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本来只是个相貌平庸的苦命女子,自从幸运地被武大郎娶为妻后,立刻声名大作。人人都说:潘金莲这朵鲜花插在武大郎这垛牛粪上。其实鲜花再美也要绿叶扶持!以潘金莲此等姿色,到市集上走一圈,少说也能找到一百几十个,若不是有武大郎在身旁一站,比一比,还真看不出潘金莲是个美女。不过,不管怎么说,潘金莲也因此成了明星。

  且说,自从潘金莲嫁给武大郎后,俩口子便在镇上开了间《金莲饰物店》,现在流行时尚,生意做得红火。武大郎从早忙到晚。潘金莲倒是清闲得很,真正过上了少奶奶生活,每天不是打扮就是打马吊。

  这天,潘金莲正和三姑、六婆、黄婆打马吊。三姑发话:“闻说,现在流行韩风,到处都见韩国服饰。”六婆接着道:“闻说,现在流行到韩国整容。韩国整容技术一流!村口那个麻风婆,就给整一整,现在也入宫参选贵妃了。”潘金莲惊喜道:“此话当真?可有地址?”黄婆立刻夸口:“想知内幕消息,问我啦。我黄婆自从卖瓜以来,不是我自夸,什么瓜我没见过,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卖的瓜,不但香甜爽口,而且美貌与智慧并重…”

  潘金莲听不下去急道:“黄婆,别说你菜摊的事,我只想知道怎样才可到韩国整容?”黄婆摆手:“太远了,去不成。镇上只有卖‘洗衣板’的杂货店,却没停飞机的‘飞机场’。不过你不用失望,闻说,那个【国副城】内新来了一个懂韩国技术的整容师,就是离这儿远了些,坐马车也要走上三天三夜。看,这张就是那整容师的卡片。”

  潘金莲接过卡片。卡片上印着《唐唐专业美容店》,还有个宣传号【唐唐专业美容,想逐渐变美也行!想立即变美也行!行了!】黄婆又道:“再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最近本镇新开了一间《交通工具租借中心》,你去租借一辆【宝马】。上午去,下午就可到【国副城】,这张就是《交通工具租借中心》的卡片。”

  长话短说。潘金莲按照卡片上的地址,找到了《交通工具租借中心》。“老板,老板,我想租车。”“来了,来了,蓉儿,有生意了。”郭靖拖着黄蓉从内堂走出来。潘金莲失声道:“我靠!郭靖,你走错时代了。”黄蓉大怒:“那来的大婶,敢靠我的靖哥哥?现在这儿流行‘迫上梁山’这正是个大商机。大婶想租车上梁山?”

  潘金莲马上赔礼:“郭夫人,失觉!我想租辆【宝马】去【国副城】。”黄蓉道:“那汗血宝马乃我与靖哥哥定情之物,不与外借。本店还有其它可供选择。如:法拉利、劳斯莱斯、奔驰、雷克萨斯、保时捷……不知大婶想租哪匹呢?”潘金莲看着样版图:“我就租这【法拉利】吧!”“好!租金按天计算,租一天30两,必须先交押金300两。啊福啊祷,带这位客官到后院领【法拉利】。”

  潘金莲驾着【法拉利】向【国副城】出发。无论怎样向【法拉利】挥鞭,它还是比背着大箩重物的老太婆走得慢。潘金莲忍无可忍:“靠!什么老马?走得如此慢。还敢说是【法拉利】?”老马道:“~~这只不过是网名,真名叫——‘如花’!~~不,口快说错了,真名叫:‘脚拖地’。顾名思义,就是脚拖着地面走。你就别再挥鞭了,我已走得最快啦。”潘金莲大惊:“你这老马学什么人话了?”

  走上五天五夜后,终于来到了【国副城】,找到了《唐唐专业美容店》。唐伯虎潇洒地坐在美容店的大堂上:“这位小姐,是来美发,还是换肤?”潘金莲拍拍身上的尘:“想不到唐伯虎就是美容店的老板。既然前些天能见到郭靖夫妇,在这儿见到唐拍虎也不足为奇。”“失礼,失礼,我唐家有绝学——【无敌靓靓拳】。现时下流行‘迫上梁山’多少英雄豪杰都想易容,改头换脸。我正好得以把绝学发扬光大。”

  谈话间,见【拉登】从一美容室内走出来。潘金莲惊叫:“OH~~MG!~~连【拉登】都到此一游了。”唐伯虎挥手道:“非也,非也,此【拉登】非彼【拉登】。此人乃张无忌,他要去当教主,想做个杀气重点的容貌。”潘金莲惊叹“果然神乎其技!我到此,正想领教【韩风整容】。”

  好说,好说,我唐家【无敌靓靓拳】收费标准:一拳50两,打到靓为止!如果加上特制‘韩风’,外加每次50两,也就是说:享受二合一服务要每拳100两。看你这等专容,一定要打上三天才行。”“请问唐先生,贵店可否刷卡?刷卡是否有优惠?能否积分兑换奖品?”“可以,就给你9.5折,还赠上香绢一条。秋香!~秋香!来‘寒风’啊,有贵客要【韩风整容】。”“来了,来了‘寒风’来啦。”只见秋香端着一台电风扇出来了。

  结果,潘金莲被唐伯虎的【无敌靓靓拳】打了三天,电风扇也吹了三天,共打了3000拳,外加住宿杂费等合共:29万两。要刷爆一张金卡,两张银卡,三张附属卡才能结清数。样子的确是变得美若天仙,但损失惨重!

  回到家,武大郎出差还没回来。潘金莲为找清卡数,只能变卖家财。黄婆又来出主意:“镇上巨富西门庆,富可敌国,是个有头有面的大人物。以现在小姐的美貌去勾引他,一定上钩。然后我去抓‘黄脚鸡’,拍些照片,威胁其交出照片赎金50万两,不然就送到《现眼报》里刊登,还怕他不答应?事成之后,三七分账,你七我三 。”

  于是,潘金莲便打扮得花技招展与黄婆一道,走到西门庆府拍门:“开门,本小姐要找西门庆。”家丁开门问:“找我家老爷何事?”“我特意来勾引你老爷。”“请进内堂吧!”两人直接走进内堂,见一女子披头散发、恕目圆睁地坐在中央。潘金莲吓得花容失色:“莫非,你就是【日本贞子】?”黄婆吓得全身冒汗,手脚麻木,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日本贞子】站起来:“我靠!你见过如此美丽的贞子吗?我乃西门庆之妻——梅超风”潘金莲有点晕:“梅超风何时成了西门大官人老婆?~~算了~~就当我没问吧。我特意来勾引你老公,敢问你老公现在身在何处?”梅超风大怒:“想勾引我老公?打赢我才说吧。”

  说话间,梅超风便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一招【如来神掌】,把黄婆打得飞上天空变成一颗星。接着又来一招【佛山无影脚】踢中了潘金莲如花似玉的脸,并把她踢得飞出西门庆府。

  正回家途中的武大郎,走到村口,偶遇由空中落下的潘金莲。潘金莲已变得面目全非,武大郎大惊:“娘子,怎不见数日,变得如此鬼样?”潘金莲便把来龙去脉说清:“….相公,我散尽你家财,变得如斯鬼样,你是否要与我离婚?”

  武大郎转过脸狂吐1个时辰后道:“不会的,执子之手,与子皆老!虽然要吐,但只要多吐几次,总会习惯。钱财乃身外物,花光了,我们还可以卖烧饼过活。娘子,以后别再整容,自然美,比任何都要好。”说完,又把脸转过一边狂吐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