更加亟不可待,也没有心思细细观察洞内风景了,趁着现在洞里洪水泛滥,龙头对着洞口,噗嗤一声,整个没入。

  饥渴难耐的蛟龙终於找到了滋润的源泉,那感觉……爽!兴奋的蛟龙此时也顾不上施展什么九浅一深这类的招式了,反正做好了大战几回合的准备,所以在这第一回合中,也没太多时间上的顾虑,而且她刚刚也高潮了一次,前戏肯定是充足的了。

  於是得到允许的蛟龙就放开手脚活动起来来,在洞里横冲直撞,每每都必然探到顶端,顶得洞里噗嗤噗嗤的响,洞口更是淫水四溅。

  为了能够更加方便深入的探索,於是便换了一招「劈竹子」式,把她的一条腿放下来,另外一条腿依然在我的肩膀上搭着,这个样子,蛟龙就能更加的深入了,而且因为接触更加彻底,所以每一次的撞击,我的根部都能对她洞口上的那个凸点进行摩擦。

  又是一番劈劈啪啪的猛烈冲撞,此时娟娟的呻吟声早已变成了呼叫声,神情迷离,双手投降般的死死的抓住两边的床单,似乎那抓住的是唯一能掌控的救命稻草似的。

  随着蛟龙冲击频率的深入,渐渐地,龙头已微微的有种瘙痒的感觉。

  我知道离最终暴风雨的时刻就快要到了。

  我也不刻意的去阻止它,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点吧。

  於是我双手抓紧了她搭着我肩膀上的大腿,每次抽插的同时,双手都借力把她的身体往我这边推送。

  看着抽插交汇处的景色,听者耳边响起的啪啪声、淫叫声,我也来到了喷发的边缘,随着我的一声低吼,千万子孙悉数灌入仙人洞的深处。

  娟娟的身体更是随着喷发的节奏而抽搐起来……

  两人在床上躺了几分钟后,娟娟终於从嘴里冒了一句话出来:「我快死过去了,你怎么那么猛的?」

  「哪有啊?小弟弟进去里面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嘛,应该是你之前经历的那些都没什么前戏,所以才有此感觉吧。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第一回合就受不了了,等下的几个回合,你岂不是……嘿嘿。」

  「哼,你再笑我看看?」

  说罢转过身来做出一副要打的样子,谁知道,她这么一动,她洞里面的东西就不安分的要流出来了,「快!快拿纸巾给我啊。」「还拿纸巾擦什么啊,直接过去洗手间冲洗一下呗。」娟娟听后,哼了一声,双腿合并着来到床边,再夹着腿蹭到洗手间冲洗去了。

  洗手间的门并没有关上,於是,我也悄悄的起床,跟着溜了进去。

  谁知道刚到门口,就有一股喷了过来。

  原来她正拿着花洒朝我这里喷水呢!「哎呦呦,搞袭击是吧?」「怎么啦?不给啊?你刚才在我里面喷了那么多进去,我现在只是在你外面喷你一下下而已嘛。」

  「这都能说的通啊?好吧,我承认,我输了,我投降,投降了,让我进去先哦。」

  进到里面之后,由於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湿漉漉的了,便相互为对方涂起沐浴露来。

  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是不会放过对她重点部位的照顾的啦。

  於是粘了沐浴露的双手就往她胸前的两团肉肉抓了过去,边抓边揉,你还别说,这油滑鲜嫩的感觉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平时揉捏吧,柔软的感觉是少不了的,问题是现在又加多了一种油滑的体验,抓起来的感觉不单只柔软,还滑溜。

  化作吃东西的口感来做比喻的话就是你吃一样东西,它不止脆口,还会有一种弹牙的效果。

  这感觉就像你想抓住它,而它同时又很淘气的想从你掌里逃脱的样子,它越是逃脱,你就越想抓住它,越是想抓住它,它就越加逃脱,如此循环。

  我想AV电影里面使用按摩油来助兴,大概要的也就是这种效果吧。

  好吧,她也不是吃素的,见我欺负起她的双乳后,她也朝我那已经开始回气的小弟弟下手了。

  在她充满沐浴露双手的不断捋动下,原本沈睡的蛟龙瞬间满血复活了。

  还随着她的撸动时不时的擡头弯腰致礼一下……哎,又一幅浴室淫荡图。

  玩得兴起的时候,她还用她胸前的那对小白兔为我做起「波推」来。

  在她那对白花花的咪咪上涂满了沐浴露后,贴在我的前前后后磨蹭起来,要是她那个罩杯型号再大一个等级的话,我还打算用来试试乳交的体验呢。

  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势必要在浴室里开辟第二战场的了。

  但是平时看新闻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些情侣在浴室里开战,不知道是战场激烈的原因,还是那里面的玻璃质量问题,玻璃破碎的情况时有发生。

  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开辟这第二战场了吧。

  於是两个人匆匆的冲洗擦干后就来到床上继续开战了。

  其实在来这里会面之前,娟娟在听我说过口技快感之后,就已经提出过无论如何这次会面的时候她都要试试她小妹妹那里被口交的感觉的了。

  其实在刚才第一回合中,我也有考虑过的了,但是一来我嘴巴不太接受的了还没清洗的,二来刚才也是下面性起就直接插进去了。

  所以在这第二回合中,就打算来个直奔主题了。

  反正刚才在浴室里大家都已经进入状态了,所以等她躺在床上后,我直接分开她的双腿,对着凸起来的那个焦点就舔了起来。

  紧接着,她啊了一声,全身随之打了一个激灵。

  「宝贝,感觉怎样?爽不爽啊?」我问道

  「好……好爽啊!」

  「呵呵,好爽的还在后头呢!」

  於是,我继续紮进去,把整个阴蒂都含了进去,时不时还用牙齿摩擦一下,搞的她叫声连连。

  我想,工作总不能只是我一个人的义务啊,我的小弟弟也应该要享受一下它的既得权利嘛。

  想罢,我转了一个方向,来了一招「69」式,把小弟弟移到了她的脸上。

  她也很知趣的张开嘴巴含起来。

  怎么说呢,感觉里面还是挺温暖的,只是她的技术就真的很一般了,牙齿还会时不时会碰到,没办法啦,这技术也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祈求下次慢慢改善吧。

  嘴巴顺着她下面的那个凸点,慢慢的转攻到她的那两片嫩肉,口感香滑多汁,还真的有点像尝鲜蚌的感觉。

  很快的,洞口处就流出了很多溪水来,尝了一下,没有多大的味道。

  於是舌头一钻,跑到洞口里面去探索了。

  随之而来的,自然又是一阵呜呜乱叫(此时她的嘴里含着我的小弟)。

  看她如此享受,我用一只手托起了她的臀部,以便更好的施展舌攻,另外一只手便按在她森林上面,拇指就压着她凸起的阴蒂来回打转。

  这样一来,她就不是呜呜乱叫了,因为鸡巴早已从她的嘴巴滑落出来,而她也顾不上鸡巴了,放声淫叫。

  「噢……好痒啊,我要,我要……」

  我知道,她此时的仙洞里面肯定是奇痒难忍、空虚无比了。

  此时此刻,她唯一想要的就是能迅速得到充实感。

  我故意装傻的问道:「你想要什么啊?」

  「要……要你的鸡巴……干我!」

  「哈哈,这可是你叫的哦,等下别怪我哦~」

  於是,我下了床,把她整个屁股拉到了床边,在她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洞口高度刚好对上气势昂扬的鸡巴。

  既然都已经「门登户对」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开战!其实这个类似於站着推车的招式相对於男方来说,还是比较省力的。

  再加上那段时间一直有坚持做健身,所以这个招式居然就抽插了十多分钟(第二回合,龟头相对没那么敏感)。

  我想,就算我体力有余,但也要为我的小弟谋求一下他的福利吧。

  於是,我对着正在尖叫的她说:「要不让你缓一缓,来个『观音坐莲』怎样?」可能她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听我说后,立马行动起来了。

  只见她胯在我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龙柱,对着她的洞口,慢慢的坐下,并上下地摇动起来。

  要说这招「观音坐莲」对男方的视觉来说,真的是一大享受。

  不仅可以看到龙柱进去洞口的景观,还可以看到那对小白兔随着抽插节奏的上下跳动,而且对方脸上淫荡表情的变化也可以观察的一清二楚。

  看着那对充满挑逗性的小白兔,忍不住伸出双手来抓住了,并对那两颗早已高高翘起的乳头进行搓捏。

  这样一来,她居然放声大叫起来,甚至一度痉挛般的停止了摇动。

  良久后,她推开我的双手,俯身贴着我,用她的嘴巴啄起我的咪咪来,当然,她的下半身也在疯狂的蠕动。

  反攻,这明显是反攻了。

  不过老实说,这一招的杀伤力还是挺大的,上面和下面的快感同时涌上脑来,几分钟后,居然有了喷发的感觉。

  於是,我在下面也配合着全力抽送,在猛力的抽送了几十下后,一股暖流喷发而出,余震不断……

  喷发过后,她便直接趴着我上面喘起气来。

  一来是高潮后无力,二来,想必这个姿势也消耗了她不少体力。

  她在上面趴了一会后,突然从她的肚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叫声,拿起手机一看,原来都快到中午一点钟了。

  也难怪她的肚子开始抗议了。

  「宝贝,你的肚子在表达不满了哦,看来现在是要先解决温饱后再来思淫欲啦。」

  她此时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爬起来说:「好啊,不过下去吃的话,可能比较费时间,要不就到下面打包上来一起吃怎样?」我想,这里是她的活动范围,她应该也有顾虑到碰上熟人的情况,所以我也表示了同意:「好吧,我来的时候看到附近有KFC,你就到下面打个套餐上来吧,我也趁这个时候把U盘里面的电影拷贝给你。」说完,便把钱包递给了她。

  「OK,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嘿嘿。」

  她领过钱包,穿好衣服后就出去了。

  我把她的笔记本打开,插上U盘后让它自己拷贝,我就趁机躺在床上眯一会。

  谁知道,这迷迷糊糊的一眯后,才发现已经过去大半小时了。

  於是打了个电话给她一问才知道是人多,排了很久的队,现在准备回来了。

  等她回来后,我们两个都已经很饿了,所以也顾不上什么斯文礼节了,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

  一番风卷残云后突然想起来,还有她带过来的啤酒。

  接下来便拿出了啤酒和小吃,打开了刚刚放进电脑里面的A片,一边喝酒,一边看片。

  「现在开始喝酒,是不是等下准备来个持久战?」我调戏她说。

  「别!你还是悠着点喝吧,我可受不了你的再次猛烈攻击了啊。」她求饶般说到。

  「不是吧?不是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么?」「哼,你这都是些什么歪理论,我也会很累的好不好啊……对了,你喝的那瓶是什么味道的,给我尝一下。」她指着我手中的啤酒说。

  「那好,给你试试吧。」

  我并没有把啤酒递给她,而是自己喝了一大口在嘴里,然后凑过去,对着她的嘴吻了过去,一边接吻,一边慢慢的把嘴里的酒往她那边输送……好吧,第三回合战争的导火索,就这样的点燃了。

  等到嘴里的酒输送完毕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是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了。

  在酒精和A片的作用下,第三回合的床戏并不用太多的前戏铺垫,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了。

  其中肉搏的情节跟第一第二回合的不分上下,只是持续的时间相对要更加长一些摆了,具体情况就不再累赘了。

  到了第三回合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累趴下了。

  然而此时离我要回去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没办法,只能吻别她后踏上归途了。

  而她由於接下来没有安排,所以选择了继续在酒店里休息,这一睡,她居然睡到了晚上七点多,还是肚子饿了才醒来的。再次感叹女人的睡功真的是望尘莫及啊。
[ 此帖被creazing在2017-11-06 08:5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